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16日星期二

高新:邓榕曾扣发江泽民的“独立宣言”?(附: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是邓榕“假传圣旨”?)

dxp622.jpg
邓小平(资料图片)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是邓榕"假传圣旨"?》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回顾了当年江泽民在邓小平追悼大会上的眼泪未干,即对邓家子女采取了一系统列的限制措施,首要原因还不是邓家的几个女婿大发"国难财"在党内党外影响实在太坏,而是邓小平的三女儿邓榕把江泽民彻彻底底地得罪了。
有心人也许还会记得,当年中共政权正式对党内外宣布由邓小平和陈云分别扮演东西宫太后垂帘听政的时代已经结束是以一九九四年底召开的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为标志。该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几个重大问题的决定》的全文被拖了九天才对外公布,据说就是因为邓榕用"老爷子这几天不想看文件"答复江泽民,江泽民等人只能干等。
而九天之后公布出来的《决定》全文内容中,有很重要的一处是全会结束当天的会议公报中没有引述的:这段内容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建设取得的巨大成绩包括:"在组织建设方面,恢复和逐步健全民主集中制,废除实际存在的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推进干部队伍和各级领导班子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完成了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
这里,用党的中央全会《决定》的形式正式宣布"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已经"完成",等于是向天下昭示:"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接班集体已经实现了政治上的"独立自主";等于是以党"法"的形式正式宣布邓、陈两位"东、西太后"的垂帘听政时代已经彻底结束,"江核心"的政治地位已经从"儿皇帝"转为有职有权的"决策人"。
如此敏感的内容当时虽然没有引起海外媒体的过多注意,但中共政坛内部却早已经意识到了这份洋洋万言的党建《决定》中,几乎所有内容都是早就重复过一万遍,但仍然也没有成为"真理"的套话,唯有"完成了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这一句才是江泽民一九八九年六月上台之后,在中南海深宫苦苦等了五年,才终于敢于说出口的"心里话"。
当时北京"太子党"圈子里疯传邓小平对这份《决定》的关键内容并不满意,小道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活灵活现,说的是一九九四年九月中共四中全会召开之前,邓榕在给邓小平读这份《决定》的草稿时,即当着邓小平的面调侃说:这分明是一份江泽民的"(政治)独立宣言"。
四中全会《决定》正式公布后的一段时间里,中共各大官方媒体奉命开足马力进行大张旗鼓地宣传造势,连篇累牍的理论文章、政治社论等,都在刻意向党内党外、海内海外提醒"完成了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是中共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建设取得巨大成绩"的重要标志……,目的是希望外界能够因此由一九七八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中国共产党历史"邓小平时代"正式开始的政治标志,自然联想到十四届四中全会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江泽民时代"正式开始的政治宣言。
如果说截止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之前邓榕的对外曝光频率仍然有限的话;如果说在此之前邓榕对外曝光的主要方式多是做邓小平之陪衬,多少有点"沾光"的意思的话;如果说在此之前邓榕的对外曝光多少还注意点"政治少女"的半羞半嗔的话,那么四中全会之后(一九九四年底开始)的邓榕对外曝光,一是频率明显升高,二是形式上反衬为主(出访时由其女儿羊羊为其陪衬),三是不再注意言谈举止之收敛,似乎是在竭力给人以邓三公主在政治上"已经长大"的感觉。而她这个突然"长大"的表现,恰恰又与中共"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对外宣称他们已经摆脱"第二代领导集体"的垂帘听政而"独立决策"的时间相吻合。这其中有什么内在联系,读者和听众尽可自己去品味。
