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6日星期五

高新:习近平还会花更多的钱豢养共青团

xjp-afp.jpg
习近平(AFP)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上篇文章《中青院改革是典型的"天下归心(习)"》的结尾已经说过:把中青院由招生本科生为主要任务的普通高校改回以轮训中高级团干为办学中心任务的中央团校,恰恰是顺应"天下归心(习)","紧跟习总书记不掉队"的积极表现,如何能够由此得出习近平要将团派斩草除根的结论?

至于共青团"取消供养"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

外界媒体发现一个叫杨支柱的中青院副教授对中青院"改回旧制"的"深化改革论证方案"公开叫板之后,立刻想当然地把前不久传闻的习近平对共青团的批评内容联系起来,甚至把著名的党内异见人士贺卫方教授质疑共青团吃"皇粮"的内容联系起来,一厢情愿地说服自己相信这一切都是习近平打击甚至欲摧毁共青团的重要信号。对照一下前几天刚刚全文发表的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内容就不难发现,习近平一再强调党校不是普通学校,"党校必须姓'党'",甚至发狠话说党校如果不姓"党",就没有开办的必要。

与之同理,团校也必须姓"团",因为团是党的后备军,所以姓"团"和姓"党"殊无二致。

但是,正是这个中青院的前身,正统的、纯粹的中央团校硬是"偏离了政治方向",把自己混同于一所"普通学校",在时任团中央第一书记胡锦涛和时任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共同努力下,硬是说服了邓小平,让他批准了团中央在团校基础上开办普通高等院校的请求。

从那以后,虽然原中央团校的校园同时张挂了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和中央团校两块牌子,但该院校历届实际领导人都已经把团校的对省、地级团干部轮流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职工作当成"副业"应付,本科部分的与政治思想教育有关系的学科的教员更是视给团干部培训班上课为耻,认为是对自己"学术"水平的轻视。

原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的杨支柱在公开网站上发牢骚说:"在没有生源危机和其他任何重大事由的情况下,突然停办一所大学,完全不顾历史与现实的合理性,不顾师生们的期望和毕业生的感受,不考虑撕毁一大堆用人合同给求职者带来的损失,团中央这样行使权力是不是太任性了?"

因为这番牢骚,杨支柱一下子成了"世界级"名人,他如此妄议(团)中央的代价是被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迅速以"超生"理由宣布解除教职。

杨支柱被"纪律处理"后,中青院"回归正统"的改革方案正式对内公布。

中国大陆的财新网以《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将撤销本科》报道说:多个独立消息源向财新记者证实,共青团中央及其直属单位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下称"中青院")已决定:逐步停办该校现有的本科教育,将专注培训群团干部,与中央党校的职能类似。

中青院此番调整的背景,在于酝酿一年多的群团改革。2014年12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意见》;2015年7月6日至7月7日,中央召开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强调:新形势下,党的群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只能改进提高不能停滞不前;必须根据形势和任务发展变化,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

目前,中青院同时进行普通高等教育与群团干部培训两项工作,多数院系按照普通路径招收本科及研究生,下属学院包括马克思主义学院、青少年工作系、中国语言文学系和新闻传播学院;另设有"中央团校教育培训学院",为各级团干部提供培训。

据悉,中青院的其它院系,与培训学院的交流有限。双方分别进行招生工作,而轮训部使用的多数师资为外部延聘。

针对此番调整,复旦大学政党建设与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郑长忠对财新记者表示,国民教育并非共青团中央的职能,因此,撤除中青院的普通高等教育在所难免。按照明确职能的思路,中青院将回归干部培训学校的本职工作。

一名曾在东南沿海某省任职过的群团干部对财新记者表示,一般来说,地方处级团干部会在被提拔的当年去中青院参加培训。另据了解,团中央曾要求县级团委书记每年参加一次轮训。因此,各省份团委都有直属的团校。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胡献忠对财新记者表示,其中仅有中青院和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有独立的国民教育部门。山东已经于前些年完成改革工作。

类似举措已有先例。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曾于2013年10月将与其它学校联合开办的国民教育部门分离出来,与上海师范大学成立上海师范大学青年学院,而保留相对独立的教学团队和原有的场地。

胡献忠认为,这种程度的改革对于中青院"不够彻底"。中青院当下的目标,是全面地达到中央党校的状态。

从财新网的最新报道中内容中不难看出,正是根据习近平关于新形势下,党的群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只能改进提高不能停滞不前;必须根据形势和任务发展变化,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最高指示,地方上的曾经"不务正业"的省级团校已经相继"回归正统",而明确被视为事实上是削弱了"党的群团工作"的中央团校变本科的行为之所以"回归"滞后,完全不是因为团中央领导层敢于对习近平的最高指示置之不理,而是基于"投鼠忌器"的原因,团中央机关办大学,中央团校变本科,本是当年一度获得邓小平支持的胡耀邦和胡锦涛导演的共青团系统"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之一,如今,再打着"深化改革"的旗号把它改回去,政治讽刺意味太浓,习近平不能不慎重考虑,三思而行。

至于把中青院的"回归团校正统"与贺卫方的"共青团取消供养"说联系起来,认为中青院停办本科是对共青团"取消供养"的开始,就更是满拧。

作为一所普通高校,中青院也和其他国民教育系统的高校一样,经费来自中央或地方的财政拨款和"创收"两部分。所谓"创收",最主要的就是学费。而中青院的学费之高,又是最被诟病的。有该校在校生在网上发贴说:"今天你可以甘心受骗,但是请你发发慈悲,不要再让别人受骗 。如此说来应该告这个坑蒙拐骗的学校,不过也要明白,中国不是个讲理的地方,中国的法律不健全阿,小数量的学生去告,起不到作用,但是又没法做到集中大家一起来告这个烂学校 。"

另有学生发文抨击中青院说:本来以为高中的生活已经足够糟糕拉,觉的和其他学校比起来,学校少了点人情味,但是现在才知道,原来高中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至少在高中当中,学校不贪,所有的收费都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管理也更加人性化,到了这学校可真算了是进了黑屋了,听上一届中加合作班的学生说:学费总共是2W,是中国所有的合作班里学费最高的,但已经半年过去了,只有1个加拿大人来给我们搞过一个开学典礼,在期末考试时出现过一次。据大三的中加合作班的师兄师姐说,他们在这学校1年半也同样从未上过外教的课,老师给我们的解释是,他们只在大二下学期由外教来给我们上课,但是学校开学是在3月12日,而6月末就放暑假了......。在这个SB学校,正常情况下是大二过B级,大三过A级,才能考4级,也就是说正常的话只有在大三的6月24日考4级,而那时侯的他们都可能在忙着找工作和实习......。换句话说,读了上2W学费的学校,有钱的可以在第三年就出国,而在这个学院的中加合作班,过了3年很有可能连个4级证书都没有!

还有更多痛斥中青院办学敛财的内容,这里不一一例举。而一旦改回正统团校之后,靠出卖文凭榨取学生高额学费的日子就一去不复反了,回归正统的中央团校就要和中央党校一样,财政支出全部国拨。如此说来,中青院停招本科之后,依赖的国家财政拨款只会更多。按照习近平的要求,党的群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说到底,"加强"的过程,就是烧钱的过程。"党的群团工作"--这里专指团的工作,未来只会消费更庞大,更巨额的纳税人血汗钱而不是相反。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