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5日星期五

高新:习近平对付李小琳与江泽民当年对付邓家后代异曲同工

李小琳(Public Domain)
李小琳(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李小琳的后台是"歧山大哥"?》中已经分析到"无论是习近平和王歧山,私下里肯定也都会对李小琳行为上的异类和贪污腐败的丑闻头痛不已,所以虽然是投鼠忌器,但也不能完全等闲视之。所以也只能效法当年江泽民对付邓家子女的办法约束李小琳一下"。
当年邓小平去世之后,笔者曾从香港一家刊物读到关于江泽民把邓小平三个女婿的生财之道一步步堵死的详细介绍文章,说的是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先是下令不准邓三女婿贺平继续兼任保利公司总经理,曾经答应过的适时安排邓三公主邓榕接替总政联络部部长一事也不再提起。继而又亲自下令把邓家子女占居的最有油水的职务,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的宝座,从邓大女婿吴健常的屁股底下抽走。至此,"邓小平大女婿卖黄金,三女婿倒军火"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邓家三个女婿各自把持的生意,虽然还有二女婿张宏在美国的那一摊还没有被"收归国有",但大女婿不再掌控中国大陆的有色金属的开发、经营大权之后,等於是断绝了张宏在美国公司的货源。
所谓邓小平"大女婿卖黄金"不过是"市井语言"的简单形容,事实上就如同日后整个李鹏家族称霸全中国的电力系统一样,当年的邓小平大女婿吴建常是将整个中国的有色金属、稀有金属,还有稀土的生意一手掌控。
这位吴建常原是湖南衡阳矿冶学院的"文革"前老大学生,与邓林结婚前只是冶金工业部有色冶金设计院的一个普通技术员。据闻当时也已经三十多岁的吴建常在单位里十分老实,因为在北京城里举目无亲,加之所在单位里又没有同龄女青年等原因,故常以"晚恋晚婚模范"自嘲。偶一日单位里有同事说起刚刚第二次被打倒的邓小平有个大龄女儿邓林至今未婚,原因是无人敢选择这门亲事。吴建常反驳说:谁说没人敢找?我就敢找。
本来吴建常是句玩笑话,说完后哪里又当过真。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很快就有人辗转将吴建常的生辰八字报给了邓林。於是,吴建常仅因一句戏言,便入赘邓家,一下子令单位内的同事刮目相看。接着,随着邓小平逐步掌握了中共最高领导权,尊口不开自有下面人主动奉迎。从八十年代初开始,邓家驸马爷便从处级、局级很快跳升副部级,趁国务院机构改革之机,冶金部分出一摊成立部级公司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吴建常成为副总经理,一九九四年晋升为总经理。
自邓小平九二年南巡讲话中要求"改革的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以后,过去一直在商界保持低调的吴建常同内弟邓质方一样不再甘於寂寞,将其麾下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的黄金、白银及其他贵金属生意做到香港、台湾乃至美国等地。
一九九三年六月,香港、台湾等地的华文报纸曾先后以显著地位刊登"邓小平女婿与香港首富李嘉诚联手出击"的消息,称吴建常在香港与李嘉诚开始合作进行收购大陆国有企业的大手笔行动。
公开在香港曝光,从此不再避讳自己邓府驸马爷身份的吴建常对当地记者解释这一商业计划时说:在大陆收购国有企业,对之进行转型改造,是一项非常有前景的生意。他手下的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约有固定资产八百多亿人民币,下辖职工一百多万,大小企业二百多家,其中不少都是具有优厚技术实力和专业企业。此次特邀李嘉诚和香港添发集团共同以东方鑫源的名义,联手收购大陆国营企业,是有意将香港国际化的管理经验引入大陆。
当时,,就因为与李嘉诚联手收购大陆(有色金属系统)国有企业的大陆方面代表是邓小平的女婿,消息的题目就由"中资公司与香港公司联手"变成了邓小平女婿与香港大资本家联手;大陆国有的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在香港的任何一项生意亦变成了邓林夫君吴建常在香港的生意。特别因为黄金生意是吴建常手下公司的主要业务之一,海外自然便有了邓小平小女婿"倒卖军火"邓小平大女婿"倒卖黄金"一说。
在大陆政体完全不透明、新闻彻底没自由的情况下,吴建常这位官商在经营过程中是否有"以权谋私"的行为,是否有"化公为私"的行为,只有天知道。但我们假定吴建常真是属於那种"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的百分之百的"廉洁干部",只要他这位邓小平的驸马爷从事商业活动,就不可能不招致内地、香港乃至全世界范围内的议论纷纷,令他有一百张嘴也无从分辩。
在中共内部,至少对吴建常亲自赴港搞所谓联营公司的行为有如下两种解释。一种是:象邓小平子女这一级的高干子女与香港富商搞公司,他们本身的特殊政治地位就是商业信誉政治保证,而香港富商在考虑是否赶在九七年以前逃离时,正是在大陆的商业信誉和政治保证这两方面着摸不透或者说半信半疑。
