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曹长青:蔡英文的真正难题


绿营以压倒性胜利赢得总统大选和立法院多数后,很多台海问题专家,包括北京方面,都担忧民进党重新执政后,两岸关系可能回到陈水扁时代,甚至认为两岸关系是台湾新总统面临的最大难题。

 

事实上蔡英文执政后,她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两岸",不是"习近平",而是台湾内部,尤其是经济困境。

 

西方民主国家常见的政治现象是,在大选之前,政党候选人往往竞相表示其对外政策的强硬,以争取本党基本盘的力挺。而真的当选之后,有些囿于现实原因不得不把原来的"强硬"打折扣,有些则本来就是投机妥协派,就是骗选票。

 

蔡英文在竞选时的对中国政策都不强硬,甚至都不明确,只是说要"维持现状"。这跟西方国家候选人的惯例很不一样。在西方,尤其是在野党,都是强烈提出要改变现状(高喊Change)。美国的奥巴马当年就是靠高喊这个口号上台的,目前在野的共和党参选人(今年美国总统大选)更异口同声,都强调必须改变奥巴马的政策(对内实行社会主义;对外实行绥靖主义),扭转美国的方向。

 

蔡英文为什么不敢说清楚?

 

蔡英文的"维持现状"到底是什么含义,她自己从未做过清晰定义。所以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朱立伦在选前最后一场造势大会上还在质疑"蔡英文为什么不敢说清楚?"

 

蔡英文当然不想说明白,因为她的"维持现状"其实跟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的两岸政策没什么大区别,就是保持马英九任内实行的两岸"表面上"相安无事的现状。而这个现状得以保持,是以台湾人民,尤其是绿营主体(民进党高层)放弃了追求和实践台湾成为正常化国家这个目标为代价的。

 

对此,蔡英文当然不能明说,因为如果挑明了,会让绿营民众严重失望,甚至沮丧,当然会影响她的得票率——如果你不追求和实践我的理念,我为什么要投你这一票?

 

既然在竞选总统时蔡英文都要维持现状,那她当选之后,其两岸政策当然很可能跟马英九大同小异,所以两岸关系不会有大的风浪。蔡英文如果不追求(实践)台湾的国家正常化,不改变带着专制内容的国旗和国歌,甚至连国土界限也用"中华民国就是台湾"这种模糊化的说法,更别说改变那个名不副实、中国根本不承认的国号,那么对岸北京政府还能说什么?所以蔡英文时代的两岸关系,起码在她执政的前期阶段,不会有什么大改变,所以两岸关系也就不会有什么大波澜。

 

台灣快成"亞洲的希臘"了

 

蔡英文的真正难题是在国内,在经济领域。马英九执政的最大败笔还不是两岸关系,而是经济政策。台湾经济已走向希腊化:国营化、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滥用全民医保导致的巨额浪费等等,导致台湾债台高筑,贫富悬殊,经济维艰,年轻人就业困难,几乎就差被称为"亚洲的希腊"了。

 

这样一个经济烂摊子,是蔡英文要立即面对的,是需要大刀阔斧改革的。即使用震荡疗法的大手笔、大动作变革,也需要相当一段时期才能见效;就像癌症,即使手术彻底切除,恢复期也需要时间,更何况"彻底"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如果不能认清"台湾病"(希腊症状)的严重性,不敢立即采取行动做大手术,那么这个"病灶"会转移蔓延,台湾的经济还会恶化。如果四年后台湾的经济仍是"维持现状"并恶化,那么这次跟上届马英九选举拿到同样票数(689万)的蔡英文,也不排除步马英九后尘,殊途同归,都是689的命运(先赢后输)。

 

经济专家都看到,台湾的产业几乎被中国掏空这个事实。怎么改变?太阳花学运的兴起,阻止了国民党想把两岸经济进一步连结、纵容两岸不平等的"服贸协议",等于暂时中断了中国经济势力长驱直入台湾。但如何阻止台商,尤其高科技产业等拳头企业离开台湾去中国,则是蔡英文们的难题。

 

制定法律限制,或行政阻止,都违背自由经济的原则,在目前两岸的三通八通的局面下,更是不可操作。唯一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实行海耶克等自由经济学家提出的减税、废除限制企业的规定、私营化、削减福利等真正的市场经济政策。

 

水往低处流,商人往低税率的地方走(投资),这是常识,也是经济铁律。香港在回归中国之前曾经济繁荣到常被国际机构评比为"经济自由度"世界第一名,很大原因是香港实行单一税率(flat rate),而且很低(14%),没有商品税。新加坡在李光耀父子统治下,虽是威权国家,但其经济繁荣的主因,也在于走西方的市场经济之路,也是单一税率(16%)。即使新加坡政府拥有的淡马锡公司(占新加坡47%的股票)也是采取私人企业模式,按市场经济运作,而不是中国那种完全官有官办的国营官僚化,也不像台湾的"电力公司"、"中油"(都是国营的)和"中华电信"(政府交通部是最大股东),都由政府操控(台湾的电价、油价和手机收费等居高不降,都跟国家垄断有直接关系。)。

 

如果台湾能够大幅减税,简化投资手续等,自然就会吸引全世界的商人和投资。只有税率低,投资才有盈利可能,才会诱惑外商进入,才会把去了中国的台商吸引回来。关键是靠低税率、更好的投资环境的吸引,而其它的强制手段,既违反市场经济规律,也不会奏效。

 

台湾两大党,档次差不多

 

除了减税赢来投资和经济效益增长来开源,另一个就是要削减福利和官僚机构来节流。台湾公务员的平均退休年龄低到55岁,比希腊还低两岁。更不要说还有全世界其它国家都没有的退休军公教人员可领十八趴高利率的特权福利制度。这些导致台湾的庞大债务已接近希腊水平,严重拖累台湾的经济发展。

 

蔡英文能不能在这些领域大刀阔斧的改革,颇令人质疑。因为民进党是左倾政党,热衷均贫富、强调平等,而不是注重自由竞争,强调人的权利。蔡英文毕业于全球左倾思想的大本营"伦敦政经学院",她的博士论文主调是反经济全球化的,是左派反对自由的市场经济的逻辑。这次竞选中蔡英文提出的经济政策,基本都是大而空,更没有明确坚定地提出大幅减税、削减债务和福利,政府缩身的自由市场政策。

 

在这一点上,台湾两党档次一样,都是不懂自由经济。而国民党似更加可恶:台湾曾有翻译了市场经济学大师米塞斯主要著作的夏道平等自由经济学家,更有海耶克当年在伦敦教学时的亲传弟子(曾任中华经济研究院长)蒋硕杰等人才,但当年都不被两蒋重用,更别说把他们的自由经济思想变成政策。而国民党的马英九们则是左右不分,似连西方的左右派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清楚,更从不见他们的政治人物阐述、力主类似西方右翼的经济理念。除了为权力而玩两岸政治骗术,啥也不顾。而民进党的蔡英文们是清楚的左倾。这才是真正令人对台湾经济前途担忧的。蔡英文和民进党这次在政治选举中获得大胜,但在随后的经济领域还能取胜吗?以台湾经济困境的现状,和民进党蔡英文们的左倾历史来看,很难给出肯定的答案。

 

2016121于美国

 

——原载台湾《看》杂志20162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