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3月7日星期一

杨尚昆晚年谈毛泽东:多疑善变不可理喻(中央外宣多维网)

四五年月至一九六五年一月,尚昆在中央主任的位上干了二十年。尚昆曾,"中央是中央的事机构,掌握党的全部机密,把我放在个位子上,体了毛泽东对我的信任"。那么,尚昆是如何价毛泽东的呢?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张闻传记组组长张培森在二〇〇九年第三期《炎黄春秋》表的《尚昆一九八六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一文,透露了一些细节。比如,尚昆:"毛主席个人非常多疑,后来张闻天在莫斯科当大使,我想毛主席可能也有点怀疑。"另外,杨还说:"我们这个党后来'文化大革命'留有很多问题在也想不通,明明是毛主席讲过,他可以重新变过。比如瞿秋白的那个《多余的》,毛主席看了,也自跟我讲过秋白个同志是生,他文章写得很好。他那个意思就是并没有出什么党的秘密,或者他是叛徒。后来忽然不得怎么一下子他是叛徒。也是他的。所以他有些事情不知怎么搞的。"文全文如下尚昆同张闻天有着将近四十年的友,称得上是知己的友。二〇〇七年为纪尚昆辰一周年,我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一位同志打来电话带电视台人来采访我,约谈关于尚昆同张闻天的交往,于是从有关材料中找出了一份一九八六年尚昆的一次谈话记录次未曾公开表的谈话,是他当时应们张闻传记组行的一次谈话时间是一九八六年八月三十日,地点是北京三座公的会室。谈话由于有张闻天的夫人,同也是尚昆的老友刘英参加,共同的经历,共同的体尚昆谈兴一直未减,话题虽然离不开张闻天,然而实际涉及到党史上一系列重大事件。而谈话目前留下的就是份密密麻麻的记录稿。如今距离那次谈话多年,刘二老均已辞世仙去,参加谈话编辑组的同志也只剩下两人,我和编辑组组长萧扬了不让这得的谈话湮没,便根据记录整理成文。

上海期的张闻

我和天两个人是四中全会后一起从莫斯科回来的。他一回来就到宣部去了。天那的思想也都是受莫斯科训练的那一套,和王明差不多。我知道当时许多文件都是他起草的。因此在上海一段从他思想来是教条的。不过闻天在苏联算是学得最好的一个,最好的一个是他。一个是王稼祥。博古和我差不多,现卖。博古人很明,有捷才,善。而天是接触了实际以后才得王明套不行的。

四中全会王明是反立三路线上台的,但四中全会后所行的实际同立三路线差不多,不同的是取消了全国暴动计划,取消了行会。那甚至天也都没有认识农村包城市条道路,搞的都是以城市中心一套,那就是靠工、示威,搞"行集会"。那南京路上有个先施公司,我的人就去那儿先放个鞭炮,然后几个人高呼口号,于是行人便了上来。这时警察就跑来抓人,这样每次我都要被抓走一些人。工厂起来就是起哄,一个工打了人,就一个车间马上停下来。工会也是共党的。这样巡捕就来抓人。工厂的基础垮了。恢复一段后,手就又痒了。就性循

对这种情况天就有些感法不行。特是一九三二年他出席江省委会的一次讲话,他的种思想表得最明。那没有上海市委,江省委就是上海市委,我当是省委宣。当然,他当思想没有后来那么底。他得多的是从工作没有搞好个角度的,没有准好啦,太促啦。但这样搞不是个法,一点是提出来了。认为这样搞下去没有什么意思。

淞沪抗起来,上海有十三家日本厂同时举工,也是搞得轰轰烈烈的。因那些工厂都开在北,北被日本人一占,工人就都跑到租界上来了。工人都有国心,于是就组织一个工委会,持工人生活,就靠"民反"(全称"上海民众反日救国合会"一笔者注)在社会上募捐开粥。每天每个工人可以两餐稀。有一天宋庆龄人向我表示要捐两千元,那两千元可不简单,是光洋呵。但这时凯丰就主不接受,我就主接受。丰那中央,我在江省委宣科。我就去跟天商量,天也主接受。这样才把两千元接受了下来,那们还办张报纸,三天出一期。件事我们还公开表示感。当时为什么有人不接受,就是宋是第三党。那有个公式,第三种力即中派,他的欺性更大,比国民党要坏。是套的斯大林社会民主党那个公式。所以一段并没有完全脱离教条主,但是实际工作使得他得有问题需要考

