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3日星期二

松柏道士:破除對習近平的四個迷思

習近平上台以來的內政外交,中外備受爭議。特別是,他的人品如何?政績何在?對此眾說紛紜。筆者認為,要客觀評價習近平的政績/敗績,要認清習近平的真實面目,必須破除對他的四個迷思。

 

  迷思之一:子繼父業,承繼習仲勳反左開明

 

  很多中國人信奉有其父必有其子,以為習近平會仿效習仲勳,反左、開明。這是把對習仲勳的讚賞投射、轉移到了習近平身上。八十年代,習仲勳對《人民日報》社長秦川說,我一輩子沒整過人,沒犯「左」的錯誤。一九八七年,鄧小平等老人幫非法召開中央生活會,把胡耀邦拉下台時,習仲勳拍桌怒吼,痛斥「逼宮」違反黨章,堅決反對。

 

  然而,習近平的個人品質、信條及其施政卻令人大跌眼鏡。他是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最左的總書記。他提出「兩個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三個自信」、「七不講」,大搞極左、政治倒退,還企圖開展文化小革命。他對毛澤東耍弄權謀情有獨鍾,對毛禍國殃民的統治術五體投地。例如,習仲勳主張言論自由,建議制定法律保護不同意見;而習近平卻對不同的聲音不寬容,更不允許尖銳的批評。他甚至違反黨章,不許妄議中央,搞「一言黨」。在這些關鍵問題上,習近平這個兒子,與他的父親背道而馳。

 

  習近平上台之初,互聯網上熱情期待,對他寄予厚望,以為習近平理當更溫和、更開明。而習近平種種政治倒行逆施卻令很多人大失所望,改變看法。因此,互聯網上流行一種觀點,即習近平不是習仲勳的兒子,而是毛澤東的孫子。

 

  其實,有其父未必有其子。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基本含義屬封建時代的血統論。當今,人們應當將其理解為父親對子女的影響極大,或者比喻子女的思想行為深受父親的影響。

 

  分析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治理台灣的事例,有助於認清父子是否必然政治傳承。敗走台灣後的一九五○年初,蔣介石「復職」重任「總統」,此後連任四屆,成為終身總統。他以「反共復國」為名,在台灣箝制言論自由,以莫須有罪名監禁《自由中國》半月刊發行人雷震十年,制止台灣人組織反對黨,以鐵腕維持他的威權統治。

 

  蔣經國接父親班之後,前期子繼父業,繼續威權統治,壓制民主運動;後期則開始政治改革,推動台灣向民主化轉型,限制執政黨濫用權力;宣佈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允許反對黨存在。特別是對民進黨組黨,蔣介石是一個專制者,而蔣經國卻成為民主改革的推手。

 

  蔣經國、習近平都是反其父親之道而行之。不過,前者進步;後者反動。這說明人們不應對習近平抱有封建血統式、不切實際的期待。

 

  迷思之二:「法學博士」能依法治國

 

  中共官方網站吹捧習為「中國唯一擁有法學博士學位的最高領導人」。然而,海內外輿論對這頂博士帽有諸多質疑。八十年代,中國學位學科門類劃分為十大類,法學包括政治學、社會學、民族學等;九十年代,劃分為十二大類,法學下屬的一級學科有:法學、政治學、社會學、民族學、馬克思主義理論、公安學。習近平在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馬克思主義理論與思想政治教育專業在職研究生班獲法學博士學位。

 

  問題在於,習近平當時是否有能力、有時間攻讀並完成論文。疑點之一是,《星期日泰晤士報》駐遠東記者邁克爾‧謝里丹的報道稱,習近平未完成中學學歷,質疑習近平的學術能力。的確,在一九九八至二○○二年在職攻讀博士學位期間,他擔任福建省委副書記、副省長、代理省長、省長;浙江省委副書記、副省長、代理省長。黨務繁忙、政務龐雜。有學者指出,習近平即使夜以繼日、廢寢忘食也不會有足夠時間自己完成博士論文。

 

  疑點之二是,謝里丹的報道稱,對習近平博士論文的分析顯示,中國學術界傳聞已久的習近平博士論文是請別人代筆一事或者並非空穴來風。學者分析發現,習的論文不但漏洞百出,而且缺乏原始調研結果,很可能是綜合一些中共官方調查報告和一些外國研究成果之後,由一組專人以馬列主義理論詞彙合成的。

 

  疑點之三是,習近平拿到博士學位,登上高層職位後投桃報李。陳希與習近平是清華大學化工系同屆工農兵學員。擔任學生黨支部書記的習近平是陳希的入黨介紹人之一。一九九三年,陳希成為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一九九八年,習近平在職讀博開始的那一年,陳希晉升清華大學黨委常務副書記。二○○二年,也就是習近平得到博士學位那一年,陳希再晉升為黨委書記。二○○二年秋季,習近平在中共十七大上成為政治局常委、次年又成為國家副主席之後,習推薦陳希擔任教育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二○一○年,習委派陳希擔任遼寧省委副書記。二○一一年,經習近平提名,陳希到中國科協接替鄧小平女兒鄧楠出任黨組書記並兼任常務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二○一三年,習近平掌握黨政軍大權之後,提拔陳希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陳希的一路升遷得力於習近平,後來陳希成為習的鐵杆馬仔。

