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4月21日星期四

高新:李锐先生一席谈(一、二、三)

20160414093630183.jpg
李锐近日迎來百岁生日(Public Domain)
昨天,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三日是笔者十分敬重的李锐先生百岁寿辰,海外华文媒体刊登一篇《毛泽东秘书百岁寿辰再揭关键秘闻》,文中说:曾任毛泽东兼职秘书、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李锐,4月13日迎来百年寿诞,但不会有公开庆祝活动,百岁寿宴只有家人和少数旧部参加,参加者多由外国、外地赶到北京,设宴家中,十分低调。李锐2013年接受白内障手术,现时除听觉退化外,身体很好,且思维清晰,对往来人物记得尤其清楚。
他在最新一期《炎黄春秋》发表《百岁回首》一文,首句就说,"我是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活到100岁。我的传记作者宋晓梦说过,我的遭际换在别人身上,可能死过几回了。"李锐1959年庐山会议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的追随者",发配北大荒,险被饿死,"文革"中又在秦城监狱被单独囚禁8年,平反后复出。
"回首一生,我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也对得起自己。"李锐在文中重提88岁时写过的一句诗,"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并称"有普世规律,世界在进步。周有光老人的话我是同意的,'中国不能与世界脱节',因此,我不悲观"。
该文中还说:李锐早前接受内地传媒访问说,"我对党有两个重要贡献,一是写了一本《庐山会议实录》,如实地反映当时全貌;二是给邓小平写了一封信,阻止了邓力群可能被推举为总书记。"前中央书记处书记、"左王"邓力群与李锐水火不容,除理念之争外,邓更与李锐前妻范元甄有染,邓去年病逝,也活到100岁。
其实李锐先生当年上书邓小平揭发邓力群想当总书记一事,早已经不是新闻,笔者本人多年来曾多次在以真名笔名撰写的文章中介绍过,只是没有特别说明此事的前因后果是笔者当面听李锐回忆出的。
二十年前笔者在美国剑桥与哈佛大学隔河对望的一座旅馆里有幸晋见李锐先生并当面聆听教诲之后曾写下《与李锐先生一席谈》,因为怕给李锐先生惹麻烦没有公开发表,只是传真给几个朋友看过。
该文的第一个小标题是:中共左派理论家的克星。内容是:
李锐先生是中共党内高层有名的"反对派",更是中共左派理论家们的克星。他与中共左派理论家的领头人邓力群不但观点相左, 而且早在延安时期就有夺妻之恨。一九八七年邓力群协助王震、薄一波等政治老人将胡耀邦整下台后, 嚣张一时,王震等人更是主张让邓力群出任中共总书记一职。为此,王震曾专门找到赵紫阳说:我看你还是当总理合适。於是,赵紫阳也几次在公开场合讲自己还是志在国务院, 而不是党务部门。
中共十三大之前,王震利令智昏,四下串联,企图拉拢一批中共老干部正式推邓力群出任总书记,并把游说工作做到李锐家里。於是,李锐当即上书邓小平, 反映有人在下面搞小动作,违反党的组织原则。邓小平接信后大怒,当即批示今后不准邓力群乱讲话,同时要求十三大上只给邓力群安排政治局候补委员虚职,不再进书记处。此时, 邓力群七十二岁,自认为自己还可以在政坛上活跃一届, 但却因为邓小平的批示断送了最后一次机会。从此,邓力群开始不惜公开反对邓小平的改革观点。
至於邓力群在一九八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连中央委员都没有选上,李锐表示同他自己没有关系。邓力群中央委员落选后,连李锐都感到意外。但后来邓小平指示让邓力群进中顾后,因为中顾委委员是十三大主席团提名,由全体党代表等额选举,所以邓力群因为得票还是过了半数所以"当选"。
接下来,在所有当届中顾委委员等额选举中顾委常委时,李锐等一批也是十三届中顾委委员的党内"右的代表"们私下串联,包括于光远,任仲夷,杜润生,李昌,项南,陆定一等,坚决不投邓力群的票, 最后因为邓力群得票不够半数,所以楞是没有当上中顾委常委。
