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31日星期二

李南央:“红歌”晚会折射的权力与权利

图:5月2日大会堂的"红歌"晚会背景出现习近平阅兵的画面

现实是残酷的,无论你知不知道文革,无论你忘没忘记文革,"红歌"一旦再次唱响,它就不会只待在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就会有人被捧上神坛,步入神坛的"领袖",终身制必然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5月2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一场"红歌"晚会,是这些天网络媒体的热点。晚会用《大海航行靠舵手》这首文革"流行歌曲"开场,舞台背景打出毛泽东语录:"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马晓力女士就这场演出给中办主任栗战书写了封信,说:"以这种形式纪念文革发动50周年,完全不顾党的政治纪律,完全违背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精神!"

共产党员马晓力按党的"决议"说事儿,我赞成她的切入点,因为党是有规矩的,习主席不久前还严斥过不守规矩的人。马晓力对明目张胆地违反党规的"红歌"晚会提出愤怒的指责,要求追责,我敬佩她能向自己党的精神腐败开炮!体制内有良知,敢言的智者、勇者,是中国的希望。

我不是党员,按体制外人的逻辑谈谈我的认知。


"红歌"晚会的主题错误且荒诞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文革后共产党展开的一场大讨论,在1981年6月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成为该党的共识。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在执政后发动了首尾相接、不歇气儿的一个又一个运动: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合作化、公私合营、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四清……直干到十年文革,"伟大的舵手"任性地把中国这艘巨轮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导航到濒临倾覆。实践证明"大海航行靠舵手"极为危险。"航行"歌中还有一句词:"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今天重新引吭高歌更显荒诞。因为中国人自打文革结束就不干革命了,共产党领的路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资本家也可以入党"。说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引下,其实马克思哪里有什么主义,更况二百多年了,世界早就从体力劳动为主进入了脑力劳动主宰的高科技时代,他的经济、社会学说都过时了,哲学思想虽有价值,但是哲学是研究之学,不是实践之学,文革后,共产党实际上靠的是"猫论"。后来改成靠"三个代表",靠"科学发展观",现在变成靠"做梦"。扭来摆去地把中国这艘巨轮又开到了翻船的边缘——党领导自己的话:再不反腐败,亡党、亡国。

再来说那条语录"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今日重提,实在是黑色幽默毛泽东。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苏联曾经是中共的老大哥,人口两亿多,跟六亿多中国人和欧洲的社会主义国家加在一起,冒叫成"世界人民"说得过去。可是后来毛泽东认为苏联变修了,"世界人民"便所剩不多,不过还有三个铁哥们儿:天涯若比邻的阿尔巴尼亚,唇齿相依的越南,有着鲜血凝成的、牢不可破友谊的北朝鲜。可叹时光荏苒、岁月无情,阿尔巴尼亚早就把中共斥责为蜕化变质的修正主义;中越之间打过了一场殊死的反击战争;朝鲜现如今正在把中国当成假想敌玩儿原子弹;这还不算,为了南海的诸多岛礁,周边的邻国对中国集体翻白眼儿。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些人民真心地愿跟中国搞团结,更别说一起"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了"。看看如今充斥中国市场的美国汽车、美国冰激凌、美国快餐店、美国化妆品、美国感冒药……美国大使馆门前天天的长蛇阵;外加上大小的贪官,红顶商人们将资产、二奶、小蜜、子女一股脑地转移进美国,"世界人民"若把中国划入"及其一切走狗"的圈子,我们也是不大容易摘得清的。


我不赞成唱"红歌"的权利在哪?

尽管我不赞成"红歌"晚会的主题,但是如果晚会的主办人自掏腰包,没用纳税人一分钱,我不反对。既然自我期许为追求民主的公民,就需学会尊重别人发声的自由,哪怕我对他/她厌恶至极。

问题是我们这些不赞成"红歌"人的权利在哪儿?北京有位白先生对这场晚会写了篇博文说"NO",上网后却被"隐藏"无法与读者见面;我收到他电子邮件的附件博文也被处理,成了打不开的"残品"。

通过为父亲李锐整理他的口述往事,我了解共产党的任何决议都是实用主义的产物,从不是长久适用的律己规则。譬如,它在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提出执政党的建设问题时,"强调要坚持民主集中制和集体领导制度,反对个人崇拜,发展党内民主,加强党和群众的联系。"实际如何?马晓力提到的那个第二次"历史决议"中说:"'文化大革命'所打倒的'走资派',是党和国家各级组织中的领导干部,即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经过大量切实的调查研究,为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同志以及遭受冤屈的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各族各界的领袖人物恢复了名誉,肯定了他们在长期革命斗争中为党和人民建树的历史功勋。"实用目的就更是明显:否定文革,是为了让那些在文革中被打倒的"领导人"、"领袖人物"名正言顺地重新上台。一旦地位稳固,"决议"中对毛泽东和党的"三分错误"的结论就不再适用,邓小平很快灭了西单民主墙,把魏京生送进监狱;接下来"三分错误"再不许提;走到习近平这一代,那"三分错误"已经变成了毛泽东的辉煌。


维护宪法赋予我的权利

很多60岁以上的人大概都知道陈云说过这么一句话:"还是自己的子弟接班可靠。"这话起因于陈云听到王洪文说:"二十年后见!"讽刺的是,四十年后回归文革之路的恰恰是自己的子弟。奇怪吗?一点不怪!经历层层优汰劣胜升迁上来的子弟,熟悉的还是从小耳濡目染的毛泽东的一套,巩固自己非法的执政地位,除了学毛弃置党和国家的正常机构,另立一套直接掌控的小组而外,在意识形态上回归个人崇拜驾轻就熟。薄熙来干过,习近平也在这样做。有人说那是政敌"高级黑"他,怎么可能?只能是投其所好!

文革时的生存环境实在可怕:国家的每寸土地都被搅得天翻地覆;除了毛泽东,每个个人都颤栗于明天会被批斗、被抄家,抓你入狱、砍你脑袋,呼呼口号而已的慨尔康。由于很多过来人选择了安享晚年,遗忘过去;由于不愿遗忘人的记忆被牢牢禁锢,发不出声音;很多年轻人以为文革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无论你知不知道文革,无论你忘没忘记文革,"红歌"一旦再次唱响,它就不会只待在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就会有人被捧上神坛,步入神坛的"领袖",终身制必然是他的下一个目标。真到了那一天,中国会是个什么样儿,看看近邻金氏政权的天下,答案就在那里。

中国现在的局面确实错综复杂,不过1945年中共七大提出的总路线足以攻玉:"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团结全国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建设一个光明的新中国,建设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统一的、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让人们自由地说话,不设"只要出发点是善意"之类的限定,让一切对文革的记忆从地下走出,让批判"红歌"的声音同"红歌"的旋律同时存在,中国的路该怎么走,中国人自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会继续为维护宪法赋予我的公民权利而努力——敦促北京三中院开庭审理"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让李锐这位有80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的回忆录进入大陆,使人们了解共产党的历史,知道这个党是怎么一回事。如此,中国才会走出"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的怪圈。


2016.5.9.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5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