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4月28日星期四

朱毅:以最悲怆的战斗纪念圣女林昭就义48周年! ——为《一切,从59年前的今天晚上开始》序(上)



                                                                                   

以最悲怆的战斗

纪念圣女林昭就义48周年!

——为《一切,从59年前的今天晚上开始》序(上)


                                                                                 朱 毅

 


林昭姐姐:


       今天多么、多么撕心裂肺地想您!

      我等不得木樨地鱼趣蓑笠翁了!

也等不得四二九了!

不迟不早,开在姐姐您伟大精神生命祭坛上的又一庭,吕海寰们偏偏安排的就是今天,就是您四、二二自报家门,迎着刀口,向《星火》、向提篮桥出发的哪个晚上59年后的大白天,自然也不是黑夜里咆哮怒吼了,是大白天一张传票啊,两庭都比那晚黑夜里吼的有种,一个个都自报家门!

上一庭是海淀法院35法庭,有种得还没开庭就把我的证人老鬼兄弟撵了出去。气得我一开庭就击桌大骂"严正学你这个人类渣滓的渣滓的渣滓!紧接又面对两陪审员、指着老贼大骂:"国宝林昭提篮桥遗嘱,三分之二是血写的!(也是全民族100年的血写的!)一笔林昭生前千祈万盼出版的基金,全让这老贼黑光了。"休庭后,第一时间就发现,我的甘粹大哥还真就被恶灵从骨灰坛子里拖出来了。我大怒大吼着把吕海寰们比附着"四人帮":我不签字!一个字不签!——四人帮审我一百次我也签过一个字!"

王继延审判长才又赶紧把老鬼夫妇请了回来,嘀嘀咕咕。我听都不听,就大怒大吼着出了门!……

 

林昭姐姐:

您离开北大差一年就整整一个甲子了啊!

我倾挪林昭遗著出版基金而出启动林昭群星纪念,为的是三代十五位华夏精英的守护挚爱之外,再附加五十位时代风云儿女精神与风采,共同形成2019年——五四百年林昭遗著风风光光的出版,以慰藉您的大孤独的啊!

一笔事关姐姐您的精神生命、您生前的千祈万盼的基金,严正学谎编五个荒谬百出、连国家安全局统统都证伪的版本来糊弄我!张春桥杀害了您,毕竟总还基本完整地留下了您的精神血脉,严正学这五谎版十死掐的第二轮空手道实实在在邪恶啊,扼杀着大姐您的精神生命啊,窒息着大姐您生前的千祈万愿啊!居然还想借被他蒙骗至死的我的甘粹大哥,搭把手亲自来掐,他X的灭绝千古人伦啊!王荔蕻大姐一听我的甘大哥蒙辱如此,就巾帼飘飞、义愤填膺一声:"林昭遗著出版基金出版基金绝非等闲,死磕!"老鬼夫妇更是气得咬牙切齿!严正学真他X的比张春桥还邪、还恶、还狠、还毒啊!

 

 今儿个自报家门的呢?叫着:中关村第一法庭!

清明那天,我正准备着给张志新大姐去世纪坛洒祭血土,一看传票,再一查地址,我简直就要气疯了!中关村第一法庭:丹棱街12号!那不就和海淀法院35法庭一模一样:离北大十六斋东门外,离59年前今夜您在迷茫的夜色里面对着感喟"悲壮的祭日"、"悲壮的祭坛"、"悲壮的牺牲"的未名湖,离北大最伟大、最包容的校长——慈禧老妖婆欲借苏报案震慑驱散的张园讲演第一策划人蔡元培先生的铜像,都还不到两、三站地么?林昭姐姐,二十世纪的苏报案就是后党中坚吕海寰第一时间向江苏巡抚恩寿密报张园讲演引爆的——当代的吕海寰们:你们借一双圣血淋淋的贼手一次次把圣女林昭押回海淀,在庄严的国徽下接受最龌龊的旷世极权那精神凌迟般的羞辱与报复,你们不是在赤裸裸地死灰复燃一个二十一世纪苏报案是什么?我一丝半点冤枉了你们吗!此苏报案比彼书报案之倒行逆施得难道可以道里计吗!上海租界"热心少年"聚议张园"希图作乱",那是不可抗拒的民族革命风潮之先,苏报好歹先就已经刊登了《读邹容<革命军>》、章太炎《驳康有为论革命书》、《訄书》,直呼光绪其名骂"戴湉小丑,未辨菽麦,铤而走险",按大清律可是要杀头的。我倒不怕杀头,但我现在干的是什么?在世纪坛洒祭张志新大姐大窪血土那天不是如实禀告国安兄弟们了吗?十年来,从五巾帼祭园到精神的铁玫瑰园,我干的不过是十个字:"以历史真相,求民族和解"。巴金逝世那天我才学习上网的啊,能有一丝一毫的政治野心吗?我已经不是郭飞雄、许志永、李铁、唐荆陵那样的热血青春年华了,不过以老朽之身,守定亲身从大历史心魂血肉的深处一路走来的浩劫记忆、历史真相与价值守望,从良心的缝隙里求口残喘罢了!