所以他那自己的思想活同他文字上写出来的西,已开始生距离。他这时有几篇文章已可以看出有点想要正一些"左"的西,但是那个思想并不底。

中央期的张闻天、博古和毛泽东

天到中央区大比我早十天。我到了中央他正在做告。我一去就先向小超(邓颖超)到,她当是中央秘书长到后她就安排我住,我一看那个房里床,她告那是张闻天的。天回来一面就,你到啦!好好。并,我那(指在上海)跟你了句再,就是指的在呀。那段期我跟他住一起,在那房子里差不多同住了几个月。在中央区,起初是宣,我那是宣部干事。后来派我去党校(名字叫共大学)天是校,我是副校,不过实际他没有管。

编辑组同志张闻天本人在一九四三年《反省笔》中,曾经检讨初到所犯的反"明路线"错误,但申明自己当上并未想到了想要反泽东,而且指出直接领导反"古小组织"的是罗迈(李维汉)。应该如何看?反"明路线"我已到了瑞金。一段斗争我知道是博古发动的,策划件事我估也是博古。那个候博古叫总书记什么是博古起这样的作用呢?因在瑞金,起初明表很硬的,并不承认错误。那我同博古都住在一个楼上,博古是同云他两个住隔壁。看到明不承认错误,博古就有点慌了。因他已个斗争发动起来了,他不利那他不就台了嘛!于是就找了很多人同明去,去劝罗明,你一定要服从大局,不要子。后来明就承了,承是他的错误。当然后来整人个事是罗迈(李维汉),斗我已不在瑞金,但我知道罗迈一去区就组织了一个组织局,组织书记就是李维汉,可以说罗迈掌握了生。所以我估计这件事策划是博古,具体到整人是李维汉。至于文章嘛是天写的,他那思想没有完全转过来,当然那他也只能那写。

天同博古两个原来在思想上基本一致,后来慢慢地他两个就分开了。因博古持教条持得比较厉害,他到中央区后就把实际上从政治局的日常工作中排出去,叫他到政府当人民委会主席。我想当博古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把毛架空,你然是苏维行委会主席,但是按实际职务,具体的工作是在人民委会,也就是理那里。个完全是按照苏联的一套来套的。第二你张闻天在政府那工作,你就少管中央的事情。然而天同博古他两个那一直是有斗争的,思想也是有所不同。博古比个人突出,个人毛主席就他是生,他是生气重些,但生气也并不是一个不好的字眼。就是他比研究理个人的文笔是不的。他去政府工作,就恰恰他提供了一个独考中国革命实际道路的机会,特是同毛主席接近了。因此我转变的关是在遵一段。不毛主席起初也没有同他交心,是慢慢地才交的呵。因在他的子里,博古同洛甫是一条子上两个蚱。王稼祥去区去得早,我估毛大概多少把他的思想暴露的,首先是跟王稼祥。至于对张闻天,他是先得来的。不在瑞金他们这几个之并没有什么私人交往。那候反毛反得最害的是任弼。第一次宁都会恩来是中央代表团团长,恩来没有到,是任主持把毛主席撤掉了。所以毛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之前还讲,最后在中央区剩下的一个反他的就是任弼。(刘英插:他真是得清!)个人在方面是这样的。所以任弼如果他不死,"文化大革命"也非整死不可。我天那也从弼那里听到一些反毛主席的的,开始他也有一定的影响。弼时认为毛主席有些西不妥当,比如包括反他认为毛主席任,但是毛主席从来不认为肃反他有任。

我最近想,毛主席在瑞金也有没有"左"呢?比如说查田运,你们现在看看有个文件那是很"左"的,那是毛主席主持搞的呀。那时总的当然他不当,但是他做具体工作,他田运就是"左"的。(刘英插:我在于都第二次扩红,他直接领导我。他我的批对扩红的就。后来又来电话,要三天找出反革命。于是局就抓来一批人,硬人家是"改派"。我是得"左"的。后来是洛甫来了一封信,对扩红的不一定是反革命。我才把些人放了。)田运果是整了一批中,至于富早就没有了。那么在种高下就扩红红军一百万。敢不当红军呀?当然扩红是主要的,但是那的方式是不好的,事上等于抽丁,像国那里抽得就根本没有什么壮丁了。

