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9日星期二

魏京生:台湾大选后看统一问题

M0121TEA.jpg
2016年1月16号举行的台湾大选中,蔡英文和她领导的民进党取得压倒性胜利,获得超过半数选民的支持。(AFP)
台湾的大选已经尘埃落定。如果不出意外,五月份就是民进党上台,完成又一次政党轮替。至此,台湾的民主化又进了一步,又巩固了一分。给大陆、香港和亚太地区的民主化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古语云;居安思危。下边的三个月里,民进党和支持民进党的朋友们会进入一轮狂欢。当年陈水扁当选时,我亲临过这种狂欢的场面,感受过那种发自内心的兴奋。当时我对陈总统和台湾人民有一句忠告,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当时我说:现在你们的状况是,执政党不像执政党;反对党不像反对党,希望至少执政党能够尽快地调整过来,不要老飘在空中落不了地。这是因为台湾的处境不同于一般的国家,内政外交都处在危如累卵的地位,没有得意忘形的空间。

遗憾的是:陈水扁总统执政八年,直到卸任也没有听懂我的警告。结果内政外交都不尽人意,没有照顾好台湾人民的权利和利益。最后自己也落得个牢狱之灾,不幸一语成谶。

这里边还有个小典故。陈总统就职典礼的第二天,在总统府会见我时。拉着我的手对新闻界的朋友们说;我和魏兄都是蹲过监狱的战友,等等。旁边的记者悄悄对我说;他才蹲了几个月,怎么能和你比。结果八年后一语成谶,他真的又蹲了好几年监狱,成为了世界著名的政治犯。

当然了。蔡英文和陈水扁不同,年轻了一代人,又是留美的博士。按照台湾人崇尚学位的习惯,应该比本土的博士更强一些。但是我看到蔡英文胜选时的那张照片,似乎也有得意忘形之态,缺少老成谋国的谨慎。不禁又泛起了十几年前的担心。陈总统飘在天上的教训可不要重演。

说起台湾总统的最大难题;也是这次选举中最常被提到的问提,就是两岸的统一问题,或者说所谓的九二共识,也就是一个中国的问题。深入地说,这是中共一贯的圈套,是为可能对台湾动武预留的借口。

国民党的政治家们习惯于懦弱,习惯于上位给属下赏赐点儿什么。就自作多情地以为这一条不重要,其他的实惠才重要。虽不是有意卖台,但却实际上起到了出卖台湾的作用。

民进党始终坚持不承认一中原则,是非常正确的。这是底线,不可以让步。两岸的一切谈判,都必须坚持对等的原则,不能自贬身份。别人可以根据他们的利益不承认你的尊严;你自己不可以自贬身份。这是我在监狱里学会的原则,也是中国古典圣贤们的教诲。正好可以用在这儿。

有港台媒体和政客们会瑟瑟发抖的说;推翻九二共识不就会激怒中共吗,不就会武力攻台吗。听上去就像真的似的。干吗非要推翻呢,不当它一回事儿,不提它不就行了吗。

为什么非要纠缠在一个未经国会批准的,臆测出来的共识呢。有叫条约的;有叫协议的,也有叫公报的,甚至有叫意向的。没听说过什么严肃的东西叫共识的。对不懂得信用的共产党来说,条约协议都可以随时推翻。共识有什么用?何况还是一厢情愿的。

当年毛泽东和达赖喇嘛之间的十七条协议,还经过了共产党一方的代表大会批准。结果怎么样,不是连通知一声都没有就撕毁了吗。狼要吃小羊,总会有他单方面的理由,或者说不需要理由。谁和你有什么共识呀。如果不识狼性,而把他当作上位去巴结。那就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不是卖台也是卖台了。

要说习近平不敢打台湾,也不尽然。虽然胡锦涛时代军队腐败,上下离心,不堪一战。但大家都注意到习近平上台以来整军经武,势必要以战争来挽救共产党即将崩溃的命运。这在共产党来说也是有着悠久的传统,习近平不笨,自然心领神会,未雨绸缪。

大家可能对习近平最近的全球大撒币不太理解。怎么在中国经济处于极端困境的时候,却把钱扔到西方发达国家去呢?这有悖常理。俗话说;事出反常必为妖。老人们也从小教育我;看不见理由的事情,必有它隐秘的理由。

这个理由就是古典战略远交近攻。先把战时游说的底子打好,使得外部干预不能及时发动,为战争赢取时间。然后一战而胜,声威大振,权势冲天。下边就可以随心所欲,实现他习近平的思想了。不管那是中国梦也好;独裁梦也好。总之困境算是解除了。

一定会打台湾吗?不一定,也不一定不会。共产党的这种外战解决内困的战争,有两个必备的条件。第一是看国内被煽起的仇恨指向何方。第二是要速战速决,尽快解决战斗以免夜长梦多。还有一条就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现在准备工作眼看就接近尾声了,剩下的就是选择目标。

日本实力较强,不符合速战速决。越南亦敌亦友,不符合仇恨指向。菲律宾和印度太远,且又是西方盟国,可以排除在外。老挝和缅甸太弱小了,不足以立威。选择从来就是个问题。

为台湾计。即使不能像日本那样强;也不要弄得大陆老百姓愤怒。不卑不亢的分寸如何把握,是考验女总统的大课题。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