另一种解释是:无论是中共现领导人还是中共元老,谁都明白腐败的起因和根源是怎么回事,谁都明白派任何一个人到西方、到香港的花花世界里经营共产党的商业都难免"化公为私"(程度不同而己)。所以,元老们想的是,事已至此(改革开放已经无法鸣金收场),与其把这种最肥的差缺提供给某个或某几个无名鼠辈,还不如安排自己的子女。如此安排的结果是,对共产党政权的前途感觉良好时,元老子女出於对此政权的感情,自然会在"化公为私"问题上有所收敛;一旦认定共产党政权已成掉进河里的泥菩萨时,所谓"中资"化为"邓资"(还有"陈资"等)只需举手之劳。
邓小平去世后的中共十五大召开之前,北京政坛内部曾有邓小平女婿吴建常即将以正部级公司负责人名义进入中委的传言。十五大召开之后,不但这一传闻没有成为事实,而且吴建常还被迫离开了财大气粗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
其实,当时免去吴建常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总经理职务的决定,是中共高层早在十五大召开之前作出的。当时,高层已经决定将一批国有正部级公司的负责人安排担任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於是,象中国石油化工公司、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中国北方工业总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等国家部级公司的老总,均被安排进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而且全部顺利当选。而与这些公司平级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就是因为时任总公理吴建常已经被内定至迟在九届人大召开之前调离,所以才没有被安排进入中央委员或候补委员的预选名单。
吴建常被迫让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总经理的宝座至少已经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但中共官方却一直拖到一如十五大召开的次年二月二十七日才授意官方通讯社正式发布包括吴建常在内的一批"国家工作人员"的任免令,具体到吴建常的内容是免去中国有色金属工作总公司总经理职务,任命为冶金工业部副部长。
这则消息见报一周以后,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罗干即在九届人大开幕的当天正式宣布了包括撤消冶金部在内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也就是说,邓家大女婿的"副部长"位子,满打满算只坐了七天。以至有中共新华社记者挖苦说吴建常是中共建政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副部长。难怪邓家上上下下一片痛骂之声,指则江泽民拿他们邓家人"耍着玩儿"。北京政坛的"太子圈"里则纷纷议论说:看来这老江真是要拿邓大人的后代们"开涮"了。
按照当时罗干在人大会议上的解释,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的首要目的,是要真正实现"政企分开"。按照这一原则,在撤消冶金部的过程中,应该是把冶金部的负责人以各级机关干部"分流"到诸如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这样的企业集团公司或其下属企业去。但偏偏这在这一大气候下,江泽民等人却逼迫吴建常逆潮流而动,从企业回到机关。换句话说,就是大批机关干部被迫"下海",吴建常却被逼"上岸"。
当时北京政坛有人猜测,既然江泽民赶在冶金部被正式摘掉招牌的前几天才宣布任命吴建常为该部副部长,也许是设计好了等冶金部机关被缩编为国家冶金工业局之後,再安排吴建常担任该局负责人。但是,新组建的国家冶金工业局,并不是象林业部缩编成的国家林业局那样,列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序列,而是由国务院下属的经贸委管理的局,与国务院各部下属的司局区别不大。
在这天的《人民日报》上刊登的任免令内容中,除了对吴建常的任免,还包括宋春华、郑一军出任建设部副部长,赵启正出任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以及张吾乐接任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总经理、高怀忠和蒋龙生出任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副总经理,等等。总之是这批任命名单所涉及的人选中,只有吴建常一人是被安排到一个即将被撤消的单位里。
比较之后就不难发现,如今的习近平对付李小琳和当年的江泽民对会付吴建常的手法异曲同工,更多的分析和比较内容,下篇文章里继续介绍。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