动员到遵

征出表一篇文章《一切了保卫苏维埃》,我开干部会动员就是靠的篇文章。因为长征之前博古同李德他两个到军团是他第二次到三军团,第一次是打广昌(役)同彭德怀吵架那次。次他又来就到要突,就中央没有内部文件,就是张闻天同志有篇社,所以天那篇文章是代表中央的。不文章得很蔽,不懂得一点情况看不出呢。里要一个问题,关于篇社得上面有个令,令上写着"供干部讨论会用",所谓讨论并不是像这样,开个干部会,师团级县团级统统说清楚,没有那个事。那我是三军团政委,多是跟师长们说了,连团长都不知道。毛主席多次讲这件事,没有清楚,其实为什么一定要清楚才能走,部嘛,只要下命令就是

前方的同志(指征初期刘英所在的中央纵队一笔者)后那个"纵队"(笔者按:征初期红军按照李德的"设计",一、三两个主力军团左右两翼,掩着中纵队和中央纵队作"甬道式"的前尚昆所在的三军团着右翼的掩。刘英在当代号叫做"纵队"的中央纵队担任巡视员。)意大得很啦,甚至叫它"混账纵队"。前方有要等候两三天,才等得上你。三军团火的一次是湘江,因等中央纵队迟了一天。湘江一仗是同白崇禧的部打的,打得很苦,失很大。所以前方一些同志都怪你就是你把我了的。有一点,就是中央纵队的同志每人都手里拿着火把准走夜路,前方的同志一看他在那走就,因为军队里的斗部是根本不点火的。(刘英:不点火的。那些行李就全完啦!)

得是这样的,博古完之后第一个告的是洛甫,他总结长征前面一段,基本的西是毛主席的。因那个候他很尊重毛主席。毛主席他也比,从毛主席方面,我找你一个教条主义营垒的人出来打头阵。接着毛主席做了一个充的西,得比较厉害一点。遵那个文件也是洛甫写的。成立三人事小是在遵之后。不把博古拉下来,由张闻天代替博古,个是遵定了的。天的转变可以同他跟毛主席两个人在中央苏维埃政府接触有关。由于受毛主席影响,毛主席跟他了一些问题,所以遵他就站来了。我看大体上就是这样。但是遵如果要他王明整个路线错误,我看天下不了个决心。因为这有个共际问题。(刘英插:那大家都很迷信。)一段他同毛主席的关系是很好的。

关于会理会

会理会是在会理(云南)附近一个村子里开的。出席会的有林彪、荣臻,三军团就是我和彭德怀。我还记得就是在一个茅草棚子旁,也就是露天里开的。我那脚受了,是用担架抬着去的嘛。会理会主要是批林彪要毛下台,也牵连到几个军团。因从遵出来一段部就是走路,那个候怨言很多。一天走来走去,打圈子,也没有清楚究竟要搞什么,就是下命令。所以部得不得了。走的中我,我你,的力量大就跑得快。一军团同三军团碰到路上都不让谁

是干部团陈赓对军团杨成武那个大得很,就公开起脚来。因此可以那个候思想是很乱的。

种打圈圈情况下,很多人就跟洛甫反映这样不打仗又死那么多人,是不行的。对这种打法洛甫也不了解。彭德怀也不了解,因此也跟他,其彭不了解是最不高的。有王稼祥事方面毛有意,他又不跟毛直接,就跟洛甫,洛甫就跟毛,毛就脾气。会理会本来正式目是批林彪写中央的信,信是要毛下台,要彭德怀出来指。但是会上有人却出来张闻天到了三军团司令部,同彭了多少多少。我就起来作,我我是政治委,整天同彭德怀两个在一起,根本没有个事。张闻天没有到三兵。所以怀疑到张闻天同彭德怀联合起来反毛主席。根本是个冤枉,毛主席却一直深信不疑。我以毛同的疙瘩那个候就下了。不然什么明明是要批林彪那封反毛主席的信,果却又要把张闻天同彭德怀拉出来?那个会上非常紧张呵。

