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3月8日星期二

梁京:"十日文革"的启示

com
梁京谈"十日文革"的启示。(粤语部制图)

上周,对任志强的围剿嘎然而止,人们开始明白,习近平发动的文革被他的"同志们"制止住了。于是,"十日文革"这个新词不胫而走。我相信,"十日文革"有可能成为当代中国政治发展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重大事件。虽然尚无从知道习近平的文革是如何被制止的,但这并不妨碍从这个重大事件中得到一些有意义的启示。

启示之一,在这个"微信时代",政治领导人要带领一个国家去自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言论自由对于维系现代社会存在的至关重要。

正是在空前开放的信息环境和比较自由的话语环境下,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不敢乱开杀戒,他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轻易开杀戒无异政治自杀。

习近平的梦想是,一方面不乱开杀戒,同时又完全占领"意识形态阵地",让人不敢随便说话。问题是,只要当权者不敢乱杀人,就很难不让人说话。习近平像唐吉哥德大战风车那样契而不舍地追求管制言论,结果是把上上下下搞得人心惶惶。这样的政治生态,破坏了所有人对未来的预期,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是致命的伤害。没有这个大背景,就不能理解习的"同志们"为什么终于在两会前出手,否则,此次两会将会带来比"春晚"更大的政治灾难。

启示之二,习近平出了这么大的错,闹到如此荒唐的地步才被止住,说明要改变黑格尔所说的中国人的"皇帝信仰",实在不容易。

包括笔者在内,很多人虽然对习近平的种种离谱言行很难接受,但都不大相信他的文革冲动能被某种非强制性的手段制止。有人甚至预言,此次习近平丢了面子,意味著中国必将陷入一场血光之灾。现在看来,中国人的皇帝信仰,不仅对国家不利,很可能对"皇帝"自己也不利。 这种信仰既能让皇帝忘乎所以,也能让皇帝骑虎难下。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习近平此番与"同志们"摊牌,既有恼怒,也会有某种卸下重负的轻松。

启示之三,习近平文革的流产,不等于"新凯撒主义"没有可能。

习近平的文革十日而终,说明用毛泽东的文革手段治国,不能救党,更不能救国。那么,十日文革是否打开了中国政治改革的窗口,意味著中国自由主义者春天的到来?对此,我不敢乐观。

我认为此次高层与习近平摊牌,主要是为了防止翻船,防止大家同归于尽,而不是因为有人想取而代之。想当皇帝的人虽然很多,但现在的皇帝不好当,尤其是江、胡留下了很多问题,习近平不但没能解决这些问题,又制造了不少新问题,接这个摊子不容易。越是局中人,对此看的越清楚。

中共的这个困境是否给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带来了机会?有人确实这样看,但我认为中国的自由主义阵营并没有准备好,实际上习近平的一个大错就是夸大了自由主义阵营的力量,也夸大了"国外敌对势力"的力量,他以为这样可以帮自己树威,但这样做反而带来了非常不利的结果。

习近平从普京那里看到了搞"新凯撒主义"的机会,我认为他并没有看错,冷战后西方一系列重大失误导致的世界格局,确实给"新凯撒主义"带来了机会,连美国自己都出现了这样的危险。但"新凯撒主义"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搞成的,要搞成不仅要有机会和运气,也要有一定的本事。习近平的挫败很大程度是他的知识和能力不足。

那么,习近平的挫败给中国的政治发展提供了什么机会?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但习近平没有被"废黜"增加了我的希望,那就是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理念,有可能推动中国政治文化的更新,推动法治的成长。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