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2日星期二

李南央:告别二零一五


二零一五年,是习近平统领的中国共产党新一届对民间争取言论自由、维护公民权益的努力全力打压的一年。其严酷程度,是之前的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三代所未曾有过的;其荒谬程度,跟毛泽东年代别无二致:习主席的话就是党的话,党的话就是法,谁"妄议",谁下狱。在被下狱的人中,高瑜、浦志强和传知行的几位青年,是我认识的。
我曾在父亲那里碰到过高瑜几次,一腔年轻人的热血,说起事儿来激情四射,我还真有些吃不消她的慷慨激昂。每次看着她噔噔离去的背影,感叹只有这样的性格,才会在这么一把年纪,保持着不衰竭的斗志和勇气。
浦志强是二零零八年那次上海海关扣了我在美国为父亲出版的三册日记和家信集后,经朋友介绍认识的。他在回复我的请求法律援助的信中说:"很高兴一早收到您的邮件,十分愿意为您和您的家庭做些什么,感谢您的信任,姑且不论眼前这件麻烦事,可能是一个关系开放全局的案件。事实上,以往连续几年的二月初,我都能在《炎黄春秋》团拜会上见到李锐老人家,听他温和而尖锐的'重要谈话',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他写的书和回忆录我也大多看过。"后来上海海关很快将书还了,我即告诉他不用再打官司,他又回了信:"先得祝贺老头子的大作,终于通过了人民海关的检查,他的作品不是鲜花,至少还不是毒草,不至于危害人民健康。大事化小要比满城风雨好,不惹事不怕事是如今生存的法则,也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因为原来大家都是被吓破了胆的,咱慢慢来。"后来我们会了面,一见如故,他说以后再碰到这种事,一定替我打官司。二零一三年十月,《李锐口述往事》被北京机场海关扣留,我找他,不巧他在四川出差,便由张思之老先生另荐了他所在事务所的夏霖和夏楠两位律师。没想到第二年五月他参加了一个朋友家的"六四" 纪念座谈会后,竟然被抓了。
二零一五年年末(十二月廿二日),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浦志强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中共喉舌新华社称:"浦志强服从判决不上诉。"网上随后传出浦志强的亲笔"认罪书"。这让我联想到此前一个月廿六日的高瑜案,还是这个喉舌的北京电:鉴于高瑜在二审期间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法院酌情对其量刑予以改判,依法从轻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随后三中院宣布高瑜暂予监外执行。中共通过自己的喉舌发出这样的信息:浦志强、高瑜认罪了;跟党"较劲"?骨头再硬最后也得服软。
作为一个个人,即使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他/她在政府面前都是弱小的,因为没有哪个人、不管多么富有,他/她的财、力都无法与国家抗衡。因此,美国的法律要求代表政府的检察机构必须承担起证明被告有罪的全部责任,如果被告提出的辩诉令陪审团对检方提出的任何一个证据有一丝的理性怀疑,检方即败。而高瑜和浦志强两案,检察院的起诉证据,不要说他们的辩护律师了,任何一个用自己头脑思考的人都可轻易指出它们的荒唐和可笑;相信法官、检察官自己也知道,那些证据都是"欲加之罪"的无稽之谈。一个占有了国家的全部土地、所有资源、一切权力,包括军队的党执掌下的政权,动用国家机器碾压一位七十一岁的女记者,让她为自己的职业行为认罪;调动丰厚的资源从一位人权律师两万条的微博中拣出七条,逼他为自己的这些文字服法;这种行为彰显的是这个党的伟大还是卑鄙?炫耀的是这个党的光荣还是无耻?!人们由此看到的是一位充满自信的总书记,还是一头不知自己哪天、会被哪根稻草压倒的惶惶不可终日的骆驼?