瓦窑堡的一

征到达北之后关于略方针问题党内实际是有些不同主的。那个候毛主席提出一个略来,就是要脱离北,占太行山,然后向绥远发展,背靠内蒙。他提么个划,好像就是在洛甫那个窑洞里,不是在毛主席那个窑洞。(刘英插。那开会都在洛甫那个窑洞。)大家都不成他个意。(刘英插:我得很害。)因此征彭德怀不愿意,林彪不愿意,都是从个地方来的。因都了解毛主席的意,就是要脱离根据地,那大家都怕脱离根据地。因走了一年多,好容易找到一个安身之所,又要走,怎么得了呢。

实际上毛主席提出的个主大家都不成。所以后来毛主席就改了。征是走一步看一步,瓦窑堡不是留了一个留守嘛。但他并没有放弃他那个意,后来是没有能按划打仗。周恩来、博古他就留在了瓦窑堡,洛甫没有留,是跟着我们过河的。战绩是很不的,占了很大一片地方,但是城一个没有占。正是候,国民党想要同我合作,博古有王稼祥他一起到了前方,于是中央在山西大麦郊开了会。后来决定回,就回到了西。可就有点不同的主了。

张闻天反泽东同江青

在延安我得毛主席最忌恨洛甫的一件事,就是反他同江青婚。我是看到洛甫写毛主席的那封信的,那毛主席住在凰山底下,他把瑞卿抓住写那个抗日游击战争的政治工作,他把个信给罗瑞卿看了,我看了。洛甫那个度很决的,不成他同江青婚。以后不是常毛主席开会就么,我无非是吃喝嫖中山能什么我不能?我看他最忌恨的是件事。那真正是中央的同志写信他表示的就是洛甫。(刘英插:他那是党的负责人,因好多老同志都有意。当在中央党校学的王世英,去在外搞情工作,江青个人在外桃色新太多,毛主席同她党的影响不好。中央写了信,信上名的一大串。天告我,这样他就写了个信毛主席送去了。毛主席看了信后把桌子一拍,老子就要同她婚,管得了,后天就。)

去有个传闻江青同毛中央有一个决定,不她参加政治生活。实际根本没有件事。第一中央不可能通过这么一个西,果真如此的,毛主席不要吵翻了?另外有一个旁,两年前我曾经问过陈云,我你那在延安既是组织,又是政治局委,你知道不知道件事?他根本没有那回事。相反他跟我么一件事,他曾组织的名找江青谈过一次,就毛主席人家有老婆,并未离婚,你要注意啦。江青便告了毛主席,毛就打电话给陈云,组织竟然管到我家里的事情来了。这时他已同她婚了,所谓结实际也就是那么回事。

正是中央开六中全会,前方不少人都去了延安。当我去看毛主席的候,江青从窑洞里出来,,毛主席,是个什么人呵?毛主席就!你问题问得很怪。,主席家里出来一个我都不得的人,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啦?后来没有几天就。我是吃了两次次就是请罗瑞卿他那一次,我知道洛甫那次没有去。

所以我得在延安恐怕件事是洛甫使得毛最火的,甚至于他可以系到王世英写的信也是洛甫在里搞的。后来他两个关系就越来越僵了。以后他洛甫的度就不是与人善的度,而是刺挖苦。所以他两个分道扬镳,搞得慢慢距离,恐怕是从征后期就开始了,不会理会后主要是走路,看不出什么明分歧。我说闻天同志一方面去是有些教条,另外一方面他确很喜研究理个人就是社会经验太少,很天真,太天真了。

延安期毛泽东张闻天关系的

中央的事情我也并不完全清楚,特是那个征中。我在延安当然是住得久,那我不是政治局委,但是我作北方局书记,后来整风时我当党组书记,所以政治局会我都参加。我以在保安候,天同毛主席关系是不的。后来我就到前方去了。我一九三九年回一次延安,那我就感得到不那么对头了。一九四年我回到延安,天当就只管宣的事他一般都不管。我看他那很苦,我去看他他成天在剪,他是很注意收集材料的。反正天那里我到了延安是常去串的。甚至于毛主席在延安讲过这样,意思就是你又不管,你又管不了事,你把着个位子不出来。(笔者按:张闻天一九四三年在《反省笔》中,六届六中全会期他就已向毛泽东提出要把总书记让出来,是毛泽东不同意提出问题;《笔》又申明,"六中全会期未把总书记职让掉,但我的方针还是把工作逐渐转移,而不是把持不放"。)天跟他去谈过一次,天跟我的,个事情我统统你,我不管了,一切听你的。毛主席当然欣然接受了。他就是要把都抓到他手里。