八九年学运时,在七个老将军发表《给戒严部队的一信封》的时候, 李锐、霍士廉、李昌等等一批中顾委的老干部也酝酿搞了一份呼吁软性解决学运的建议书,但后来因为形势发展太快,没有正式递上去。"六四"镇压以后,此事败露, 因此成了中顾委中一批左派老人整肃李锐,攻击他"支持动乱"的重要证据。当时,邓力群等左派人物坚决要求将李锐、李昌、於光远、 杜润生四个中顾委内的"自由化分子"开除党籍,后来确实如外界所传的那样,是陈云反对开除他们的党籍。
至於陈云反对开除李锐等人党籍的原因很复杂,李锐先生认为,首先是因为陈云本人就对"六四"开枪一事抱有很复杂的态度,一方面他支持李鹏和姚依林等人坚决不能向"动乱"学生让步的强硬态度,另一方面又认为军队进城开枪毁了共产党的形象。其次,他认为党内对待不同意见者,不应再学毛泽东那一套,搞无情打击。
李锐认为:陈云其人从来都是在关键时刻扮演"公正"角色的,正因为如此,他确实在中共一大批老干部及江泽民这一代干部中有相当的威望。新一代干部在邓小平面前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但在陈云面前却更觉得亲切。
外界较少有人知道的是,李锐除了利用邓小平阻止了邓力群当总书记,还利用邓小平断了陈云"义子"的中组部长梦。
笔者当年《与李锐先生一席谈》的第二个小标题是:清除中组部毒瘤
"六四"以后,李锐虽然一直接受审查,但仍然坚持自己的正确意见。他在当组织部长时期,曾兼任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局长。本来,他进入中组部是陈云等人的意见, 希望他能够协助陈云、李先念等反改革派掌好组织大权,尤其是希望他在提拔高级干部子女的问题上多多留心。后来,因为看到李锐对干部子女要求太严,甚至卡住不让提拔,令一批中共元老十分失望,这才把他撤换下来。
在兼任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局长期间,陈云给李锐推荐了一个叫刘泽鹏的青年人当副局长,此人虽然本人不是出身高干,但同陈元是大学同班同学,文革期间与陈元关系十分密切,自称他同陈元"文革"中是清华园里著名的两个"逍遥派"。大学毕业后, 他一度被分配到东北从事技术工作,但陈云一重新得势,他立刻被调进北京,先是在国务院系统工作,不久又被提拔进中组部。所以中共内部都传说刘泽鹏是陈云的义子。
李锐下台后,刘泽鹏接替了他的职务,在组织工作上大搞结党营私,且工作作风专横跋扈,在中组部和中央机关里搞得怨声载道。他还仗着有陈云作后台,不但不把过去的赵紫阳放在眼里,江泽民上台后,也从来不把江泽民放在眼里。
因为当时的中组部内还有一些当年李锐的老部下,所以他们都找李锐反映情况。 他们都担心如果再不解决刘泽鹏的问题,陈云等人很可能会建议让刘泽鹏在十四大上出任中央委员,然后接任中组部长职务。
於是,李锐找到江泽民办公室,要求安排时间见面。江泽民对李锐一直保持着几分敬重,很快安排了约见。李锐反映了刘泽鹏的问题后,正中江泽民下怀,但江泽民碍於陈云的面子,也不敢自己亲自下手把刘泽鹏打下去。 於是他问李锐, 你为什么不直接给小平同志写封信?
李锐照此办理后,由政治局将信转到邓小平手里,邓小平读后当即下令:此人必须调离中组部。
由於李锐反映的情况属实,陈云也不好公开出面保刘泽鹏, 於是江泽民找到刘泽鹏谈话,他要考虑离开中组部。刘泽鹏坚决不愿离开北京,这才给他安排了国务院侨办副主任职务,十四大召开时自然没有他的中央委员位置了。
从李锐的谈话内容看,把中共高层划分成"保守派"和"改革派"两大阵营似乎过於简单。比如江泽民和李鹏虽属於陈云那边的保守阵营, 但他们与陈云之间的关系也不是铁板一块。后续的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二、
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李锐先生一席谈(一)》中,笔者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外界较少有人知道的是,李锐除了利用邓小平阻止了邓力群当总书记,还利用邓小平断了陈云"义子"刘泽鹏的中组部长梦。

