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16日星期二

梁京:从信心危机到信任危机的逻辑

周小川
对猴年春晚的"妄议"和反妄议,是今年春节发生的一大政治事件,这段时间还发生了香港的"暴乱",北朝鲜发射长程导弹这两个重大事件。毫无疑问,这些事件都反映了中国危机的深化,其主要内涵就是对中国统治者的信心危机正在全面升级为信任危机。

所谓信心危机,就是总体上我还是相信你想把事情办好,但我对你能不能办好失去信心,而信任危机则是我已经不相信你真的想把事情办好,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再认真对待了,我只是按照我对是非曲直和自己的利益判断行事。

香港的"暴乱",就是这个逻辑最明显的结果。在香港的雨伞运动中,虽然警方一度放弃对市中心的执法,香港的极端势力并不敢采取此次"暴乱"的激烈手段。而这一次,极端势力之所以选择在大年初一这个时刻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知道,很多港人对统治者不仅没有了信心,更完全失去信任。

北朝鲜的核危机也是如此,美国和南韩之所以不顾中方反对,决意把萨德导弹部署在首尔,也是因为他们对中国解决北朝鲜核危机的能力失去信心,而且认为中方其实并无诚意,不能信任。

至于春晚,一开始很多非常支持当局的人都非常不满,纷纷"吐槽"。尤其是在春晚的总导演明知由很多人对节目不满,却公然宣布"我给自己打一百分",激发了众怒。在这种情况下,当局的选择是发动一场"春晚保卫战",利用"组织"的力量,开动全部官方宣传机器,并逼使一批政治上忠诚的学者集体出面表态,说春晚如何如何好。这样低级的手法不仅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感,更让人想起文革末期,广播里天天高唱"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的情景。于是,微信群中各种"妄议"更加不可收拾。

我相信,这场春晚保卫战的后果,绝不是当权者希望看到的,但为什么还是发生了?如何来理解统治者从信心危机转化为信任危机的逻辑?来自当权者本人的逻辑就是迷信权力,以为一朝权在手就可以号令天下,无所不能。客观的原因就是无人可信任,或谁都信不过,其结果就是只用自己相信是忠诚的人,而不管是否能胜任。换句话说,外部的信任危机,是内部信任危机的结果。

问题是,真的无人可用?还是没有器量容得能人?中国从信心危机向信任危机的转化将让当权者再也无法回避这个尖锐的问题。说实话,中国老百姓对春晚搞的好不好,本来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在意。此次"妄议春晚"事件,若不是奴才把主子绑架了,也不至于闹了到如此尴尬的地步。但中国经济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对当权者的信任危机转化为全面的信用危机,比如说对人民币能否保值的信心危机,那中国离危机的全面爆发也就不远了。

看来当权者自己对这个问题还是有一些认识。最近引起财经界广泛关注的一件事,就是周小川在沉默多日之后终于出来解释中国的汇率政策。这说明前一段关于找人取代他做央行行长的留言最后没有成真。这并不等于说当局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最终因利害关系太大,还是让周小川留任。

我的一个判断是,周小川留任有很大的外部压力背景,因为周小川几乎是唯一有能力与主要国家的货币决策当局有效对话的人。在人民币贬值预期难以抑制的大势下,换央行行长,很容易加剧贬值预期。

问题是,一个周小川能否止住中国的信任危机?启用更多的能人,会不会危及当权者的地位?这是我们需要在今后拭目以待来回答的问题。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