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3日星期二

杨光:封殺巴拿馬文件令打虎運動道義破產

巴拿馬文件中國當事人裝聾作啞

 

  四月六日,ICIJ(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公佈了首批巴拿馬文件,由此開啟了國際避稅天堂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泄密事件的序幕。一向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數以萬計的離岸公司──即跨國皮包公司或國際空殼公司──的神秘面紗被無情撕開。人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巴拿馬文件將是比維基解密、斯諾登泄密對國際政經秩序產生更加長遠和深刻影響的重大泄密事件,因為它是全套的逃稅、洗錢、貪腐百科全書,對於國際公司法、金融法體系的透明化、合理化改革,對於打擊跨國金融犯罪的國際合作,既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提供了新的機遇。

 

  俄羅斯總統、冰島總理、英國首相、阿根廷總統、沙特國王、烏克蘭總統、巴基斯坦總理等多國領袖不幸中招,與離岸公司扯上了瓜葛。據傳媒報道,至少八位中共現任與前任政治局常委以上高官的親屬亦赫然在列:習近平的姐夫鄧家貴,劉雲山的兒媳賈麗青(她也是曾擔任過國安部長、公安部長、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的賈春旺的女兒),張高麗的女婿李聖潑,賈慶林的外孫女李紫丹,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女婿劉志源,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毛澤東的外孫女婿陳東升等中共高幹家庭成員都曾通過莫薩克‧馮塞卡律師事務所在海外秘密設立離岸公司。

 

  巴拿馬文件一經公佈,立即在多個歐美國家引發輿論海嘯和政壇地震,有人辭職,有人被調查,有人道歉,有人辯解,有人撇清。但是,中國作為這批泄密文件最主要的涉事國家──巴拿馬文件涉及中國的人數、離岸公司數居各國之首,約佔總數三成──卻是一潭死水,風平浪靜。除了胡耀邦之子胡德華罕見作出直接回應之外,只有《環球時報》發表了兩篇陰陽怪氣的評論文章,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說了一句「捕風捉影」,而其他的當事人、媒體、當事人所在的黨政機構,以及對當事人負有紀檢監察責任的黨政組織,均裝聾作啞,無動於衷,「我自巋然不動」,就好像巴拿馬文件與他們不相干、與中國不搭界一樣。

 

  看起來,中國的涉「岸」權貴似乎都很「自信」,也都很淡定。也許,在他們眼裡,連「江山」都是他們的,弄幾個錢出去耍耍,有什麼大不了的?再者,「媒體姓黨」、「黨管輿論」、網絡防火牆,這些東西本是為了捍衛他們的特權和利益而設計、而運作,他們做了醜事、壞事,捅了婁子,露了馬腳,哪怕連累了「黨和政府」,也都應該由黨的奴僕來替他們圓謊話,給他們擦屁股、蓋遮羞布,幫他們收拾爛攤子,甚至為他們幹消聲滅跡的黑惡勾當。所以,他們壓根兒沒有必要把巴拿馬文件當回事。

 

  打虎運動喪失道義正當性

 

  然而,事情也並非如此簡單。儘管中共網絡管理部門開足了馬力,嚴陣以待,嚴防死守,將網絡上的有關巴拿馬文件的言論清光刪淨,寧可錯刪一千,絕不漏掉一句,包括《環球時報》的評論文章,也包括四月十二日晚忽然在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界面網登出的、疑為習近平家人自我辯白的《習總管教好子女和親戚沒?》的脫嫌文章,也通通被刪得一乾二淨。但是,貼貼刪刪,口耳相傳,幾個回合下來,該知道的人,其實也都知道了。

 

  在互聯網時代,要封殺一樁舉世皆知的熱點事件,即使在朝鮮那樣封閉的國家,也不太容易做得到了,反倒可能封鎖得越嚴密,人們傳得越誇張,信得越「邪乎」。現在,巴拿馬文件在中國的真實反響,大概是這樣一種狀況:我們知道他們不是東西,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不是東西,但他們假裝不知道我們知道他們不是東西,我們也假裝他們不知道我們知道他們不是東西。權貴與人民互不信任,且心照不宣,如此而已。

 

  毫不令人意外的是,在圍繞巴拿馬文件所展開的網民與網信辦鬥法的過程中,遭到網民更多抨擊、挖苦和嘲諷的,並不是貪腐嫌疑至為明顯的李鵬之女李小琳,也不是富可敵國的劉雲山──賈春旺家族,而是習近平及其姐夫鄧家貴。「姐夫」已成新的網絡熱詞,「他姐夫的」成了新的罵人短語,「只許姐夫離岸,不許百姓入關」則是習近平與民粹的親密關係發生逆轉、與網絡民意漸行漸遠的直接寫照。正如尼克松的水門事件,動用國家機器隱瞞、掩飾竊聽比竊聽本身更嚴重,毫無疑問,封殺巴拿馬文件比在巴拿馬文件榜上有名也更惡劣百倍,所以,巴拿馬文件沒有扳倒一個中國貪官,卻扳倒了習近平執政三年多唯一的政績,其賴以吸引民粹、發動個人崇拜的唯一本錢。「離岸門」在中國最大的犧牲品是習近平的個人形象和「打虎」運動的道義正當性。於反腐而言,巴拿馬文件是一座寶庫,送上門來的貪腐證據不去利用、不去核實,反要遮掩、封殺,這樣的選擇性反腐何以服眾?所謂「凡腐必反」、「除惡務盡」、「上不封頂」、「零容忍」、「沒有鐵帽子王」又如何自圓其說?

