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4月5日星期二

谭作人:我的兄弟陈云飞和他的精神

图为昔日陈云飞给林昭扫墓

又是清明时节,愁字涌上心头。
去年清明,我的兄弟陈云飞因为去新津和双流,为当年北京罹难的学友吴国峰和肖杰扫墓,结果把自己扫进了牢笼。兄弟坐牢,已经整整一年了。
一年来,很少得到兄弟的音讯。不知道这位长年吃素,却敢于舍身饲虎,自称驯兽师的憨直兄弟,在兽笼之中挨打乎?受罚乎?饱暖乎?笑口常开乎?由于不知,倍加思念。思念无涯,愁绪无边。
也正是因为不知,兄弟的音容笑貌,日渐清晰,终日挥之不去。
我和云飞兄弟,结识于成都读书会。2007年,由于香港某大神的荒谬无知,我提笔抒发了久久郁结于心的把酒扭丝情结,写下了《见证最后的美丽——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527日,《广场日记》发表。谁知,书友们掌声未息,突见《成都晚报》惊现十四大字:向坚强的六四遇难者母亲致敬!平地一声雷!书友们纷纷奔走相告:快,快买报纸去!
几天后,成都读书会的创始人和总召集人周钰樵老师,把陈犯云飞推到了我们面前。原来,这位广告杰作的作者,竟是平日少言寡语,在读书会"潜伏"已经一年多,热衷于为众人端茶倒水的陈云飞兄弟!
从此,我的把酒扭丝金兰谱上,多了一位兄弟。
云飞成为我的兄弟,不仅是因为广场情结,更是因为,他坚强地继承了,勇敢地发挥了,智慧地表达了,创造性的发展了广场精神,与屠夫吴淦等仁人志士一起,共同成为新时代的抵抗精神和政治行为艺术的一代宗师。云飞发起六四献血之前,我们的精神血脉,已经联结在一起。
《广场日记》发表两年后,我终于因为实施5.12校难公民独立调查,以及抵制3200万吨炼化一体化基地落户彭州,被周永康集团一举拿下,判刑五年。在我住宾馆吃皇粮期间,陈犯云飞,反而更加折腾,且日益精进,把他的政治反对精神和政治行为艺术,播撒到整个维权领域。据说,当年云飞和读书会书友来我的看守所探监,拿出90元,要求警方找补1元,以便赶车回去。另一书友拿出65元,提出同样要求。两人的配合表演,使与世隔绝的我,接收到了把酒扭丝的明确信息。
云飞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杀猪杀颈子杀屁眼儿,各有各的杀法。这是他的方法论。不拘一格,随机行事,本是这个多元时代的行为方式之一。只要你有原则,有立场,有守持,你就不必拘泥于表现形式,也不必强求统一规定政治正确动作优美。
我与云飞,虽然业务方向和行事方法不尽相同,精神却一脉相承。这个精神,就是发轫于五四.六四的宪政民主理念下的奉献精神,以及,为实现民主自由而不可或缺的实干精神和勇敢精神。在实干和勇敢精神方面,云飞强我若干倍,或者,几十倍。因为,在短兵相接贴身近战中,云飞总能淡定,从容,笑对暴力而无限坚持。而这样直接的警民接触,云飞经历了几十次却从无惧色,令我敬佩。这些行为,说到驯兽虽有些夸张,称之为相互驯化,互相适应,亦己亦人,共生共存,倒也贴切。正因为此,云飞的故事和口碑,在中国特色的B面,发散着独特的人性的光辉,广播海内。
云飞与我,同为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的慕道友。每次查经结束,我与他总要去附近一家绵阳米粉店午餐。我是肉食动物,要求加肉䬰,云飞却把他碗里的肉䬰给我,还劝我节约。其实我知道,兄弟的填狱之心,早已决志。我说,你刚出来,消停几天行不?他说不行,那是小奖。把坐牢视为奖励,这种超然、勇敢,以及对政治黑暗的蔑视,能有几人?
最近传出消息,云飞兄弟准备在即将开始的庭审之中"打瞌睡",以此来抗议政治司法的不公不正。我在心里笑了,好兄弟,我熟悉你,不会屈服不会溜号的你,既是广场精神的传承,更是广场精神的升级。
这使我想起一批又一批八九人,以及一波又一波的正在迎面而来的后八九人,他们尤如桃汛鱼群,一次又一次地溯流而上,勇跃龙门,只为产下理想和精神的种子,然后静静地死去。他们的产卵场,就是牢房。
也许他们,不一定都能看到天亮,而在他们心中,早已是黎明。
想到这一点,清明的愁云一扫而空。
我笑在心里,说,云飞弟兄,上帝祝福你!
2016.4.5. 
清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