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24日星期二

梁京:台湾与"数据民主化"时代的政治变革

蔡英文和她的年轻的支持者们
com-quote620.jpg
梁京评蔡英文就职总统及台湾的政治变革机遇(粤语部制图)
Photo: RFA
00:00/00:00
收听节目 声音下载
蔡英文的就职典礼讲话令不少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失望,认为她的讲话气势不足,水平一般,尤其是对大陆的恫吓有点示弱,在"九二共识"问题上,做出了民进党迄今为止最软的表态。

蔡英文确实不是一个"魅力"型的政治领袖,可能正因对此自知,她的讲话中有这样一句:"国家是因国民,不是因领导人而伟大"。那么,在我们这个时代,台湾会因人民而伟大吗?换句话说,台湾人民有历史性的机会成为伟大的人民吗?我的看法是,台湾人民很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历史告诉我们,一个国家能不能成就伟大的人民,取决于很多并非自己能选择的外部因素,也取决于许多偶然的时代因素。那么,我为什么相信台湾人民有机会成为这个时代的伟大人民呢?

今天,几乎每一个国家,都出现了深刻的社会躁动和不安,一切迹像表明,世界正在进入又一个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推动这次全球大变革的基本动因已经非常清楚,那就是近三十年的这一轮全球化普遍加剧了各国内部的不平等。最近,《金融时报》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向读者推荐了一本新书,题目就是《全球不平等:全球化时代的一种新方法》(作者Branko Milanovic)。这本书的一个重要结论,就是从全球角度看,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减小了,这显然与中国的高速增长有相当重要的联系,但各国内部的不平等,特别是发达国家内部的不平等加剧了。也就是说,不平等已成为穷国和富国的政治变革都面临的最大挑战。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已经看到,许多国家内部都出现了极端政治势力抬头的现像,也就是大大小小的"川普"现像。这个现像让许多知识分子震惊,因为这表明政治变革很可能被非理性的力量劫持而走上邪路。"川普"现像还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这个时代的信息和沟通技术革命,也就是所谓的"数据民主化"似乎不是抑制反而是助长了民主政治的非理性倾向?

已经有学者指出,"数据民主化"未必有利于社会的政治整合,因为人们更容易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更容易与想法相近的人交往而强化自己的偏见,由此带来政治变革的僵局。而在我看来,在各国经济高度依存的今天,"数据民主化"会助长另外一个不利于政治变革的后果,就是有利维持现状,因为重大变革会给许多人带来"不舒服",而"数据民主化"会强化对这种不舒服的表达,让政治家难以达成共识,难以决断。

有助于打破"数据民主化"时代政治僵局的可能有这样几个因素,第一,国家不太大,第二,有强大的外部威胁和压力,第三,青年一代有足够强大的政治力量推动变革,而老人的政治影响力在下降,第四,政治领导人与国民有很好的对话能力。

不难看到,台湾和香港都符合前三条,但香港不可能让蔡英文这样的人执政,因此,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蔡英文能不能做到第四条,而我认为,蔡英文的成长历程,以及整个台湾青年一代的教育和文化素养,都让我们有理由期待,她可能做到第四条。

台湾政治变革还有一个重要而有利的外部因素,就是中美两个巨人的国内矛盾正在加剧,两国的摩擦也在加剧,这有可能给台湾的经济和社会政策提供一个更大的选择空间,特别是让台湾更容易摆脱对大陆经济的过度依赖。简单说,就是中美两国内部的改革僵局以及两国关系的僵局,很可能对台湾的大胆变革是有利的,因为"数据民主化"会令这种僵局持续一段时间,从而给刚上台的蔡英文宝贵的时间,让她有机会从试错中增长政治智慧,不仅成为一个伟大国民的助产士,也为中国政治文化的更新做出历史性的贡献。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