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2日星期二

梁京:美国总统大选与中国的变革

com-trump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共和党参选人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主张终结非法移民的大规模流入。(法新社图片)
尽管美国大选的前景还非常不明朗,但不少美国精英已经得出出结论,此次总统大选将成为自佛兰克林•罗斯福当选总统以来,对美国和世界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次。

对美国总统选战有资深研究的专家中不少人认为,如果川普在爱荷华州初选获胜,他成为共和党候选人的可能性将大增,而希拉里在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州都很有可能败给桑德斯,从而让一位公开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的政治家第一次有机会角逐美国的最高权位。一个没有从政经验的资本大亨对决一个社会主义者,这样的总统大选格局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他们两位无论哪一位成为下任总统,都意味著一个全新的历史时代的到来。即便是有其他人后来居上成为总统​​,也无法扭转美国正在发生历史性大转折的大势。

桑德斯直言不讳,他如果上台将要在美国领导一场政治革命,对美国的富豪阶层开战,实现全民医保和大学教育免费。而川普则发誓彻底终结非法移民的大规模流入,并要让美国重振雄风,恢复其"伟大国家"的地位。如此激进的精选纲领竟然获得了如此有力的支持,这是大变革到来的一个明显的徵兆。这说明有足够多的美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已经无法容忍旧的当权派和政客们按照老路数来治理美国。

那么,美国这个变革大潮的到来对中国意味著什么呢?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如果从中美关系来讲,可能意味著新总统会对中国比较强硬,中美关系会更紧张,因为目前在美国已经形成了一种相当广泛的共识,那就是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是美国内部危机深化的一个重要的外部因素,而且中国的强大以及与美国的价值冲突对美国构成了比伊斯兰极端主义更深刻和长远的挑战。美国的变革​​在一定程度上是要应对中国的挑战。

美国的变革​​大潮是否一定会加剧中美对抗?现在回答这个问题为时尚早。我现在倾向于持一种比较乐观的看法,即美国变革大潮的启动,对中国的变革有利,从而对中美关系的长远也有利。

原因之一,就是中国的变革看来缺少灵感,也缺少新理论。很大的精力和资源用来稳住经济增长,但改革的方向不明,理论不足,稳增长的结果会很不妙,因为决策者无从决定取舍,不能在该牺牲增长换改革收益时做出决断,浪费大量资源。原因之二,中国的意识形态之争对变革的推动作用不大,不仅因为理论与现实脱节,更有深刻的体制制约。

美国变革大潮起,当然也不会一帆风顺,但美国的变革​​无疑将为中国的变革提供非常有益的启示。桑德斯在美国青年中获得强有力的支持,给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美国青年不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对左翼的东西反感和敏感,而是采取了更开放的态度。美国青年的这个态度当然意味著美国向左转的势头在兴起。但我们无法想像,美国左转会动摇美国自由主义的传统。美国将如何面对这个张力?尤其是会出现什么样的社会试验和新理论?

由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中等收入阶段,美国又是一个体量巨大的社会,美国的新经验和新理论,将会对中国具有比过去更大的参照意义。

此次美国总统大选选民关注集中在普通人的基本权利上,也就是教育、医保、养老以及司法公正,这其实也正是中国民众最关心的问题。中国当局一直把自己的合法性与经济增长速度连在一起,看来这个观念必须改变,如果当权者不能落实国民的基本权利,经济增长速度再高,也无法避免革命。在这个问题上,我以为美国的政治革命会给中国当权者上一课。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