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本能、情感、理智:华人对梁警员案反应的三层次(廖康)



纽约华裔警员梁彼得在执行公务时因误杀黑人葛利而受审并裁定有罪。虽然还没有判刑,却已经引起全美华人的强烈反应。今天,华人在四十多座美国城市大游行;抗议司法不公,抗议种族歧视,声援梁警员,维护华人权益,并要求重审此案,还表示必将抗辩到底。海外华人的这种行为在美国史无前例,令人欣喜地看到这么多华人已经从个体自身的本能反应发展出关心群体的情感了。我们还需要更进一步,不仅关怀不幸的华裔同胞,也要同情无辜受害的黑人。我们不仅要具有关怀同族的情感,还要拥有正视公义的理智。

本能是每种个动物都具有的能力,饿了要觅食,有危险要躲避。但动物和动物的本能不同。鹿在遭受豹子袭击时只会自顾自逃跑,一只小鹿被豹子扑到,鹿群只会观看,甚至开始放心吃草,因为豹子对它们暂时不再具有威胁了。雄鹿的犄角无论多大,身体无论多么强壮,也不会挺身而出解救小鹿。它们的犄角和体力只是用来争夺母鹿的青睐。在这方面,牛比鹿强。牛群会从狮子口中和爪下救出小牛,还可能在争斗中顶死狮子。牛求生的本能延展到保护后代,显然比鹿延展得多。

人是高等动物,有智力,懂得互相帮助也是帮助自己。知道没有公义,最终自己也可能受害。但人又是自私的,往往权衡利弊,鼠目寸光。自家的事,当然要尽力。别人的事,就不那么关心了。在这方面,我们华人以前做得尤其不好,曾有一盘散沙的坏名声。我们不乏鹿的懦弱和冷漠态度,但缺乏牛的勇猛与互助精神。而且我们在议论回族、维吾尔族、以及穆斯林、黑人抱团闹事的时候,很多人往往持有某种嗤之以鼻的蔑视和自以为独善其身的得意。特别是海外华人,很少为同胞落难动情,更不用说采取行动了。

所以这次美国华人对华裔警员梁彼得被裁定有罪的强烈反应,总体来说,我认为是好事。这表明我们华人的群体意识增强了,我们已经超越自身,关心同胞,凝聚力增强,关注公义了。我也参加了请愿,涌入了为梁警员伸张正义的洪流。但我同时又深深感到,一些同胞抗议游行仅仅是出于民族情感,他们的愤怒是非理性的,他们对事件本身并不了解。

我们都知道,梁警员是在巡查大楼第八层时因紧张而扣动扳机,也可以说是手枪走火,失误打死了出现在第七层的无辜黑人葛利。法庭是以误杀对他进行审理和判决的。陪审团已经裁定他有罪,最高可能坐牢十五年,最低则不必入狱服刑,法官还没有量罪判刑。有些人以为法庭是以二级谋杀对梁警员审判的。谋杀与误杀是两种不同性质的罪行,前者有杀人的意图,后者没有。这种误解当然会使那些人义愤填膺,认为梁警员受到天大的冤枉,是在为以前白人警察滥杀无辜当替罪羊。

我们要为梁警员伸张正义,当然要有的放矢。很多人不知道,陪审团裁定梁警员有罪,更重要的理由是基于他在子弹击中葛利后的表现。他们认为梁警员没有立即报告,没有采取救助措施。而且葛利中弹后从七楼下到五楼,并死于那里,梁警员却下到四楼,后来才上到五楼,有找子弹壳,掩盖真相的企图。报告延迟了几分钟?梁警员为什么先下到四楼?为什么没有实施抢救?事实是否有出入,是否事出有因?这些是有待澄清的疑点。已知的情况是:梁警员是生手,走火后非常紧张,而且心理素质远未达到处理这类事件应有的水平。当他知道子弹击中葛利后,手足无措,甚至不能站立。显然,纽约警察局对他这样的新警员培训不够。那些疑点和这些具体情况,都是优秀律师可以用来为他进一步辩护的。当然,如果法律程序有问题,或者发现新证据,那就更可以上诉,重新审理。这才是我们声援梁警员的正当理由。

我们同情梁警员,超越小我的本能,关怀同胞,关心公义。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美国这么多城市举行了如此大规模的游行,这是华人的进步。但我们应该把同情扩展一点,同时也关心葛利。毕竟,他是受害者。一条无辜、年轻的生命陨殁了,这是更大的悲剧。对此,梁警员还是有责任的。我作为华人,愿意帮助葛利家人,这也是帮助梁警员赎罪,避免在华人与黑人兄弟之间引发矛盾。同时,我坚信司法应该独立,不应受到舆论影响。游行、请愿,以及各种方式对梁警员的声援和帮助都是为了一个理智的目的,即减轻悲剧的恶果,避免更多的悲剧。

2016年2月20日

——胡平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