二零一五年的最后一个月,在十八日这天,《人民日报》发了一篇题为《汶川地震、极端恶劣天气与三峡工程无关》的文章,对三峡工程进行"声援"。文章称:三峡工程于二零一三年被FIDIC(国际咨询工程师联合会)评为"百年重大土木工程项目卓越成就奖"。作为一项造福人类的伟大工程,三峡工程在防洪、发电、航运和水资源综合利用等方面的巨大效益是举世公认的。文章是戴晴传给我看的,转文时她附了一句话:"如果传知行尚在,就能组织一轮讨论了。"她说的是北京的民间智库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三峡工程提案通过中国人大审议廿年时,在美国柏克莱大学举办的"三峡二十年"的国际研讨会上,这个所的代表提交的论文《谁的三峡工程?》,分量极重。传知行的创始人、所长郭玉闪和行政主管何正军是在二零一五年的一月三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正式逮捕的,九月十四日被取保释放。传知行的人员四散东西,这个所不复存在——政府铲除了一群忧国忧民的年轻人没用纳税人一分钱建立起的民间智库,连带着灭了他们一系列的对中国社会现状,包括三峡工程理性、科学的研究成果。
盘点一下二零一五年有多少香港的出版物在进入大陆海关时被扣,这大概属于海关总署的密级资料。这足以证明香港有多少家出版社在为大陆的宪政开张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盘点一下二零一五年大陆有多少文章、多少书稿被中宣部下属的阅稿组"枪毙",这个数字他们一定不敢公布。这足以证明在大陆自由言论者已不是凤毛麟角,他们正在释放出专制者不敢忽视的能量!盘点一下二零一五年有多少工人和村民为维护自己的权益起而与政府讲理,上街游行,大大小小加在一起,一定是个不小的数目。这足以证明老百姓公民意识的觉醒,已经形成政府不易抵挡的气势!
中国的法治状态比之毛泽东时代似乎有了进步,这是很多人的共识,其中也包括我,因为总觉得文革以后至少有了检察院起诉,法院退回公安部门重侦,律师为被告辩护和开庭审理这样的程序了。习近平执政后,他的理念虽然大步倒退,确也出台了一些新修订或新设定的法律和条款。最近看了一本书,内中有一句话原文记不准了,大意是:罪恶的横行是因为善良人的沉默。这让我对中国法治所谓的进步有了新的认知:其实那些进步只是共产党的退让策略,因为善良的人们不再沉默,逼迫着十八届中共领导不得不穿上御用裁缝为其量身缝制的新衣,布料遮掩下的虽然还是罪恶,其横行的尺度却也受到衫袖的束缚。
网上浦志强开庭那天二中院外的现场视屏几乎是铺天盖地,那情景即是"不再沉默的人们"爆发出的力量,真是令观者震撼。数以百计的民众冲着法院大门举拳高呼:"浦志强无罪!浦志强无罪!!"一位围着红围巾的女士不顾阻拦、挣脱绑架,拼尽生命之力叫着:"我不怕,我就要喊,中国政府是流氓!是大流氓!!"有位中年男子对着记者的镜头说:"我们老百姓再不发声,就要沉沦了。我们要言论自由!"一为有着饱经沧桑面孔的老人说:"浦律师曾经为我说话,他今天受难,我要站出来为他说话。" ……
不管政府如何施展淫威,毛泽东年代那种"杀一儆百"的效果已经不可复制。拘了一个高瑜,不过堵了一张记者的嘴;判了一个浦志强,不过撤了一张律师执照;灭了一个传知行,不过封杀了一所民间智库的研究信息。中国的社会进步了,因为人们不再都是些被吓破了胆的芸芸众生,很多人看透了习近平这一代中共领导色厉内荏的实质:他们在迫不得已地造出一些法制改革假象的同时,坚定而绝不退让地死守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堤坝,不过证明这个党已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每一次的镇压、每一起"被认罪"……只会唤起更多人公民意识的觉醒,令更多人走出恐惧的阴霾,不再沉默。
我不再期待二零一六年习近平这一茬会有什么"进步","保江山"的人绝对不会放弃一党专政。不过在告别二零一五年时,我对中国的法治前景不绝望,因为这一年发生的许多事情,让我看到无数的水珠开始聚拢,灼日已无法将它们蒸发。滴水成溪,溪聚为川,川汇大江,江河入海,浩浩渺渺……逆历史潮流而动者,总有一天会被大洋掀起的惊涛骇浪吞没。让我们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都身心健康地活着,等着看那一天。

李南央
2016年1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