茉莉花年之前,铁玫瑰园已经聚集十次。茉莉花第一审,我敬爱的花总督就不得不承认:"找不到任何法律来对付你们!"贵州出现朱部长那个雕像根本就不关我的事!可我的羁縻期还是从5.25漫长漫到那个七人小组解散的11月中旬,比艾未未长了一倍都不止!不知道艾未未兄弟护照回来没有?到现在,我的护照还不知在哪里发霉着呢!从来我在网上吱过一声吗?

这次不就林昭群星纪念计划全被你们网特侦破了,袭圣卖主的中国犹大一吻——癞皮狗一咬,立案诸公就幸灾乐祸地扑上来了,不就冲着我是林昭遗著出版基金的筹措人、掌控人、挪借人、筹备五四百年林昭遗著出版人之一、不依不饶的擒贼追逃人扑上来的吗?林昭姐姐啊,他们重判李铁、唐荆陵、把朱承志抬下山、连续三年在灵岩山下抓一百多人,早就不过维稳瘾了!收拾了新公民、传知行、敢言律师,忽然发现一条被我追得无路可逃——一条最佳的带路疯狗窜了出来,想到姐姐您曾经的朝圣之地来翻天覆地折腾一番了!既可以讧裂异议,更展览异议江湖最痈疽、最痞子、最败类、最贪枭、最恶棍,尤其能从悠悠五年的民族魂纪念第四托彻底质变后的分崩离析中,从千千万万追魂仰圣者精神被屠戮般的惊愕、痛惜、羞辱中,享受后八九以来那最美妙无穷的维稳快感了是不?你们身为当代海淀精英,即使不以海淀百年以来最伟大的女儿为荣,也不必恨成这么个样啊!要不,我明明都跟甘粹先生商定要移出双雕了,自然精神的铁玫瑰园——"二十一世纪的张园"也就不存在了,用得着这番举世瞩目、翻天覆地地折腾吗?我是去年大年三十的前一天,第一时间就反复正告立案庭那位女书记员的——不知是不是就是王继延审判长的那位助手?这个案你们可立不得!这个案一立,整个政治中国、民间华夏就热闹了!哪知六轮痞子诉状之后,不但来了最痞子的第七轮诉状,而且海淀法院好像简直就是严家开的,而且又立了一案——更加狗屁得臭不可闻的著作权纠纷伪案!把千千万万追魂仰圣者全都拖到了祭坛上!尤其忍无可忍的是,居然还挑着、选着日子——就跟方励之先生七七期内失败的三轮追思中我最后一轮策划的一模一样,偏偏就选择了今天!——

林昭姐姐:

"刀在口上也好,刀在头上也好,今天既然来了,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去考虑那么多的事!——59年前的今夜,您不就这样从北大十六斋东门饭桌拼成的讲坛出发,横下一条心,走进了那迷茫、深沉的、浓黑如磐的夜色里,向《星火》,向提篮桥出发的么?!

 

昨天下午四时左右,手机铃声响起。

     如我所料:中关村第一法庭!

     没容张江洲审判长插言,我第一声即告诉张审判长:

    "他(严正学)就是个贼!

"对于我,他只是个贼!以骗窃扼杀圣女精神生命的贼!——你们法院一拖都十五个月了…….在扭紧扣死他圣血淋淋的贼手之前,本案一切免谈!"

  接下来自然也同样如我所料,张江洲审判长再三解释:原告病在南方,这个病那个病……明天开不了庭……

…………………..

 

贼就是贼!刽子手就是刽子手!什么这个病那个病!——贼病!贼——刽子手恐惧!自北京医院至八五当庭,多少次我声声大骂"人渣!""老贼!",这个把林昭遗著出版基金两轮"空手道"得一文不剩的中国第一痞,哪次敢抬头?!

肯定有人把《中国的眸子迸飞在何方?——张志新大窪血土回归中华世纪坛记》传给了严正学。

 

权势纵容的圣女伟大精神生命祭坛上的又一痞子伪案!

竟择期开庭在59年前林昭自北大十六斋迎着刀口向提篮桥出发的四二二之夜的大白天!

清明后才续完的《中国的眸子迸飞在何方?》中,悲怆万分,忍无可忍,我已经有言在先:

"就个人而言,在必对国安诸君有所感恩但更必大有怨怼的、我势必公诸精神华夏的林昭遗著出版基金失窃/追逃案——21世纪倒行逆施的苏报案之中,君终将获悉诸多我不能不有所释放的大历史创痛或由此的感恩,乃至我不能不在法庭上整本整本地撕裂我命其名的《铁玫瑰园的中国纪念》,以让世人见证:

三千年第一圣,容不得5000年第一痞的贪婪、劫掠、伪诈与任何凌辱!"

 

在法庭庄严的国徽下整本整本地撕裂我命其名的《铁玫瑰园的中国纪念》!

彻底砸烂回龙观太上老君八卦园!

为复仇女神复仇,为我灵柩间三度拥吻的甘粹大哥雪耻!

言必行!行必果!

愿我精神华夏仁人志士兄弟姐妹共鉴之!



 

待续

以最悲怆的战斗纪念圣女林昭就义58周年!

为《一切,从59年前的今天晚上开始》序(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