可以肯定,在延安一段或者在延安后期毛洛甫看法有一个很大的化。他也没有注意到他在遵拥护他的路线的。我得他洛甫有成。比如洛甫什么到晋西北去考?那就是毛主席了很多挖苦的,什么"言必称希腊",中国的实际一点不懂,没有调查研究,等等。实际上是指的洛甫,我都听得出来。所以那个候洛甫的情就很坏,自己就走了,走了个事情不是就更好了嘛!你毛主席一个人拿主意去,我离开了。候洛甫是不是也有点得我是一个党的负责人,你得跟我商量商量。从洛甫一方面来想有点得你毛泽东不尊重我。

"二十八个半"问题与"救运"

王明的印象一直是不好的,我知道。在莫斯科中大学习时王明的印象就不好。所以你要他佩服王明,那是根本不会的。所"二十八个半"完全是伯达他搞出来的。在延安"二十八个半"的候,他把博古、洛甫都算上。我就如果要算,些人都不能算。什么?因"反中共代表斗争"我在支部局,我就算一个反的。博古那时还在,不他已不在学校,那他在中国问题研究院。洛甫那到了色教授学院。他除了礼拜六来一来学校以外,其余时间根本就不来。他当既不是支部局的,又不是学校学生。所以那个事同他没有关系。救运任弼同志不成,是我听弼当面跟我的,他说这样搞不行。不有些正确主毛主席也拒。康生那个家伙坏透了,得斗柯施那一天要我中直学委会布置,我就提出有什么他是特?没有!就要开会,我就不成,我一个,邓发一个,李富春一个都不成。就去找康生,他是学委会(副)主任,个不行,斗了下不了台怎么?康生那个度糟糕得很,就说书记处决定了的,你照着行。我就去找弼,弼时说"我也不成",但表示他也无能力。果斗争会从下午两点一直开到七八点都下不了台。几乎所有的人都组织起来攻个柯施,其一点据都没有,就是什么看到你在街上戴个黑眼呵,又是怎么怎么啦,搞逼供信。后来主席在一次会上就到,你开那么的会干什么?康生你知道?康生却,是他要开个会,我就没有要他开。你看他又这样说话

得有个叫韩进的在延安审查时把他整得很苦。其实这个人是我去在上海,他被人抓去枪毙,但没有被打死。袋受了没有死就躺下装死。晚上一个的老看他有气救了他。以后稍微养好了一点就跑到租界上找到我,我还给了他几十块钱。延安整他时怀疑他是托派,还说他是日本人,实际都是康生那个"推比法"推出来的,因此就被关,当时举证说韩进是已枪毙了的。实际上康生那个候想搞老干部。中直机关就有十几个老干部上了名要准抓起来的,房子都准好了,我是知道的。就是因一关没有能攻下来,就得没有把握,康生就赶。如果柯施那个候乱扯一下,那就不得了啦。那个公堂,实际上就等于"文化大革命"的演,不很小。

党校搞出一个什么"旗党",也是康生搞的,他在家岭做大告,什么河南呵、湖北呵都是"旗党"。反正周理管的些省委都成了"旗党"。(刘英插:党校有个特支部专门些人的。)这时候就是真的这样整了的嘛!那时连钱这样的干部也整得很害呵,因为钱瑛是在南方局管组织工作的。周理那也苦得很呵。(刘英插:他不好讲话呵。)六届六中全会前,王明在外面曾写了个《三月政治局会议总结》,毛主席认为它是个纲领,非常火的。个事情那责备到了周理身上,所以干后期康生搞的那个"旗党"出来,周理是在非常困的境地,实际上是整周理。

我那住在山上,我吃都要走他,吃之前都要到他那里去看一看,我看他那很不好。但是那没有理也不行呵,国民党的一套也只有理能付呵。没有一个人可以代替理。整后期有人正式向毛主席提出,教条主批判得差不多了,应该转向批判经验。毛主席不成。所以毛主席个人,他全部是在矛盾中活下来的。但是基本的是要保存他,所以史上了他,他都得清清楚楚。

