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高新:邓小平府上邓榕一手遮天

m0211-gxp.jpg
邓小平的三女儿邓榕(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榕名、权、利样样都要》中已经向听众们介绍了在邓小平去世的前一两年时间里,俨然以"太上皇"代言人自居的邓三公主邓榕赚了钱,得了权之后,又进一步在个人的知名度上下功夫,成功地利用世界媒体对邓小平的健康状况及留世时间的关注及台湾、港澳、日本乃至美国政坛对"邓后"的担忧,靠她的"自家新闻"使得全世界所有关注中国问题者一时间似乎只知中国有邓榕,而不知还有江泽民和李鹏。
自一九九五年一月邓榕首次打破沉默,接受了美国纽约时报记者采访后,一方面陆续接受西文记者的新闻追踪,一方面开始其世界旅行。虽说旅行的目的旨在推销她那本"女儿歌颂父亲"的著作,但推着推着,她自己也发现最终效果是推销了她自己。比如她在美国的记者招待会上谦虚地表示了一句"我不是电影明星",香港的《大公报》立刻有感而发,刊文称邓家三公主"不愧是新一代的政治新星"。
于是,就好象一九八九年四、五月间的北京天安门广场上,一批大学生在外国记者的照相机和摄相机面前无法控制自己的兴奋之情一样,邓榕似乎也开始走火入魔,在记者面前越来越口没遮拦。对此,许多评论或认为邓榕是在向海外媒体玩障眼法,或认为邓榕在首次接受海外媒体采访后受到江泽民等人的报怨,因此才在后来的接受采访过程中一再改口。
在当时的统治集团内部,虽然邓小平的身体健康状况属于"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但包括江泽民在内,也确实对邓小平到底还有多长寿命没有一点把握。因此,中共所有政要在那几年里只要被问到邓小平的身体情况,一律是按照江泽民的口径:"九十多岁的人了,身体还算健康"。其实,只要邓小平活在世上一天,这句话就等于没说。
当时曾有中共官方媒体报道说,中国大陆"科学气功"界权威人士,海军医院少将副院长冯理达女士(冯玉祥将军之女)曾经用她的神功治好了邓榕父母卓琳女士的腰病,甚至在已故元帅聂荣臻的抢救过程中靠此神功为聂帅延缓了死亡时间。但即使如此神功确实存在,也并不是法力无边。从陈云的病危抢救过程看,前后持续了两个多月,其间即使全部是气功的作用,那么这种神功的效能也只是区区六七十天而已。至于邓小平到底是把自己的寿命延续到了陈云的天年之后,是否也靠的是冯理达女士的神功,外界就不得而知了。
而在当时那种对邓小平的身体状况和存世时间连神功师都不能打包票的前提下,邓榕又要借外界对此事的关心彰显她的"外交家才能"(美国《侨报》语)和"一代政治新星"风范,那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完全跟着感觉走反而能收到跟着中央口径走而收不到的突出其个人的曝光效果。
当时海外曾有报道说:邓毛毛是邓小平的代言人的事实,在海内外已经是人所共知,而江泽民和李鹏等"第三代领导集体"成员要想就任何问题讨得邓小平恩准,必须由邓毛毛或王瑞林"转达"的事实,也早已经不是秘密。而外界闻所未闻的内幕是:人们长期认为对邓小平的政治决策、人事任命等问题, 能够直接起到重要影响的邓大公子邓朴方;在中共政坛表面上行政职务最高的邓楠(当时还只是副部级)等, 在其父王面前都已经做不到"知无不言"了。至于邓家的"外姓人"----即女婿、儿媳之类,就更谈不上"影响力"了。
但邓小平去世之后笔者曾听到一位常在邓府走动的神秘人士透露,来自邓小平家乡四川省的一位重要官员想就"个人问题"打通老邓的关节。此人曾与邓朴方过从甚密, 虽然进邓府不是非常容易,但进邓朴方办公室却从来不需要事先通报。可是,即使凭着这样的"铁哥们"关系,一向比较重义气的邓朴方却支吾了半晌才吞吞吐吐地反问:你过去同毛毛也有过交往,这事为什么不设法在毛毛那里疏通一下?这一个小细节,足以说明当时的邓府上是三公主一手遮天。
这位知情人士还介绍说,当年的中国共产党政权是邓小平一手遮天,而邓府上则是邓毛毛一手遮天。特别是邓小平南巡直到去世的那五年里,邓家上上下下都只服从邓榕一人,包括邓小平办公室主任王瑞林要面见邓小平也必须先向邓榕通报。
而当年的三公主邓榕之所以能够在邓小平的五个子女中"出类拔萃",有她"天赋"的因素,也有她阅历特殊等方面的原因,决定了邓小平对她特别偏爱。