 

  封殺巴拿馬文件的政治後果

 

  正如「七不講」、抓捕維權律師、圍攻任志強事件讓人們對習近平先集權、後改革的美好期待完全落空,如今,習當局對巴拿馬文件的全面封殺也必將使「打虎」運動喪失民意支持。這種習當局難以承受的政治後果,當然不是ICIJ、巴拿馬文件,抑或「絕非等閒之輩」(《環球時報》語)者的所謂「反華陰謀」所造成,也不是習姐夫的貪腐、逃稅嫌疑所造成,而是習近平、他的執政團隊、他的網絡管控部門自己所造成,是習當局與網絡民意的互不信任以至互相對立所造成。其實,「姐夫」有沒有問題、有多大的問題,那並不是大問題,而執意把已經泄密的文件加以封鎖,在中國重新變成機密,把中國網民當敵人,當成隱瞞、欺騙、唬弄、恐嚇的對象,這才是習近平當局致命的大問題。

 

  本來,在巴拿馬文件所披露的九個中共權貴家族之中,習家的問題並不突出,也不算大。誠如那篇《習總管教好子女和親戚沒?》所言,一則姐夫不同於子女、配偶,屬於旁系親屬,姐夫犯法,未必與小舅子有關;二則鄧家貴的財富主要是靠習仲勳老先生的人脈,而非靠習近平的權勢而取得,未必是非法財產;三則鄧的離岸公司並未實際運作,且經習家「家庭會議」決定,已於習近平出任最高職務之前關閉,如今,齊橋橋、鄧家貴夫婦早已按習近平的要求出清資產,退出商圈。與鄧家貴有過投資合作關係的中國首富王健林說,「習近平主席治國嚴,治家更嚴」。這些說辭,並非無理,如果習家人敢於像胡德華那樣問心無愧、公開坦誠地面對巴拿馬文件,面對公眾,並非沒有化嫌釋疑、撇清自己的機會,可惜,封殺政策把這個機會毀掉了。

 

  李小琳貪腐李鵬脫不了干系

 

  而相比較之下,「六四」屠夫李鵬之女李小琳的貪腐嫌疑則至為明顯。此人號稱「電力一姐」,長期擔任電力系統國企高管,卻一再違反中央規定,於任職期間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以香港身份開設了七八家離岸公司,一邊享受父蔭、出掌公職,一邊化公為私、藏富海外,且高調炫富,不以為恥,肆無忌憚,劣跡斑斑。一直以來,李小琳緋聞不斷,醜聞不斷,舉報不斷,但沒有內地媒體敢公開曝她的料,更沒有人敢去查辦她。她為什麼這麼牛?二○一四年ICIJ公佈《中國離岸金融解密》,證實李小琳的確擁有秘密離岸公司,同年香港傳媒曝光李小琳通過一家註冊於英屬維爾京群島的離岸公司控股一家香港註冊的離岸公司,又通過此家香港公司將她掌控下的全資國企上海中電獲得的價值百億的五幅海南土地收入囊中,不明不白變成了私人資產。醜聞曝光,李小琳非但不認賬、不道歉,反而倒打一耙,攻擊曝料記者以「不乾淨的心理寫出了不乾淨的文章」。除了不得不從此變得低調一些,中紀委也沒敢把她李小琳怎麼樣。這一回,巴拿馬文件再次以鐵的證據戳穿了李小琳的謊言,其父李鵬只怕也脫不了干系,因為她通過莫薩克‧馮塞卡開設離岸公司轉移財產之時,不僅她本人有黨政職務在身,她的父親李鵬也正在總理任上。

 

  辜負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的期待

 

  ICIJ負責中國部分的成員說:「我希望這個數據庫能夠對王岐山和其他反貪官員帶來巨大幫助。我們給他們提供了線索。這並不意味如果你的名字在文件中提到了,你就是腐敗分子。但它確實意味你開設一家離岸公司是有原因的,而這正是中國反腐部門應該去調查的。比如,李小琳的案例。她是一家國有電力公司的高管,但我們發現她在列支敦士登有一個基金公司。我不清楚她的上級是否瞭解到這一情況,我也懷疑她為什麼要開這麼一家公司。巴拿馬文件顯示,這家公司的利潤來自於將重型機械從歐洲出口到中國。問題是,這些收入與她作為一家國有電力公司的高管是否有關係,還是這一收入她並未申報?這些情況我們並不清楚。我認為,她有必要回答這些問題,因為她是一個國有企業的官員。」和ICIJ的期待一樣,好好利用巴拿馬文件,而不是封殺巴拿馬文件,這也是中國民眾對於習近平、王岐山的期待。可惜,中共當局的行為已經辜負了中國民眾和國際社會對他們的期待。

 

二○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争鸣月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