从李锐的谈话内容看,把中共高层划分成"保守派"和"改革派"两大阵营似乎过於简单。比如江泽民和李鹏虽属於陈云那边的保守阵营, 但他们与陈云之间的关系也不是铁板一块。

在谈到陈云一方的保守势力时,李锐认为,自王震和李先念死后,陈云一派已经不成气候。彭真是外面所说的"八老"之一,虽然也被外面评价为保守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但他同陈云向来不和,很少来往。所以,硬把彭真同陈云拉在一起,是不熟悉中共历史的作法。

李锐先生认为,江泽民在十四大上继续担任总书记之后,陈云一派虽然在市场经济路线上向邓小平让步,交换条件却是继续抓住中共党内的组织大权不放。作为中组部主管青年干部的副部长刘泽鹏虽然被李锐告倒,可陈云一派立刻又建议由李铁林接任。李铁林是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铁映的同父异母弟弟,已故中共元老李维汉的儿子。原来,李铁林的职务是中共中央组织部整党办公室主任。

笔者问起当时的中共高层为什么会选中由李铁林接任刘泽鹏职务,李锐先生认为这同当初提拔李鹏的原因一样。陈云其人确实说过"我们的子弟我们放心"这样的话。而这个"我们的子弟"过去一直被外界仅仅解释为陈云或邓小平等人自己的子女,其实陈云所说的"我们的子弟"是泛指中共"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

记得李锐先生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还好奇地问笔者,给"红色后代"们"立传"时为什么会用了"太子党"这样一个词,然后他说:陈云同志说过的"我们的子弟"就是你书里所说的"太子党",是泛指。

讨论到此,笔者当时还特别问到了李鹏当初升任国务院总理的背景。李锐先生说这后面的背景他自己也是从当事人口中听说的,不同当事人回忆的内容都不太一样,被流传出来之后,又会越传越神,越传越复杂。大体上的经过应该是这样:当时确实有多名人选,其中姚依林入选可能性最大, 但他自己以身体不好为理由拒绝了。由於姚依林的拒绝,万里就不好争这一职务了,因为他比姚依林年龄还大。於是,人选中集中在田纪云、李瑞环、李鹏三人身上。 最后能够选中李鹏还是因为陈云和邓小平双方在这个人选上都没有意见,李先念在高层人事问题上也有发言权,但一般都是附和陈云意见的。

至于当时的赵紫阳即要压李瑞环,又要压万里,所以宁可放弃自己的人选田纪云,与两个政治老人妥协的说法,李锐老先生的看法是"还不至于",因为在这么重要的人事问题上,就算赵紫阳心中有好恶,但他自己知道说了也不算,还不如不说。

李瑞先生认为:邓小平之所以同意李鹏上,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和陈云一样,也感觉自己的子弟自己放心。至于外界所传说的"八老"之一的周恩来遗孀邓颖超在征用李鹏问题上起到的所谓"重要作用",李锐先生认为这根本就是根本不懂中国共产党的人想象出来的。李锐先生说:邓小平和陈云不会和邓大姐商量高层人事问题,无论是不是关于李鹏的。邓大姐本人也从不过问她不该过问的事情,特别是高层人事。

说起江泽民的政绩及能力时,李锐当时不太看好,主要原因就是江泽民的"知识分子气"和对"中南海政治"的适应太慢。

李锐先生回忆说,他自己在当中组部副部长主管青年干部时, 陈云的大公子陈元可能是因为感觉在北京市升迁在慢,所以陈云以关心电子事业的名义找时任电子工业部部长江泽民到家里谈话, 而且特地安排陈元坐在一旁。经过一番铺垫以后,陈云言归正传,问江泽民说:你看看是不是让陈元归队呀?他过去也是同计算机打过交道的。

当时江泽民吓得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搪塞过去以后, 从陈云家里出来即赶紧找到李锐问道:我搞不清楚陈云同志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是不是要让我把电子部长的职位让出来给陈元呀?

