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21日星期六

傅恒:與警察國家狹路相逢

警察之所以突入社會全領域,背後有著維穩體制的支撐,維穩擴大則警權擴張,警權已深深地嵌入維穩體制當中不可自拔。
僅列近期一些新聞,北京雷洋捲入不明不白的警察抓嫖,最終身死,事件如何沒有結束;蘭州大學生拍攝警察執法視頻,被抓入派出所,遭到掌搧,被警察與輔警用警棍打爛屁股;山西紀委某中層官員的車被追尾,肇事者被警方辦了尋釁滋事罪入獄18月……

這些還只是輿論熱點大事,而那些涉警的小事就更多,遍布社交媒體的角落,控訴警察的冤屈人很常見。警察出現在鄭州拆遷現場,亂槍擊斃失去安全感的拆遷戶;警察也監視人權律師的老家,抓捕前來探視的民眾與自由撰稿人;警察可謂無處不在。

在上述案例中,一如民眾在其他類似場合中遭遇,與警察國家狹路相逢,終會落得個淒涼的下場。雷洋身死,被警察安上了嫖娼死的名頭,開動北京市一級的宣傳機器來為此張目。打爛人家屁股的警察,也只是關了禁閉;將交通肇事辦成刑罰的警察逍遙法外。

這些現象已經普遍到什麼程度?民眾但凡有什麼人生的不幸,往往能在背後找到警權濫用的邏輯,而且一旦落入警察國家的體制陷阱中,能夠全身而退已經是幸運,往往是脫了一層皮,甚至丟掉性命。大陸之所以難熬,不在於其他,警察構成了此種艱難的關鍵原因。

警察之所以突入社會全領域,背後有著維穩體制的支撐,維穩擴大則警權擴張,維穩濫用則警權濫用,警權已經深深地嵌入維穩體制當中不可自拔。所以,以法治理想去打它,它自巋然不動。實際上,在公檢法三個序列中,警察也是獨大,法律基本上是為其所用。

警察不是一個人,他們就像是一部黑暗的機器,毫無邏輯地隨時吞噬民眾。而在一些案例中,警察也會捉警察,比如有警察網上申訴權利,就被巡查的網警帶去問話之類。這已經不是能用人性來區分的問題,它凌駕法官、檢察官之上,可以說是為所欲為。

而在同時,政權積極為警察國家輸送能量,用修改刑訴法、國安立法、境外非政府組織法等為警察擴權提供動力,將警察國家的影響力擴散到那些原本觸及不到的、或無法直接涵蓋的社會生活中。一舉將整個社會置於其監控之下,這些都是近年來堂而皇之的做法。

以警察國家的日常侵犯,來磨蝕社會的抵抗力量,消除反抗心理,甚至要重新打造社會的心理基礎。有人說文宣部門是負擔意識形態功能的,但是就時效及強行干擾的能力來講,警察部門恐怕才是最強的意識形態部門。謊言已經刻在了大棒之上,融為一體。

神州陸沉,與警察的纏鬥無始無終,民眾可堪利用的只剩下輿論一途,其餘的渠道喪失殆盡。即使輿論一端,也是要看警權與其他強權的角力情勢,才能獲得那麼一點點空間。終極的勝算是很難規劃的,像雷洋案這樣極端的傷害事件才有一點機會,代價不能承受亦要承受。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