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3月5日星期六

城破空:一场混战,中南海乱套了



任自强、孙海英等一大批微博大V帐号被关,显示言论空间的进一步抽紧。电视认罪持续进行,从维权律师到香港书商,一再被示众,显示文革式政治的回归。中共出台新的"反恐法",居然把非暴力的异见人士也列入恐怖主义范畴,以至于,美国、加拿大、德国、日本和欧盟驻中国大使,分别写信给中国公安部长,提醒中共,走得太远,应悬崖勒马。

看来,北京那边的事情,越来越离谱了,左得离谱了,让中国进入了一个新荒诞时代。这是习近平主政的时代,这一切,当然要归结到他的头上。如果说,习近平本来就这么左,当然,事情就能得到最简单的说明:中共出现了统治危机,为了保党、保政权,无所不用其极。但真的有那么大危机?随时都会倒台?外界还实在没有多少人看出来。

如果说,这一切,是因为权力斗争。那么,习近平的权斗水平实在太低,低于其党内政敌。习近平反腐、打虎,可以赢得民心;但反右、镇压自由派,绝对失去民心。二者相减,等于抵消。

通常而言,在党内抓权,需要比赛左,谁左,谁就能得势,因为,越左,越证明他维护党的既得利益,越能得到官员、党员的拥护。这也是笔者经常讲到的黑社会原理:谁对外越狠,谁就越在黑社会里有地位。中共党内生态,等同黑社会生态,个个比凶斗狠。

如果说,习近平是基于这样的出发点,与党内政敌展开左倾比赛,也已经做得太过。不要说得不了民心,恐怕连党心都得不到。因为,这毕竟不是毛泽东时代。过去四十年,党内经历过集体领导,党外经历过改革开放,如今又是互联网时代,人类已经迈入二十一世纪。企图借助毛泽东那一套,搞天下一统,让毛时代还魂,实属缘木求鱼,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如果是为了讨好毛左派,习近平必须明白,毛左派绝非中国社会的大多数,而是极少数。只须到网路上看一看,数一数,计算一下那些赞同和吐槽的帖子,就明白无误了。当然,不是去数那些经过网警封杀和删除后的帖子、以及那些被五毛党和自干五等水军灌过水的数字,因为,那叫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人称"任大炮"的任自强,近期因炮轰"官媒姓党"、招致官媒群起围攻而轰动海内外。问题是,任大炮是最后一门大炮吗?如果是,如今被熄火,当局或可获得暂时的清静,但并不能说,政权从此安稳。如果不是,任大炮之外,还有王大炮、李大炮、张大炮……当局将防不胜防,以至于,疲于奔命。这只能让人联想起崇祯皇帝最后的日子。虽夙夜在公,殚精竭虑,力图王朝中兴,却终未避免覆灭的命运。

电视认罪,愈演愈烈了。维权律师,一个接一个。香港书商,一次又一次。而且,不仅在北京央视,而且在凤凰卫视,中共安插于香港的红色卫视。港人的观感,首先是视觉冲击,红色文化的入侵。

而北京此举,意图解释什么呢?关于书商桉,不是绑架,而是"投桉自首";不是劫持,而是"以自己的方式回到内地";不是英国公民,而是"马上自愿放弃"……越描越黑,欲盖弥彰。手法如此拙劣,水平如此低劣,作为当权者或操盘者,水平低得见底了。

权力斗争,一场溷战,中南海乱套了。最大的看点,是王岐山。北京市委属下的千龙网,痛骂任自强:"一个半夜三更喜欢给领导打电话的任志强,究竟谁给了他跳出来推墙的勇气?……妄图通过资本控制政权,走西方宪政之路。"一句话却骂出了一个大秘密:任自强的后台是王岐山,敢于反腐、勇于打虎、有"当代武松"之称的王岐山是改革派、推墙派、宪政派。

同时曝光,千龙网的后台,就是江派死党、主管意识形态的刘云山。于是,第二天,王岐山就部署中纪委巡视组的工作:今年巡视32个单位,首当其冲的,就是刘云山主管的中宣部。中纪委对上中宣部,王岐山对上刘云山,这就是中南海的左右搏击、高层的左右之争。绝非单纯的权力斗争,还有明晰的路线之争。

从去年到今年,中纪委对中宣部的阵地,动作不断。尤其针对三大主要党媒, 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例如,在反腐的名义下,央视的多名男女主持被抓,该台财经频道负责人全部沦陷。人民网的总裁、副总裁被抓。最蹊跷的是,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总编受到通报处分,仅仅因为六千多块钱的公款消费?显然不是,而是王岐山对这名极左总编的敲打和警告。

对王岐山而言,时间紧迫,处境危险。如果不能赶在十九大之前(2017年),解决威胁大局的江派和毛左派,那么,十九大之后,王岐山到龄退休,就极可能遭到江派残余和毛左派的疯狂报复。他们对王岐山的痛恨、仇恨,经由千龙网的发泄,已经表露无遗。而这还只是他们痛恨、仇恨的冰山之一角。更大的痛恨、仇恨,在水下,在密室。


(原载于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3月2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