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19日星期五

莫之许:當胡錫進成為焦大

在大陸的輿論場中,《環球時報》一致扮演著絕對親體制的角色,其主編胡錫進因此得名為「胡飛盤」,意思是無論當局做什麼,胡編總能找到角度加以合理化,堪比能接住所有飛盤的競技犬。不過,近日胡錫進自己的一席話,倒是成為了輿論場中的飛盤:

@胡錫進:中國還是應多放開言路,鼓勵、寬容建設性批評,對非建設性批評也應有一定承受力。言路寬鬆會導致一些問題,但它帶來的好處更多些。新中國的歷史證明,言路寬鬆與社會活力的關係密不可分,而對於它導致的問題,國家的應對能力是寬裕的。希望政府各部門、各級和各地官員都能為實現言路更寬做出自己貢獻。2月14日 19:47 來自 iPhone 6 Plus
如果將這番話換成任一公知大V來說,一定是點讚滾滾,由胡錫進說出來,許多人就難以接受了,從下面的紛紛留言來看,或以為胡編被盜號,又或者以為胡編轉向了,更有任直指胡編妄議中央。胡錫進的這番話,其實並不出格,所謂建設性,其實就意味承認和順從體制,胡錫進這番呼籲,其核心依舊是當局的雅量,而不是制度的安排,是寬鬆的空間,而不是話語的權利,也就是說,這充其量也就是一種開明姿態,與言論自由八杆子都還打不著。
大陸的專政體制,從來都是取消言論基本權利的,而在1990年代之後,在市場化消費主義的浪潮下,市場化媒體和網絡空間中,確實存在著相當自由化的內容,對此,體制固然從未放棄過加以管控和打壓,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近乎默許其存在,然而,近年來,這一話語空間遭到了極大的壓縮,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可以很清晰地看到,當下所推行的是一套不需要雜音的路線,即通過強化體制的一致性,來實現對社會的全面控制,在體制內,這一路線就意味著不許妄議,而在體制外,則意味著消除任何意義的雜音,並放大各種支持的聲音。
因此,不得不承認,在當下的話語風向和體制作為中,胡錫進的這番話,又確實顯得與他的身份有所違和。胡錫進的這番話,並不是體制在話語管制上出現變化的什麼信號,而更可能是其本人的一個自選動作,這表明,即使是《環球時報》這樣的官方報紙,以及胡錫進這樣的飛盤黨,也對此吃不消了,正如羅世宏教授評論的那樣:「一份向來獨享新聞和言論特權的黨媒市場報的總編輯,現在竟然也開始給官方提建議,呼籲廣開言路,可見中國大陸當下的新聞和言論空間已經壓縮到了什麼程度!」
這一路線的浮現已有幾個年頭,也有過一些重要節點,如被大陸網民稱為「周帶魚」的周小平的橫空出世,由於其粗鄙無文到了令人難以相信的地步,但卻被強行推向了整個社會,引起了很多的討論,在一些依舊對最高權力抱有幻想的人士看來,推出「周帶魚」更像是一個陰謀,然而,恰恰相反,「周帶魚」的橫空出世,意味著一套以重複為手段,以佔領為目標的基本戰法,也就是說,在將其他聲音逐步清除出去的同時,通過數量優勢達到佔領輿論空間的效果,近段時間的小粉紅翻牆,其實也是這一戰法的體現。在這套戰法中,最重要的是忠誠和數量,而不是技術和質量。
如果體制確實採取這一戰法,筆者也曾經預言,首先,作為被清除對象的公知,會首先消亡,所謂「帶魚一出無公知」,其次,一些原本用於針對自由化話語的設置,也會衰落乃至消亡,如輿情監測。沒有輿情了,自然就不需要監測了,輿情監測服務的上升,伴隨著網絡輿論尤其是微博輿論的升高,如今難免會走下坡路。又如司馬南、吳法天這樣的高級五毛,其存在感主要來自對於自由化話語的對沖和抵消,如果公知都沒有了,也就不需要高級五毛了。《環球時報》雖然隸屬於《人民日報》,但還是一份市場化媒體,尤其是在胡錫進主持期間,其存在價值主要來自對自由化話語的攻擊,以達到幫助體制抵消自由化話語影響的目的,如今,言論空間的寒冬,使得《環球時報》和胡錫進本人的存在感一再探底,甚至感到無趣,以致作出這樣的自選動作,也並非沒有可能。
從更深的背景來說,儘管大陸所有媒體都有體制屬性,但是,在體制內媒體人的自我期許中,吸引公眾而不是排斥公眾,既是其自我期許,也是其向體制證明自身價值的關鍵。市場化之後,許多體制內人士包括媒體人也意識到,市場化必然帶來利益的分化,以及相應的意識形態多元,如果能在體制和新興社會階層之間形成話語重疊,不僅更有利於體制的存續,也更能凸顯自身的自身價值,面對日益活躍的自由化思潮,許多體制內人士包括媒體人也認為,更需要的是通過用溫和的話語去對沖激進的話語,而不是採取一味打壓的方式。從日常的表達中,似乎看不出胡錫進有如此的傾向,但既然同屬體制內媒體陣營,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也不足為奇。
不過,以當下的走向來看,全面壓制民間雜音,單向放大體制聲音,已是既定的路線,就在今天,一些習近平視察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等單位的圖片在網上流傳,其中一幅央視的大字標語尤其引人注目:「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再也鮮明不過地闡釋了當下的路線,這是一種建立在忠誠和數量,而非技術和質量之上的路線,也因此,胡錫進的這些話,反映的是某些體制內人士為黨國分憂的內容,但可以預期的是,當下的路線並沒有什麼逆轉的可能,胡錫進的這種擔憂,非但不能影響到既定的路線,也不排除胡錫進本人因此被塞馬糞,成為焦大的可能。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