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4月20日星期三

王维洛:湄公河上的争水战争


3月23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海南三亚国际会议中心主持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会后,李克强同泰国总理巴育、柬埔寨首相洪森、老挝总理通邢、缅甸副总统赛茂康和越南副总理范平明共同会见记者。

图:湄公河——澜沧江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http://www.gov.cn/guowuyuan/2016-03/23/content_5056976.htm

在中国早有这样的观点:澜沧江上水库动工,中越二次边境战争就无法避免。但只要中国方面继续慷慨地给钱给水,湄公河上的争水战争就不会发生。


 亞洲尚無條約管理國際河流

  歐洲國家面積小,一條河流流經多國是常事。歐洲有許多國際條約來管理水資源的利用,亞洲的不少河流也流經多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簽訂一條國際條約來管理水資源的利用。亞洲發生的一些戰爭,如印巴戰爭、阿以戰爭,其根源就是爭水。在湄公河各國沒有達成如何共同管理和利用水資源國際條約下情況下,在上游的瀾滄江瘋狂地建壩,只會增加下游各國的不信任,使矛盾擴大。幾年前筆者考察湄公河三角洲時發現那裡的生態環境保護比長江三角洲好很多。另外越南人恨中國超過恨美國,因為中國至今沒有給出發動戰爭的理由。在中國早有這樣的觀點:瀾滄江上水庫動工,中越第二次邊境戰爭就無法避免。但也有人認為,湄公河的爭吵是能用錢擺平的,那不是個問題。

  既然越南的乾旱與瀾滄江上的建大壩水庫沒有關係,為什麼中國政府要開閘超量放水?據報道,越南正在遭遇九十年一遇旱災,生態系統受到嚴重破壞。今年三月,越南向中國方面請求釋放雲南景洪水庫的蓄水,幫助其緩解湄公河流域的旱情。中國網民問的最多的一個問題是:越南乾旱,是中國在上游瀾滄江上建造水庫大壩造成的嗎?

  這個問題在二○一○年時就提出過。當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指出,中國瀾滄江出境處的年平均徑流量只佔湄公河入海徑流量的百分之十三點五,因此中國在瀾滄江上建造大壩水庫,對湄公河沒有什麼影響。中國還拿出水文數據,予以證明。照此推理,二○一六年越南的乾旱和瀾滄江上建造水庫大壩也沒有任何關係。但三月十五日中國政府宣佈,雲南景洪水庫將開閘向湄公河下游放水。流量為每秒二千一百九十立方米。

  無論這個放水決定是否是為幾天之後在中國三亞市舉行的湄公河──瀾滄江合作首次領導人會議創造一個友好的氣氛,但是這個決定否定了外交部發言人陳述的觀點。

  中國卡了自己的脖子

  其實,二○一○年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只引用了百分之十三點五這一個數據,而掩蓋了另一個數據:在枯水期,瀾滄江出境處的平均徑流量則高達百分之四十五到百分之五十。控制了瀾滄江的水,也就控制了湄公河各國在最缺水季節近一半的水量。中國一位網友幾年前就指出,瀾滄江建壩,卡住了越南的脖子。

  中國政府稱,二○一六年的瀾滄江流域來水比常年同期偏少二成,天然入庫流量僅為五百立方米每秒左右,當地群眾的飲水和農業生產已經受到影響。但此次中國向湄公河下游放水的流量卻高達每秒二千一百九十立方米,對越南減災當然有利,但這一流量將對未來的中國十分不利。在自然狀態下,瀾滄江在枯水期出境的平均流量為六百八十九立方米/秒(最小自然流量只有三百九十五立方米/秒),中方只要保證建造大壩後,不改變瀾滄江的天然流量,則是回到最佳狀態。在瀾滄江建壩之前,湄公河各國並沒有因為遭受旱災或洪災而怪罪中國的,現在承諾下泄的二千一百九十立方米/秒,是六百八十九立方米/秒的三點一八倍,和瀾滄江年平均流量相仿。今後中國就背上了巨大的包袱:在洪水期出境的流量若大了,就是給下游增加洪水災害;在枯水期出境的流量若小了,就是給下游增加乾旱災害。因為二○一六年的調水實踐證明,瀾滄江上的大壩水庫有如此大的調控能力,能任性地控制出境的流量。今後一旦出現差錯,將被告上國際法庭。這不是卡了越南的脖子,而是中國卡了自己的脖子。