李锐当时即明白陈云这番话是在暗示江泽民主动提出调陈元去电子部当副部长。所以就给江泽民讲了一番安慰的话。李锐对江泽民说:你放心,陈元的资历太浅, 中组部如果安排他顶替你,直接让他跃升国务院正部长,那不是给陈云同志脸上抹黑吗?

李锐还安慰江泽民说:你不要着急。就当没有这回事算了。反正不管给陈元同志安排什么职务,都是要由中组部出面。

江泽民回去后就按李锐的主意行事,没有就陈元的安排问题给陈云回话, 而陈云那里也没有再提。为此,江泽民十分感激李锐。直接到几年后陈元在北京市党代会上落选,被安排成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之后, 党内高层纷纷传出当时让陈元在三个职务中挑一个,一个是电子工业部副部长,一个是文字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一个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元选择了第三个。这时江泽民可能才如梦方醒,明白了陈云当时同他谈话的真实意图不过想让江泽民接纳其大公子当一个副部长。

另外一个故事是发生在八九年学运的时候。当时,江泽民下令处理了《世界经济导报》引起了更大规模的"动乱"。同时,赵紫阳的"五四"讲话在学生中大大得分,眼看着学运有采取软处理手法即能平息的可能,江泽民立刻慌了手脚。 他担心如果学运被和平处理后,赵紫阳等人会追究激化矛盾的责任, 所以被招进北京参加政治局会议时恨不得"见人就嗑头",希望大家帮他打打圆场。 在见到李锐时也请他给自己说点好话。后来,因为邓小平终於表态下令武力解决"动乱",江泽民这才松了一口气。 於是在五月下旬的政治局会议上每每都口气同李鹏和姚依林等人一样强硬。至於让他当总书记一事,是在五月底才告诉他的。

笔者当时对李锐先生谈了自己对王震政治品行的看法:王震之所以支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尤其是支持特区政策, 主要是因为自家利益,因为他孩子的利益。

李锐也同意,认为:王震的几个儿子都在搞公司,而且都在深圳有雄厚的经济实力,这是王震支持邓小平的经济改革政策,尤其是支持邓小平的兴办特区政策的重要原因之一。

李锐很赞成笔者与何频先生当时所做的的对中共"太子党"的介绍和调查研究工作。李锐认为: 共产党的名声和共产党的江山就是毁在你们说的这批"太子党"手里了。李锐认为应该无情揭露一批"太子党"大发横财的事实。

李锐先生也同意笔者的分析,即荣毅仁之所以以"党外人士"身份当上中共国家副主席实际上是与王震的一种利益交换,荣当了国家副主席,王震的儿子王军即可在中信公司掌实权。

当笔者问到"民主党派"人士出掌中共国家副主席一职的人选过去并不是荣氏一人,比如首先考虑到的是费孝通时,李锐先生表示他也听到过这样的说法,但他说荣毅仁的"党外人士"身份就那么回事。笔者当时没明白李锐先生的"就那么回事"指的是怎么一回事,日后才知道荣毅仁居然也是"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中的中共地下党员之一。

至于共产党今后的下场,李锐认为:共产党虽然腐败现象空前严重,同时又在"六四"问题上铸成大错,但不会因此迅速垮台。

李锐先生说:共产党的组织机构是短期内没有哪个党派能够取代的。四十多年来,已经形成了共产党的一张细密的组织网络。虽然民主制度是好事, 是中国人民在政治方面应该争取的终极目标,但唯一的作法只能是利用共产党内的健康力量, 成功地改造共产党。

从李锐的讲话态度看,他是一个典型的社会民主主义者, 所以他认为共产党早晚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但不是现在,也不是邓小平死后,而是需要更长的,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让自然地结束它的历史使命。