接近邓家的人士分析说:邓榕天性活泼,自幼能歌擅舞,既能让母亲怜爱, 又能讨父亲欢心。与她相比, 另外四个子女则显得或"愚憨"、或"木讷"、或"呆板",都不能象邓榕做到的那样,事事处处都让父王笑在眉梢,喜在心头。
所以,在邓家子女都还少不知事的年代里, 邓榕即已经开始奠定她在邓小平眼中的特殊地位。
另外,邓榕的"天赋"还表现在她的交际才能上。对于这一点, 邓榕生怕外人不知或知之不详,所以她自己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借周恩来之口, 为自己大做了一番广告。至于当年的周恩来是否真得当面说过邓家三女儿是邓家的"外交部长",当然是死无对证的事情。由着她邓榕煞有介事地"回忆"就是了。
也正因为邓榕具备这一"天赋",所以邓小平才在中美刚刚建交时,就特意安排邓榕和和她的丈夫到中共驻美大使官当了一任外交官。邓榕自己的公开职务是"三等秘书", 丈夫的职务是"武官助理"。
自邓家开此先例后,当年的中共高干子女,也就是如今人们习惯说的"红二代"们曾掀起过一阵"驻外热",当时,市场经济还没有在大陆兴起,大陆驻外的各种公司还不象如今这样时兴,所以如陈毅、陈庚、 薄一波、余秋里等一批中共元老的子女中,都有派到中共驻外使馆工作的。 而这些人因为出国前大都没有过外事工作的阅历,所以一般都喜欢以武官、武官助理身份驻外。
当然,这些中共元老的子女在选择派驻国家时, 也很自然地根据其父亲的地位和权势排座次,邓小平是对外开放的"总设计师", 所以他的子女自然挑选世界第一经济、政治、军事大国。而其他元老们的子女如果也想到捞到驻美使馆的美差, 则是非常知趣地排在邓家子女之后。
在美数年,邓榕自己的英语虽然学了一些,但远不能拿上台面。不过,中学就被送到美国读书的邓榕独生女儿羊羊却因此打下了良好的美式英语基础。一位见过羊羊的美国记者说:那位十几岁的小姑娘,英语说得美国味浓极了。
有了这番"外交官"经历后,骨子里十分崇洋媚外的邓小平对邓榕自然更加器重。与邓毛毛相比,邓家子女曾有出洋经历的还有二公子邓质方。但是, 邓质方当时毕竟只是一介书生,其留学经历无法与邓榕的"外交官"经历相比。
凡是具备外交、公关才能者,其基本素质就是善于"察颜观色"和"投其所好"。那么,邓毛毛平时在家里处理兄妹关系、父女关系时, 也会自然地把自己的"外交手腕"运用自如。
除了上述原因而外,邓毛毛还有一项本领, 就是在过问邓小平健康状况时,比其他人"内行",因为她曾有过学医的经历。
这一切,决定了邓小平在自己亲人当中物色秘书人选时,只有邓毛毛"当之无愧"。邓小平与外人谈起他的三公主时,曾不止一次地夸赞说:她是我们家里的"全才","里里外外一把手"。
虽然邓小平仅仅是引用了一句戏文,但邓毛毛是邓府上的"一把手"是邓家其他子女虽然多少有些不服气,但也无可奈何的事实。
邓小平在批判林彪时曾经说他最反对让自己的老婆当自己的办公室主任。但到了自己的晚年,他虽然没有让卓琳当自己的办公室主任, 却让亲生子女当了自己的政治秘书。不过,当年江青任毛泽东的秘书、叶群任林彪的办公室主任,都是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和中央军委正式任命的。而日后的邓毛毛的秘书身份却无需正式任命。至于她领工资的单位,解放军总政治部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的负责人都搞不清楚。而邓毛毛则是对外宣称她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挂职,出任党代会代表和全国人大代表时却又占解放军的名额。
如此说来,邓小平在所谓"组织原则"上,还不如毛泽东和林彪"本份"。
毛泽东在世时不止一次地夸耀自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但他在"组织"问题上却从来要讲个"手续健全"。除了前面举的江青的例子, 比如毛泽东想调他看中的列车服务员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便由中央办公厅专门下发一纸正式文件, 郑重其事地任命张玉凤为"毛泽东主席政治秘书";他想让自己身边的另一个年轻女子"积极要求进步",便在"百忙之中"拨冗为她修改"入党申请书"。
而比起毛泽东的所谓"组织原则",邓小平的所做所为的确是"敢于打破条条框框"。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