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25日星期三

未普:文革反思之一——毛泽东的同志们是怎样评价毛泽东的?

com-quote620.jpg
未普评论文革50周年【文革反思】系列之一——毛泽东的同志们是怎样评价毛泽东的?(粤语部制图)
00:00/00:00
收听节目 声音下载



文革海报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共领导集团围绕著结束不久的文革,进行了一场长达两年的反思,最后形成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讨论和审议这个决议的过程中,毛泽东的战友们和同志们,第一次向彼此公开亮出了自己对毛泽东的看法。这对刚从文革走出仍然心存余悸的党内高层干部来说,无异于一场从未有过的思想大解放。

根据这个《历史决议》,邓力群的《十二个春秋》的相关章节,郭道晖的"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文章,宋永毅编撰的《文化大革命: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及《党史博览》及共产党新闻网的相关文章,当时,毛泽东的同志们对毛泽东火力全开,从他的错误路线,到他的排斥异己,一直到他的家长制和个性,几乎无不涉及,其中一些批评"言辞激烈",甚至"出现了一些对毛泽东严厉批判甚至否定的言论"(陈东林,党史博览,2013)。

他们对毛泽东的批评和批判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毛泽东是"左"倾路线的总代表。历史决议称,毛泽东对于"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负有主要责任,认为他在文革中对许多问题不仅没有能够加以正确的分析,而且混淆了是非和敌我。不仅如此,不少老干部还指出,毛泽东其实一贯左倾,而这样的评价并没有包括在历史决议中。李维汉说,历史上毛从未犯过右倾错误,主要是左倾片面性。如毛写于1927年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强调"矫枉必须过正",八七会议后搞农民起义,都反映了毛的"左"倾;毛在哲学思想上强调斗争的绝对性,否定合二而一,攻其一点,不计其余,云云。

第二,毛泽东破坏民主集中制,把自己凌驾于党之上。邓小平和陈云批评毛在党内实行家长制,认为他受封建主义的影响太大,权力过分集中,还称他在全局上一直坚持文革的错误,而文革提供了一种条件,使党的权力更加集中于个人,致使党内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现像滋长起来,也使党和国家难于防止和制止文革的发动和发展。而另一些老干部则认为,毛的独断专行不仅表现在文革中,也表现在文革前。胡克实认为毛在文革前就走上了唯意志论,认为个人意志可以创造一切,可以改变党和国家的根本大法,甚至改变历史发展的趋势,走上追求绝对权势和个人意志的王国、唯我主义的道路。

第三,整肃和排斥党内异己。一些老干部认为,毛发动文革的动机是清理身边的赫鲁晓夫,不是为了反修防修,而是以整人开始,以整人告终,排斥他不放心的人。毛认为1956年反冒进,就是反对他。夏衍等人说,在1957年反右时,毛主席怕的不是章罗联盟,而是怕党内出赫鲁晓夫。毛认为那些和他意见不一样的人,把自己抛到了右派的边缘,声称"谁晓得我身边有没有睡著赫鲁晓夫?将来有一天他作秘密报告……"毛泽东的这种多疑和排斥异己,在党内造成高度紧张。

第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言而无信;判断失误,决策失误,却诿过予人,有时相当不光明正大。从老干部的批评看,毛经常出尔反尔,把全党搞得不知所措。毛1945年提出"和平民主新阶段",可后来却把搞"和平民主新阶段"等罪名推到刘少奇身上。三年困难时期,中央决定下马,主席并未反对;但情况刚好转,他又大批下马风。1962年七千人大会,他大讲民主;没几个月,在十中全会上大批翻案风。文革派工作组是毛批准的,后来却说是刘少奇的资产阶级路线。

从这些老干部对毛泽东的评价看,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1)邓小平称毛泽东功过七三开,其实大有水分;2)历史决议在为毛泽东评功摆好时,淹没了老干部对毛泽东的真实评价;3)文革浩劫始于文革前,毛的个人专断由来已久,文革时达到顶峰;4)毛泽东的"左"比右好,长期反右不反"左"始终是共产党执政的意识形态基础。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