三、

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李锐先生一席谈(二)》中,笔者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其实陈云所说的“我们的子弟”是泛指中共“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其中包括了李鹏也还有江泽民这样的烈士后代。
李锐先生认为,赵紫阳被老人们决定继任总书记后,之所以比来比去,最后能够选中李鹏接替总理职务,还是因为陈云和邓小平双方在这个人选上都没有意见,邓小平之所以同意李鹏上,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和陈云一样,也感觉自己的子弟自己放心。

中共十四大上江泽民和李鹏都成功保住了各自的席位,邓小平安排朱镕基进常委替换姚依林,成为主持经济工作的副总理,身为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却事实上不再管经济,只有邓小平才会作出这种奇怪的人事安排。因为李鹏已经因为“六四”成了“政治风向标”,所以表面上的二把手位置一定要让他继续坐着。但是,八届人大的代表中却有很多人不体谅邓小平的“苦衷”。

一九九三年三月中共八届全国人大开过后不久,虽然能够连任总理,但却在无记名投票选举过程中丢失了三百多票的李鹏突然告病,中共外交部和全国人大对外发言人的公开说法是李鹏因患“重感冒”告假休息。
李锐认为:中共八届人大之后,李鹏的身体每况愈下同他的情绪有密切关系。李锐说:八届人大以后,李鹏的情绪确实非常之坏,原因就是他当选少了三百多票。虽然这三百多票与总票数比起来百分比并不高,但每一个人,包括李鹏本人都懂得,因为中共的全国人大代表绝大多总都还是“听话”型的,没有自己的政治主见。所以,李鹏少的三百多张票已经足可以说明所有参加投票选举的八届人大代表中那些还多少敢於坚持一下自己独立意见和主张的人恐怕是多数都投了李鹏的反对票或弃权票。

李锐先生认为,外界关于中共政权有可能借李鹏生病之机公开对外宣布朱镕基为国务院“代总理”,进而再让李鹏体面退休的说法,百分之百是主观臆测。外界关于在十四大上为江泽民“隔代”指定了总书记接班人的说法不错,但只说了其一,未说其二,其实在十四大上还“隔代”指定了国务院总理接班人选。让李鹏任满两个整届的国务院总理职务再退休或换轨道,是按照宪法中的相关规定行事,届时把国务院总理职务再交给朱镕基,外面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讨论到朱镕基时,李锐先生表示,外面关于李瑞环也被老人们讨论过能否胜任总理职务的说法,可能有点影,但持否定意见的人都是说李瑞环不懂经济,邓小平对这一点是认同的。而在考虑安排朱镕基进中央时,邓小平最欣赏的就是他懂经济这一点。邓小平认为他比江泽民、邹家华和李鹏、李铁映等人都强,关键在於前四人只懂技术,经济上至多是一知半解,而朱则是六十多岁的人里,真正懂经济的不可多得的人才。
当时海外曾有报道说:朱镕基刚刚调到国务院工作时,陈云要他陪自己去上海,并向他表示提拔朱镕基进国务院当副总理是自己点的将。

就此问李锐先生,李锐说上海是陈云的大本营,邓小平对上海的人事说了算都是八九“六四”事件之后的事情了,而在此之前,中央安排朱镕基到上海当市长,是不是陈云点的将不好说,但陈云肯定是非常赞同的。
笔者给李锐看了当时已经发表的介绍朱镕基的文章,特别向李锐先生介绍了朱镕基与陈云长公子陈元的特别关系。

一九七八年马洪奉命组建社科院工经所并出任社科院副院长兼工经所长后,立刻将已经在石油部工作的朱镕基重新招回自己门下,委以该所的第一个研究室工业经济研究室的主任职务。与此同时,陈云长子、“文革”中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毕业的陈元成为该所招收的首批硕士研究生之一。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之后也被宣布开除党籍的朱镕基正是在马洪和陈元等人组成的工经所党支部内被宣布恢复党籍的。