关于高事件

毛主席个人非常多疑,后来张闻天在莫斯科当大使,我想毛主席可能也有点怀疑。因那个候当(苏联)大使的就有张闻天和王稼祥,而在王稼祥当大使张闻天当大使苏联政治局对张就比王要重格要高。你(指刘英和张闻天)回来共政治局委员请吃了,送了西。(刘英插:莫洛托夫他是杰出的外交家。)当然洛甫同志都如实报告了,他并没有隐瞒这个。就又系到你张闻天是苏联培养出来的,王稼祥也是苏联培养出来的,什么你就比王稼祥要好?所以什么高的事情也把张闻天扯去了。你(指刘英)大概不知道吧。(刘英答:知道。不是也检讨。因他去看他了。)我看里有个我不知道的内部毛主席的想法问题。其实张闻天他去看高有什么关系呢。(刘英插:就是。他同高北一起工作,从国外回来自然去看他,当时还不知道他出了问题呢。)因有个法,那个候集中力量反少奇,反对总理,也可能个是毛主席的意思,因毛主席后来看到形,他就反。反正他少奇同志既得他是党内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他又得有些事情没有经过他(刘英插:意思就是把他架空了),他有意的。后来问题慢慢就搞得复了。那召开的财经议实际上是高岗发难对总理;同召开的组织工作会漱石发难少奇。两个会议实际上都是高在里搞的。高不是提出中国的列宁问题解决了,斯大林问题没有解决。所以要当斯大林。毛主席那都知道他些活

所以毛主席不就着瞧嘛,就试试他那个"中央流当主席"大家成不成。高事件已生了,这时毛主席要到杭州去,走之前在怀仁堂开了个会,就提出"流做庄"问题果没有人成,都不西。所以开完会之后毛主席就上了,是我陪他到杭州去的。

那个会开完以后,高就找到云,什么反"流做庄"?你应该赞成呵。云就个不行嘛!你看哪一个呵?高,你一个,我一个。云就问题重,就告了主席。所以这时主席就非常注意个,你是他的么!高岗对小平也了。小平那,咳!都挂了像的嘛!你在些像里找么,其他人都不够资格。那不是有几大书记么,毛刘周朱,你看只有在找么。所以以后高就不敢找小平了。小平就告了周理,周理就跟毛主席了。所以毛主席看中了小平同志政治上害。

山会

天当大使从苏联回来以后他同毛主席讲话就不投机了,他很少去,毛主席也不大他。山会议时我知道天同志想同毛主席一次,但毛主席拒了。山会是突然一下子了的。会本来是要反"左",就是反那个候的"左"。按照少奇的,就是叫做"成绩说够,缺点透。"所以上山的候大家都是从反"左"一方面考的。不是写了个"要"么,那时乔没有去,由我牵头找了几个书记先写了一段。彭德怀个信一去,主席并没有上表。那很多拥护彭德怀这个意华东组表示成彭德怀的意有西南也都得彭德怀讲得有道理。伯达个家伙不是个好西,他就"唯我彭大将",就是只有彭德怀讲这

个信当并没有印,但是毛主席找了几个大区的书记都去看了。毛主席一听个会上方向了,得好像是着他了,他着急了。所以就决定,就把个信印了。彭德怀后来不是么,我是写你的信,你什么要了以后就在我住的那个招待所后一个饭厅里开了个会,个会上毛主席就牌了,们说彭德怀这个主张对,那你就把王明回来,我去打游去。脾气了。彭德怀也太硬了,就站起来,你不要煽这时毛主席色就很看了。这样一下子就转过来了。

后来突然一下又来了一个事俱部。事当初坏就坏在瑞卿上,李、田家英有吴冷西几个在一起从一个什么地方走出来,本来没有事,却碰上了瑞卿,他就有些紧张,赶拐了个弯,其何必那么紧张呢。瑞卿个人是搞保工作的,警惕性高得很,上就去告了毛主席,就成了事俱部。至于张闻天、彭德怀住的是一个大院子,靠得很近,吃好像在一个食堂。当然彭德怀要写信毛主席个意思张闻天是知道的,张闻天在华东组讲话他也同彭德怀说过,彭德怀是支持他的。可是你想想看几个政治局委员为什么不可以交?你去不是也说过可以交,而且彼此要做工作么。如果政治局委统统不敢讲话,那怎么能行呢?