"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于一九九四年底对外正式宣称已经完成从"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手中的权力"交接"应该说是邓小平最终还是同意了如此对外宣布的,但海外却因此把"老邓还能活多久"的问题再次炒得滚烫。而炒来炒去,谁也不敢再轻信各家新闻媒体的所谓"独家新闻",只好仍以邓三公主邓榕的"自家新闻"为准。
于是,邓三公主或许是想到哪就说到哪、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公主脾气使然,或许是在充分发挥共产党式的政治艺术,反正是不开口便罢,一开口不但是口无遮拦,而且是一次和一次说的不一样,每个后一次的谈话都要对前一次谈话进行一番修正和解释,直撩拨得全世界各大西文媒体日夜探访她的行踪,各大中文媒体则天天从洋文报纸里面找内容。一时间,全世界关注中国局势者,似乎只知道中国有个邓三公主,而忘了还有个江泽民和李鹏。真真是"世界跟着邓榕走,邓榕跟着感觉走"。
早在一九八九年六月,邓小平就曾对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发表谈话说:"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不出事没问题,一出事就不可收拾。"但中共十四大之后,特别是十四届四中全会之后,外部世界不但自觉不自觉地把中国的命运维系在邓小平的寿命上,甚至将世界局势是否有新的动荡都同邓小平的死期联系在一起。
在中国和世界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无数堪称政治伟人的一国之君,他们或对本国或世界和平有过杰出贡献而功垂史册;或因为在位时治国有方而青史留名;或因发动过世界级侵略战争或组织过世界级反侵略战争而身负千古骂名或千古英名。但无论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其晚年的身体状况和寿命长短都没有象当时的邓小平这样受到如此热切而焦急的百端追踪,万端关注。
问题是,外界越是对邓小平的健康状况和寿命长短百端关注、倍感焦急,向来以政治"黑箱作业"闻名的中共官方就越是要遮遮掩掩、含糊其词;而中共方面越是如此遮遮掩掩,外界就越是心生疑窦,从而更加表现出兴趣无穷。于是,关于邓小平健康状况的"独家新闻"隔三差五便冒出一则,除了邓小平已经口歪眼邪、涎水不止、头不能转、腿不能弯、脚不能走之类的文学性描写之外,还有更多的"据接近邓小平的医生透露"之具体病例,统计下来,凡是人类医学史上有过记载的器官性疾病,上至脑软化,中至肺气肿、下至橡皮腿……,都被"独家新闻"笔下的邓小平一一患过。
那几年里,海外各种中、西文媒体根据所谓的"知情人士"口中透露出的"内幕消息"报道出的"邓小平身体近况"一一没有被证实,有时同一媒体竟连续三天将邓小平换了三家医院,北京医院、解放军三零一医院和解放军三零五医院。一位曾主持台湾某报大陆事务,自称在北京辟有多种"权威消息渠道"资深记者为证明自己的消息绝对可靠,在据理批驳其他媒体的报道错误时说:邓小平怎么可能住在三零五医院呢?连王军涛在监狱里犯病时都被安排在三零二医院……
按照这位资深记者的对"有中国特色的"的共产党政治的研究和理解,三零五医院在大陆解放军医院中排序第五,所以在中共政权中排名龙头老大的邓小平绝不可能屈就于此。孰不知三零五医院正是中共中央的保健医院。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邓三公主邓榕或许是出于眼见自己的生父被媒体肆意糟蹋而"忍无可忍"的公主脾气,或许是受江泽民等人的背后指使,更大的可能则是出于其个人的明星欲望,终于打破了多年的沉默,公开对外谈论起自己父亲的"真实健康状况"。
于是间,"一鸟飞来,百鸟压音",全世界所有的"独家新闻"都被邓三公主的"自家新闻"一锤打哑。接着,便是全世界的西文媒体追着邓榕采访,而被邓榕不屑一顾的中文媒体(包括中共自己的官方媒体)则跟着翻译,一时间,连英国王妃和日本皇太子妃在东京相聚的新闻都不再令记者产生特殊兴趣,一时间让人感觉全世界的未来的前途都已经维系在邓小平的健康和寿命上,而邓小平的健康和寿命又维系在邓三公主的信口开河上。所以,虽然笔者本人也对这种"世界跟着邓榕走"的现象感觉可笑,但细想起来,过错并不在于"邓榕牵着世界走",而在于"世界情愿跟着邓榕走"。
当然,这里说的"世界情愿跟着邓榕走",指的是世界上的新闻媒体,而不是指全世界的芸芸众生。就在邓榕造访美国的当时,虽然各大电视台都做了报道,但刚刚从巴比特被老婆阉割的"性与暴力"热苏醒过来的美国新闻的观众和读者们,立刻又全身心地沉浸于辛浦森杀害前妻的"暴力与性"之中。所以,邓榕出访美国时推销的那本"女儿颂扬父亲"的著作据说还是不如李志绥医生写毛泽东毛性事的那本书的销量好。
后续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再作介绍。