在工经所期间,朱镕基以研究生导师和清华学长的身份与陈元之间建立了良好的私人情谊,陈云当时身体状况还好,时常会让陈元通知马洪等党内经济专家上门或清谈,或讨论具体经济政策,而马洪每次都会带朱镕基同去。朱镕基到经委工作之后,也仍然还是陈云和陈元父子的常客之一,当时的陈云对国务院经贸系统的情况了解,朱镕基的情况反映一直都被陈云认为是言简意赅,说得明白。

一九九一年朱镕基被从上海市委书记位置上调任国务院副总理之后,海内海外人人都相信就是邓小平拍板的结果。话是不错,但当时在邓小平在自己已经于党内“沉痛承认”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任接班人都选错了,本人因为把党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已经在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份交给了江泽民并因此被中共官方媒体公开对外宣布“完全退休”的前提下,怎么可能在不征得当时还是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的陈云的同意就擅自任命一个国务院分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要知道当时被朱镕基顶替工作的姚依林一直都是陈云幕后掌控国家经济命脉的第一代理人,仅因此,如果邓小平当时提名的不是一个让陈云中意的国务院经济副总理人选,是不可能最终进入任命程序的。

李锐先生表示:陈云其人有一大特点就是爱才,尤其因为自己是搞经济的,所以对真正懂经济的理论人才尤其偏好,朱镕基在陈云那里肯定是沾了这个光。

另外一点,李锐先生说,你的“太子党”书和文章只介绍了马洪,朱镕基和陈元的关系,没有特别分析马洪和朱镕基都是受益于宋平。

李锐先生说,他们这几个人都是高岗当年从东北局带到国务院的,后来马洪倒了霉,接着朱镕基也当了右派,但宋平被陈云安排出掌中组部之后,他们的好日子也就来了。

李锐说,按照正常程序,十三大召开后朱镕基被安排到上海工作,一定是要由当时的中组部长亲自谈话的。十三大上的人事安排表面上看是邓小平的布局,特别是赵紫阳正式当了总书记,等于是陈云和李先念对邓小平的屈从。但是,党内组织大权完全被陈云一派夺了回去。因为陈云的建议,接替中组部长职务的宋平被安排为十三届政治局委员却不进书记处,目的就是要让赵紫阳过问不着,直接向陈云领导的中顾委负责。

李锐先生说,你们在外面对宋平这个人要好好研究研究,我们刚说了小平同志在十四大上隔代指定了一个总书记接班人,一个总理接班人,而这两个接班人说到底都是宋平的“门生”,一个是五十年代初从东北带出来的,一个是八十年代初从西北提拔上来的。足见宋平对中国当代政坛的影响力是多么的重要。

说完邓小平分别“隔代”指定了党总书记和总理接班人选之后,笔者又向李锐先生问起邓小平是否已经预感自己来日无多?

笔者当时向李锐先生介绍了邓小平身体健康状况已经不是很好的两个细节,其一是邓小平九一九九零年即终止了过去已经坚持了十年的参加首都义务植树的活动。二是当时的中共中央电视台的一位专门负责跟踪报道中共要人行动的摄像记者对笔者回忆过的,一九八九年五月邓小平宴请苏联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时,持筷子的右手抖得历害,记者们拍下的实况录相中有一个邓小平用筷子夹菜掉到桌子上的镜头,但在编发电视新闻时,上面下令将这个镜头去掉了。

李锐先生说,手抖、耳聋的问题是小平同志的老毛病,很早就有医生劝邓小平戒烟戒酒,因为中医认为手抖同邓小平大量吸烟和喝酒海量有直接关系。

至于邓小平有手抖的毛病,是不是因为已经是“巴金森症”的前期症状,李锐先生说人老了对这个病尤其敏感,所以党内老人们一起谈论邓小平时,也有这种说法,邓小平南巡虽然讲了好多话,但从照片上看,面部表情有点硬,让人担心。

李锐先生说,早期巴金森症也是可以诊断出来的,但小平同志的医疗诊断结果是传达不到我们这一级的。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