  正是由於在瀾滄江上瘋狂地建造大型水庫和超高大壩,今後瀾滄江的出境流量必然小於自然狀態下的流量,根本無法保證二千一百九十立方米/秒這個流量。瀾滄江是中國規劃十三大水電基地之一,在幹流上規劃建設二十餘座水庫大壩。僅最近幾年開工建設並發電的小灣、糯紮渡兩個水庫大壩(壩高分別為二百九十四點五米和二百六十一點五米),其庫總容量就達到三百八十八點三五億立方米,佔瀾滄江年出境流量的百分之五十六點六。當瀾滄江上的二十餘座水庫大壩都建成時,水庫總容量超過出境流量,開發程度超過百分之一百。世界著名的水專家KLARK在《水》專著中指出,一條河流的開發程度最好不要超過百分之五,最高不能超過百分之十五。原中國水利部長錢正英在退休之後也認識到中國的水利問題在於河流的開發過度。

  在瀾滄江上高強度地進行梯級開發,自然流量減小是必然結果。要讓小灣和糯紮渡水電站發電,起碼蓄滿水庫的死庫容,要減少下泄流量一百七十六億立方米;讓水電站能最大發揮發電能力,要減少下泄流量三百八十八億立方米。今年瀾滄江來水比常年同期偏少二成,不是源頭來水減少,而是上游的為玉龍銅礦供電的果多水電站在二○一五年底投產,攔截了水流。

  中國有很多前車之鑒,如流經北京的永定河上建造了五百多座水庫,使得永定河平均每年的自然流量減少十多億立方米,這是北京缺水的根本原因。去年的一條新聞引起世人對水庫蒸發導致水量損失問題的興趣。洛杉磯的一座面積為七十一公頃的水庫上被九千六百萬個黑色塑膠波所覆蓋,為的是節約十一億公升的水蒸發,每平方米水面節水一點五噸水。瀾滄江的水庫蒸發比加州小一些,但也可達每平方米一噸水。

  西南地區水電生產能力過剩

  到二○一五年底中國電力生產能力過剩高達百分之二十,相當於十二座三峽電站。雲南、四川的水電生產能力過剩相當於二座三峽電站,就是西藏也出現水電生產能力過剩。這個問題在小灣、糯紮渡大壩上馬時就已出現。當時認為水電可以東輸給廣東,但是廣東表示沒有這個需求,國家發改委和雲南省卻堅持要上。後來就想方設法把電力以低價賣給越南。現在水電能力大踏步發展,但不知道誰還需要這不斷增加的電力,電力集團只得棄水。

  此次向越南調水的數量將高達五十至六十億立方米。按照現行規定,在平常時期,水庫的下泄水量和水位由水電站經營單位決定;在洪水和乾旱期間,水庫的下泄水量和水位由國家防汛指揮部決定,但是國家須從救災款中給予電力集團因「減少發電」的賠償。此次緊急向越南調水,錢落入電力集團的袋子,緩解了電力過剩問題。不少中國人點讚,卻不知道所有的費用均由中國納稅人承擔。

  三月二十三日湄公河──瀾滄江合作首次領導人會議在中國三亞市舉行。中國方面作出慷慨的經濟援助許諾:「中方願設立一百億元人民幣優惠貸款和一百億美元信貸額度,包括五十億美元優惠出口買方信貸和五十億美元產能合作專項貸款,用於支持瀾湄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和產能合作項目」,和「今後五年提供三億美元支持六國提出的中小型合作項目」。


  「能用錢解決的都不是問題」──只要中國方面繼續慷慨地給錢給水,湄公河上的爭水戰爭是不會發生。


——原载《动向》2016年4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