我那不是在么,从毛主席那次讲话以后,那些小言都统统提出要求收回。天那个记录还是我他送去的。后来天自己打个电话给我,他因看到形,要求把它收回。我说这问题我决定不了,你是政治局委(笔者按:八大后张闻天已是候政治局委),我问问少奇同志吧。少奇,就把它收回吧,算了,不要印了。少奇同志那个实际上有一套比正确的思想,以后就不敢了。少奇同志也是怕个事情。他去找讲过,他要木去跟主席说这个我无如何不能代替你,你要,你去,我不能。后来写决候我几个人商量,如何不能写成个"反党集"呵,你木也是在呵。后来是毛主席要他写"反党集",特是有个"事俱部"问题出来后,个就非"反党集"不行了。所以木也是非常心地写那个西。事木基本是同意彭德怀的。

山会以后天在科学院写的很多西,都是经过毛主席的,毛主席根本理都不理。那候我不是有也跑到你(指刘英和张闻天)那里去看一看么,去了我要跟他告,不然将来又我是如何如何。毛主席,他怎么?我绪还好,他在做研究工作。他那不是常跑国际书买书么。他那是坐下来搞研究。从那以后他就是一落千丈,个中间实际扯着一个高、一个彭德怀这些案子,毛张闻天在后都起一定作用。反正我看他对这个事情是深信不疑。

"文化大革命"前一些情况

们这个党后来"文化大革命"留有很多问题在也想不通,明明是毛主席讲过,他可以重新变过。比如瞿秋白的那个《多余的》,毛主席看了,也自跟我讲过秋白个同志是生,他文章写得很好。他那个意思就是并没有出什么党的秘密,或者他是叛徒。后来忽然不得怎么一下子他是叛徒。也是他的。所以他有些事情不知怎么搞的。

武昌会候,毛主席是正式交了的呵,是交刘少奇的。但是他实际并没有交呀。他个交就是政治局会他不到了,因他那精力有限,一天躺在床上,但事上什么事情他不同意,你都得推翻。他不是那个小平同志有意么,小平同志封他么。他以前岗时提出北京有两个司令部,有个独立王国么,的高。后来"文化大革命"前他就提出来另外搞个委,另外搞个书记处委他是搞成了,就是把余秋里,有林乎加他们调来,把李富春架空。李富春这时也知趣,就写封信我不管了。把全部事情都秋里去管,余秋里当然是尊重李富春的。当他提出另外一个书记处候,当然小平同志不好讲话。周理就个恐怕不好吧。那个候他想什么人当书记呢?他就想陶。所以以后什么陶是刘少奇到中央来的,这对于刘少奇来,确是个大冤枉。

上海会议时提出来他要挂"我是小平是副。"这样刘少奇到哪儿去呵。所以开完会回来,大家都议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呵。当然也不好去啦,不彭老了他,你不早就挂了么。另外他还说李富春怕鬼,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有一段又把李富春搞成常委,没有搞几天就又不行了。之主席后来弄得没有章法,都不知道他要搞什么。

"文化大革命"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因我关在里,什么也不知道。"文化大革命"不是听毛主席他认为"反周必乱"么。我看他那个一点看得非常清楚,没有一个人帮他支撑那些事情不行。你叫毛主席当理他当得了?(刘英插:当不了!)所以于周他是子:一方面个人也不那么听他的,但另一方面又得没有个人不行。而周也善于在个中间调和。我们过去不是周是不倒翁么。周在"文化大革命"中确是一个梁柱,如果没有他那就不得了,没有他个和稀泥,那就不知道国家将会是个什么子。(刘英插:后来不是毛也不信任他了么?)不信任也没有法,不信任哪一个搞得了呵?你康生搞得了?王洪文想当理,但是王洪文也好,也好,都不行。所以"文化大革命"后期毛他自己也这样下去不得了。当然他自己最后天了,子也就只有让给后人了。

"文化大革命"中我他刺激最大的是林彪事件,因认为林彪是一直拥护他的,是他一个比的信徒。林彪居然干出谋杀手段,他刺激太大了。所以林彪事件以后所有老的他都不相信了,就相信王洪文、、姚文元,当然有江青。所以后来就反常反得极端了。

(关岭 编辑


——朱学渊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