 

  五毛黨吹噓習近平是法學博士能依法治國。這是胡亂吹捧,忽悠老百姓。習近平成長於文化大革命時期,尊崇毛澤東的「和尚打傘、無(髮)法無天」。習近平執政團隊基本上由原紅衛兵、上山下鄉知識青年組成,可以稱之為文革一代政府,堅持文革思維,維護一黨專政,蔑視法律。

 

  迷思之三:集權為搞政治改革

 

  海外、香港和台灣、中國大陸流傳一種奇談怪論,即習近平幾近瘋狂地大肆集中權力,是為了進行政治改革。然而,他的所作所為與政治改革背道而馳。習在網絡、新聞、教育、法律、民族關係等方面加強控制和鎮壓;強調思想改造/意識形態控制;殘酷迫害政治異見人士,嚴厲打擊知識分子、打擊批評者。

 

  習近平倒行逆施、政治反動。所謂為了政改成功,要先採取反政改的倒退措施,其種種邏輯十分荒唐。

 

  習近平集權後的一系列施政舉措,沒有任何政改的成分。正相反,他多方面恢復了毛澤東獨裁專制的做法,恢復毛澤東時代的個人崇拜。現在,人們看到的是,集權後的習近平正在走向獨裁。習在政治上保守僵化,不思進取,反而一再倒退,根本就沒有政治改革的意願和能力。所謂習近平集權為搞政治改革,是當代最大的中國政治神話。

 

  迷思之四:為國為民反貪腐

 

  中共宣傳機器不斷吹捧習近平反貪打虎為國為民,出以公心,積累了民意。實際上,習近平的反腐,未能贏得民心,卻造成民怨,並未給老百姓帶來實際利益。貪官暴力拆遷民居、非法掠奪農民土地依舊。在社會公平、正義方面沒有改善,法制並未得到健全,政府辦事效率由於官員以怠政抵制反腐而下降。一部分民眾抱怨沒有從沒收貪官鉅額贓款中得到實惠。

 

  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已經三年多,宣稱揪出數隻大老虎,誓言一定繼續嚴厲打擊貪腐。中外輿論關注焦點有三:一是目的何在,是救黨保權,還是把國民福祉置於黨國利益之上;二是能否在民主法制軌道上打貪反腐,推動政治體制改革;三是能否以公開、公正、公平原則根治貪腐,進行廉政制度建設(例如公佈官員財產)。

 

  習近平反腐的實踐顯示這是選擇性反腐。其首要目的在於救黨保權,保持紅色貴族的壟斷地位。被處罰的多是出身寒門的草根貪官、少數平民出身的中高級官員和官二代,以平息民眾對中共貪腐的怨恨,增加紅二代執政的合法性。而紅二代尚未有人涉及貪腐問題垮台。其次是名為打貪實為權鬥及清算。薄熙來案、周永康案、徐才厚案、令計劃案都是以打擊貪腐名義進行政治整肅,因為這個「新四人幫」試圖阻止習近平上台當政。再次是以反腐震懾元老諸侯不得干政,否則就以反腐名義收拾他們的家族。習近平還要通過反腐使得地方諸侯戰戰兢兢、誠惶誠恐,絕對服從。因此,習近平的反腐目的表明,他個人的權力和威望、黨的利益遠遠高於國家和民族(老百姓)的利益。

 

  四月份披露的巴拿馬文件涉及至少八名現任和退休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的親屬,習近平姐夫鄧家貴名列前茅。這令習反貪打虎爲國爲民的神話破滅,說明習只反政敵及其親屬的貪腐,卻放縱自己親屬的貪腐。習近平的反貪打虎,不過是共產黨以家法處置幹部,反貪的利益沒有回饋人民。平民百姓中有疑問:習的反貪打虎跟老百姓有多大關係?到底能給老百姓帶來多少好處?人們質疑,習近平的運動反腐是治標不治本,沒有解決國計民生的重要問題。今年年初以來中國大陸爆發的疫苗醜聞,說明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其實無關民眾,因為他們的健康依舊受到貪官毒害,生活仍然受到腐敗影響。

 

  制度反腐才能扼制貪腐,習近平應當放棄搞政治運動的思維和方式,進行一系列制度建設和立法,確立以增進民眾利益為反腐的終極目標。習近平要真正反腐,不必聲勢浩大,轟轟烈烈,只需採取四項措施,即一是像俄國那樣,用法律規定各級官員公佈自己和直系親屬的財產,並監督其大筆花費;二是學習俄國,法律規定官員不許擁有海外資產;三是實行新聞自由,允許媒體和社會監督官員;四是撤銷政法委,實行真正司法獨立。只有這樣,習近平反貪腐才能得到人民的贊同、民意的支持。

 

——争鸣月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