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3月21日星期一

《动向》长短论:源自五十年前的红卫兵脾气

2月2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宣布关闭任志强的微博账号;称该微博账号持续公开发布违法信息,影响恶劣,已责令新浪、腾讯等网站关闭。与此同时,还以误导公众、扰乱社会秩序等为名,关闭了影视演员孙海英、学者荣剑和城市问题专家罗亚蒙等人的微博帐号。此类事件并非初次,只是这次动静更大而已。
三年来,他们封网封博,打压维权律师,罗织罪名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凡是符合人类文明潮流的东西,都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必除之而后快。凡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的东西,就成为他们手上的香饽饽、甜点心,必大胆尝试、推而广之;如跨境抓捕、电视示众等等。更荒唐、更邪恶的是,居然搞出一个"妄议中央"的罪名,并以正式文件下发。在罗织罪名上,他们已经超越了毛泽东,在恐怖的手段上比毛泽东更精致、更隐蔽!
如此这般,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三个"自信"到抨击普世价值,从"七不准"到跨境抓捕,令人眼花缭乱,看不懂是什么套路。于是评说纷纭:道路自信、一盘大棋、宫廷内斗、大权独揽、回归毛左。且不管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干什么都得讲个规矩章法,岂能八方树敌、自相矛盾?这种毫无章法的做派,不外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超级高人的超级谋略,非神人不得而知;而毛泽东式的神人五百年才出一个,这种可能几乎等于零。另一种可能只会和秉性有关而不是其他,所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这种让人想起"红八月"的秉性,说穿了就是红卫兵脾气。五十年前的八月,正是红卫兵脾气大发作之时,他们成立了若干司令部、战斗队,抄家打人、挂黑牌、批斗会;路名说改就改,领事馆说烧就烧,毁文物砸古迹,抓人游街示众……这种无法无天的野蛮暴力,被他们美其名曰"红色恐怖"!
1966年的8月,他们以纠察队、司令部的名义,发布1号通令、2号通令、3号通令直到N号通令,这些通令不外是只许规规矩矩,不准乱说乱动,谁敢不听砸烂谁的狗头之类。如今他们以最高当局的名义,发这样规定那样规定,讲的还是不准乱说乱动,谁不听就吊销你的执照、敲你的饭碗,甚至送你坐牢。
1966年的8月,他们以纠察队、司令部、战斗队的名义到处抄家,房主被赶、房屋被封或被占,被封的家门上,无一不是贴上红卫兵各路司令部的封条。如今他们以国家的名义,封微博、封微信,封图书。只是把当年的焚书改为下架。
1966年8月,他们以纠察队、司令部、战斗队的名义,到处抓人挂牌批斗,四处抓人游街示众,如今他们利用公众媒体平台,以认错的名义电视示众。
红八月半年之后,谢富治搞了个《公安六条》,为红卫兵的野蛮暴力提供法规依据,并把"以言治罪"、思想犯罪制度化、法律化,成为打击异己势力的方便法门。如今,就有了"妄议中央"为党规所不容,成为一个新罪名。如此法规,其目的说穿了,不外是"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五十年前如此,五十年后亦然,其政治理念并无多大进展。
眼下,在各级党政机关里真还有不少人就是当年的红卫兵,甚至就有"红八月"的参与者,身上有红卫兵的脾气一点都不奇怪。对于红卫兵干的坏事,有良知的人多有反思,而红卫兵观念上的毛病能反思者就不多了。尤其是文革成为禁区之后,几乎就大而化之、不了了之。红卫兵毛病的养成其实和前三十年的教育、和文革种种恶行有直接关系,所谓"喝狼奶长大"的一代人。当人们把文革反思作为禁区、认为前后三十年可以并行不悖之时,其实是把是非善恶混为一谈。于是骨子里的恶就不断地膨胀,使我们面临着文革重演的巨大风险。文革是否会重演,根子不会在戚本禹这种文革遗老那里,而在红卫兵这一代人身上。因此,在文革五十周年之际,研究文革、反思文革就成为我们不得不直面的问题。-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3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