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5月1日星期日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十三)——精卫填海


我上一篇
"跟进"文的结尾原来是这样写的:"我请律师联系到合议庭庭长贾志刚和书记员张怡,告知我4月份会回国给父亲祝期颐大寿,希望能与他们再次会面。我自己也从美国给贾庭长三次电话留言,告知了我在北京逗留的日期。截至本文住笔,我还没有得到律师的信息。宁静致远,我不着急,这次见不着,还有下次。"律师建议:"篇尾可以更新一下,因现在他们己答应见面。"我照办了,但是心里觉得他乐观了。贾志刚虽然在电话中答应将会予以安排,实际一直不告知会面日期,我觉得法官这次不会见我。

很不幸,我的预感被证实了。4月6日行期将近,律师突然联系不上张怡书记员了,无论他怎样打电话,对方就是不接。4月7日至17日,我在京逗留的10天内,张怡没有通知我的律师对会面的安排。我只好把本准备向法官当面提出的问题,在这篇"跟进"中公开写出:

合议庭庭长贾志刚先生,首都机场非法扣书案发生于2013年10月29日,至今两年半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6月18日正式受理我的状告,至今也已近两年。三中院7次向高院申请延审,原因是你的合议庭一直在研究,且需继续研究下去。贵庭迄今到底都研究了些什么?研究使用的方法是什么?继续研究下去,还有什么可以研究的?是否会有新的研究视角?这些是您的合议庭必须答复与原告和被告的。

我这辈子一直干的是机械工程师。1991年来美国后,先后参加了中美之间在高能物理领域的四个合作项目。第一次是中美合作的SLAC国家实验室PEPII低能环磁铁工程,这个工程由美方提供图纸,中科院的高能所工厂加工制造 14种,510块磁铁。三年时间,高能所工厂按期保质交付了全部磁铁。第二次是中美合作的SLAC国家实验室SPEAR3磁铁工程,工程含9种,总计292块磁铁,中美双方共同设计。从图纸设计到磁铁送达美国,也是三年时间。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现代光源的4种,计60块复合六级磁铁,则是由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承接了设计和制造,两年多的时间全部完工。我还参与了中美合作的大亚湾中微子探测器的安装,第一座探测器主体于2010年的10月正式开始地面组装,2012年中美科学家即通过这个实验工程发现了一种新的中微子振荡模式,并首次精确测量了其振荡幅度。2016年11月,大亚湾中微子实验中方首席科学家,高能物理所所长王怡芳先生在美国领取了"科学突破奖",这是中国人首次获此殊荣。我在自己的工作领域目睹了中国科学工作者一步步踏入世界先进行列,遗憾的是,在中国的另一个领域却亲历了无效和落后。一个案情简单明了的海关非法扣书案,在北京的三中院徘徊了两年,被北京高院批准延审了七次仍不得开庭。北京中、高两院的法官,在中国科学工作者面前不觉得汗颜和羞愧吗?

唐德刚先生早就说过:"……建立现代海军,参加列强的军备竞赛,不是单纯的科技问题。牡丹虽好,还需绿叶扶持。只搞科技现代化,而我们的社会结构、政治组织、生活习惯、价值观念等等,基本上还停滞在'中世纪'的落后状态,要科技先生独挑大梁来救国救民,是救不起来的。……我们不把中世纪落后的遗传从身上甩掉,现代化的衣履是穿不上去的。"这话说得有多好!

明摆着法官是故意地不作为,作为一名原告,我的无奈是深重和沉痛的。法律本应给公民以与国家公权平起平坐的地位,法官本应保护公民不被国家机器恣意碾压,但是被党的利益罩住的"行政诉讼法"如同一叠废纸,被党领导着的法官们其实不过是政府的雇员。这次回国见到杨继绳先生(他获得美国哈佛大学尼曼学会授予的莱昂斯新闻良知与正义奖,却未能如王怡芳先生那样来美国领奖),他告诉我:中国法官其实很可怜,他们比记者还不自由。

面对如此现实,我该怎么办?举着牌子到三中院门口静坐?招呼一帮朋友们拉着大横幅到华盛顿习近平造访的路上示威?写一封抗议信征集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们签名声援?这些方式被很多人用过了,共产党依然我行我素,枪把子,笔杆子哪个它也不放。对网络自媒体的管制也是越来越紧,真是要把网民们的喉咙——不管你姓什么,只要你发出的声音与党中央不一致都统统卡死。网警的工作效率可谓令人叹为观止,"秒杀"舆论耗去了纳税人多少的血汗钱,今年的两会没听到有哪位人大或政协代表替我们老百姓问一声。

4月13日父亲李锐的百岁寿宴上,戴晴送了我一本可兼作写字本的她的最新译著。我拿着这个书本,找那些参加寿宴的来者或给我签个名,或为我写上几个字。父亲在中组部青干局工作时的一位老部下为我默写了一段顾炎武《精卫》文:"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我的另一位好朋友在去年底也写给我这样的字:"精卫填海,众志成城。"这位朋友一直关注着我的"跟进",对我的文字和内容提过许多中肯、诚挚的修改意见和建议,对我的帮助非常之大。他最近不幸患了白血病,发现时已进入中后期。

我的父亲已步入人生的期颐之年,还能有几个两年?在他的有生之年、我的朋友的有生之年、我自己的有生之年,是否能够等到"状告海关案"开庭的那一天?我不知道。但是科技的发达,已经将世界带入互联网时代,每一个普通的人都有了纸媒时代所不具备的能量。一鸟啼啾,常唤起众鸟和唱的回响,其声量可在瞬间如火山喷发。党在互联网上投入巨大警力和资金打造"金盾工程",足以证明网络的声音是多么地令滥用的公权胆寒。将继续坚定地选择互联网,在这个天地里继续:"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只要一息尚存,决不停止争鸣

另有一位朋友在戴晴的书本上写下如此激励的话:"习近平与他的同事们将随着南央的《跟进》而进入历史。""跟进"若真能如朋友所说进入历史,而且把"当今"一同拽入,该是多么大的荣耀!掌握着国家机器的政党和党的高层领导人,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请将贵党的利益下调一个台阶。期待着你们随着"跟进"载入历史的是光荣,而不是被中国人永世唾弃的耻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