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刘瑜:民意与伪民意


在我听到的各种为大跃进辩护的言论中,有一类是这样的:当时人民的积极性很高啊,大炼钢铁一拥而上,人民公社热火朝天,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那是民意!  

  对,还有人在给大跃进辩护,话说这是21世纪。  

  同理当然也可以运用于反右,文革等。如果我们能穿越时空隧道,跑到195710月的中国做一个民意测验,问民众要不要引蛇出洞揭批反动右派,测验结果多半说是"要"。或者穿越到19671月去做一个民意测验,问民众应该不应该修理"走资派",给他们戴高帽游街批斗,估计民意也会万众一心地说:应该!岂止"应该",他们还会在调查表里找有没有"再踏上一万只脚"这一选项。

  不奇怪。1936年到苏联去,大清洗也是民意。1939到德国去,打波兰也是民意。

  现在,假设我们是一场选美大赛中的裁判。主持人指着台上光芒四射的美女宣布:"你们有三个选择:你可以选择A,或者A,或者A。"  

  哇,琳琅满目耶。

  什么?你想选择B?好的,谢谢你选择A。什么?你想选择B?好的,谢谢你选择A

  有一种民意叫伪民意。在一个多元意见、选择自由不可能的环境里,民意只能被认作是伪民意。即使它是真民意,你也无从知道它是不是真民意。

  伪民意未必是假民意。它未必是数据舞弊,比如把35%的支持率用橡皮擦擦掉,改成95%。它也未必全然是政治恐吓的产物,虽然恐吓往往是其要素之一。在特定时刻,人们可能是真心地想要大炼钢铁、搞人民公社、支持大清洗、支持军国主义。1958年,当公社社员坐在堆出来的麦地上拍丰收卫星的照片时,观察他们脸上的笑容,笑得那可是货真价实。1966年,当红卫兵们将皮鞭抽向地富反坏右时,他们眼里的熊熊怒火,肯定也不是伪劣产品。

  鉴定民意的真伪,标准不在于民众选择的那一刻是不是真诚,而在于他们在形成意见时讨论是否自由、观念可否多元、信息是否充分。没有自由讨论基础的民意,就像一年四季只吹西北风的树,长歪了毫不奇怪。如果美女A盛装在镁光灯下从观众面前惊艳地飘过,而美女B只能带着口罩站在舞台后方黑漆漆的角落里。就是百分之百的观众百分之百真诚地选择了美女A为选美冠军,那能说明什么呢?说明那个镁光灯质量不错,以及那个口罩还挺严实。

  最近我读到一篇关于"中国人民主观"的文章,就给我这种印象。这篇文章告诉我们,调查显示,中国人的民主观是"家长式"的,而不是"自由式"的。也就是说,在中国人看来,领导为老百姓着想,那就是民主了,民众自己犯不着参与到政治决策过程当中去。民众自己参与到决策过程中去,那是"自由式"民主,咱们不吃那一套。

  既然是民意调查的结果,那数据肯定错不了。问题在于,如果被调查者天天生活在家长式民主里,每天听到的都是家长如何可亲可信可敬,却从未见过其它式民主长什么样,信息不对称不充分,这样的调查能说明什么呢?你说,让你选你爱吃猪肉还是爱吃恐龙肉,你怎么选呢?

  小说《美丽新世界》里,福特纪元的统治者发明了一种"睡梦教育",就是在本国人民睡着时不断地向他们广播重复信息。比如,"苹果是个坏东西"、"苹果是个坏东西"、"苹果是个坏东西"……等睡梦中的人们醒过来时,他们会伸着懒腰揉着双眼,喃喃自语:苹果是个坏东西。

  当然制造伪民意不仅仅依靠宣传,还可以依靠贿赂:凡是选择A的,可以得到夏威夷浪漫之旅机票两张哦。还有煽情也很重要:从前,有一个美女叫A,她来自于一个贫苦家庭,而另一个丑女叫B,她的爸爸叫李刚……  

  19539月的政协会议上,梁漱溟发言批评政府的农村政策,说工业化大刀阔斧,农村却被忽视,毛主席听了很不高兴,说梁是野心家、伪君子、以及"用笔杀人的杀人犯"。不知好歹的梁漱溟较起真了,非要把事情讲清楚,说要看看毛主席有没有把话听完的雅量。毛主席还没彻底表态呢,台下群众不答应了:民主权利不给反动分子!梁漱溟滚下台来!停止他的胡言乱语!……梁漱溟赖着不走,不肯下台去,固执地跟毛主席要"雅量"。最后,会议只好用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他是否有说下去的权利。

表决结果是什么呢?给大家一个提示:建国前三年,大约有两百万反革命分子给咔嚓了,在此次政协会议以前,有过镇反运动,三反运动,五反运动,批武训运动,土改中的批斗运动和诉苦运动,延安整风中的思想改造运动以及抢救运动,苏区的镇反运动。现在,你们猜,这次表决结果会是什么呢?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