【附录】

邓小平的“南巡讲话”是邓榕“假传圣旨”?(高新)

2016-02-11


m0211-gxp.jpg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分析到,当年江泽民闲置邓大女婿吴建常是借国务院机构调整之机。同样,江泽民接下来对付邓三女婿贺平也是同样以机构调整为借口。
一九九八年春召开的九届人大代表名单中把邓家成员清空的同时,江泽民宣布在原来解放军“三总部”的基础上,新成立一个总装备部。如此一来,原总参装备总自然不复存在,担任总参装备部部长的贺平五十二岁上被迫成为一介退役少将。
日后的贺平虽然还被允许留在保利公司董事长位置上“过度一段时间”,但因为该公司的军火贸易已经被军委军品贸易局统管,邓氏家族靠买卖军火发大财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据当时的中共“太子党”圈内的人士透露,江泽民在邓小平追悼大会上的眼泪未干,即对邓家子女采取了一系统列的限制措施,首要原因还不是邓家的几个女婿大发“国难财”在党内党外影响实在太坏,而是邓小平的三女儿邓榕把江泽民彻彻底底地得罪了。
当年中美建交时,邓榕已经是总政组织部某处的副处长,和丈夫贺平一同成为中共驻美首批外交官。
驻美四年后回到北京,邓榕被安排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担任正处级干部没有几个月,即被提拔为副厅局级的人大常委会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因为邓榕到人大常委会工作时间很短即跃升司局级干部,周围的人多不服气,议论纷纷。主管组织工作的官员替她圆场说:邓榕同志在军队工作期间就已经是师级职务,同地方司局级是平级的。而这段时间的邓榕到底是否已经退出现役,连她在人大常委会政策研究室的顶头上司都不清楚。
在一九八八年中举行的中共第六届全国妇代会上,邓榕又以军队系统代表的身份出席大会,系一千一百八十三名代表之一。按规定,大会要从这些代表中选出“执行委员”三百名,邓榕是被提名的三百一十五名候选人之一。
对於邓榕的是否入选,中共高层领导人十分重视。在选举前的预备会上,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闫明复亲自前去充当说客。他对代表们说:“中央不是随便提出这个名单的。如邓榕同志吧,她曾在总政治部分管过军内妇女工作,干得很出色……”
没想到会上爆出一个戴睛,义正严辞地对“妇联主席”候选人陈慕华提出质询,使一个不知民主为何物的大会有了一点民主气氛。在这种气氛下,邓榕成了十五名被差额掉的候选人之一。
按照“太子党”圈子内人士的说法,当时的邓榕如果顺利当选全国妇联第六届执行委员的话,中组部当时安排她进入该届妇联书记处的预案即可实现。中组部当时的计划是让邓榕在全国妇联书记处担任正局级的书记一至两届,即可升任第一书记,而全国妇联、全国总工会,以及中国科协等“群团”单位的主席都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或者全国政协副主席出任,享受副国级待遇,而其中实际主持工作的书记处第一书记则享受正省部级待遇,而且会被安排为中央委员。
从妇联走捷径官升正部级的计划落空之后,邓榕找到了一条独一无二的捷径,理所当然当上了邓小平的秘书。说理所当然,一是她是学医出身,便於照顾邓小平的饮食起居,二是她是邓的宝贝女儿,政治上绝对可靠,又便於与邓沟通。作为十三亿人最高领袖的秘书,其权势远非一般部级干部可以与其相比,甚至政治局常委、包括当时的第三代核心江泽民也得巴结她,否则便难以得到机会拜见“总设计师”。
在中共历史上,能与邓榕当时这种特殊地位相提并论的,恐怕只有“文革”后期毛泽东身边的毛远新。当时,因为除了毛远新,连“母后”江青和接班人华国锋都很难见毛泽东一面,所以毛远新被称为毛泽东的“专线电话”。
当时有人戏称邓榕是邓小平的耳朵和嘴巴。因为老邓讲话含糊不清,多数时候由邓榕加以补充复述,老邓的听力更差,各位官员在拜见时又不敢太大声说话,只好由邓榕在他耳朵边上大声复述一遍。所以又有人形容邓榕是“总设计师”的“助听器”和“扩音机”。
邓小平南巡的讲话传达后,一些左派人物恨之入骨,曾私下里发牢骚说:传达到我们耳朵里的这些东西未必就是老邓的原话,经过邓榕那台“扩音机”以后,失真和变调都是难免的。
确实,邓榕在帮助父亲听取汇报或发布指示时,不但要起到“扩音机”和“助听器”的作用,时不时还要为讲非四川方言的汇报人将汇报内容翻译成四川话,据说父亲在接见外宾时,邓榕也会时常将外宾的话直接翻译成四川话说给父亲听。那么,这种翻译是直译、意译还是曲译,只有邓榕一人知道。
邓小平南下视察刮起一阵新的改革旋风,发表了一系列“振奋人心”的讲话。不久,这一系列讲话被整理《邓小平同志(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作为中央文件向全党发布。九四年下半年《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出版时,该文又成为整个“邓小平思想”的压轴作品。
这份南方讲话刚刚出笼时,即已经有人怀疑,依老邓此时的身体状况和思维能力,似乎不可能将这样许多问题讲得这样条理清晰、简单透彻,一语中的。所以很可能是在行成文件的过程中已经被从头至尾陪邓小平南巡的邓榕和邓楠等人进行了精心加工,甚至不排除“再创作”的可能。
转眼到了一九九五年春,邓榕为推销大作《我的父亲邓小平》开始巡游欧美。在法国巴黎,接受当地右派大报《费加洛报》的记者专访时回忆说:父亲九二年巡视南方几城市时,事先根本没有准备发表演说,连我自己都没有被预先告之,所以我连一张写字纸都没有带在身上,只好随手掏出口袋里的纸巾临时赶记。
如此说来,人们就更有理由怀疑这些被断断续续记在纸巾上的最高指示整理成文件后,是否还能百分之百地“尊重原作”?
从翻译角度讲,历来讲究“信、达、雅”之标准,而邓榕“翻译”和“转述”的邓小平指示(无论是九二年的南方讲话还是其他),唯独一个“信”字令外界怀疑。至於“达”和“雅”两项标准,有人说邓榕的文笔还是挺不错的。
至于邓榕在担任邓小平秘书期间的级别,曾经有文章介绍说因为当时的邓办主任王瑞林是中办正部长级的副主任,所以被内部宣布为“邓小平同志办公室副主任”的邓榕应该是副部长级待遇。但事实上邓榕自全国妇联的捷径没有走通之后不久,时任军委常务副主席,被邓榕称之为“杨爸爸”的杨尚昆就下令给了她一个大校军衔。
邓榕在她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曾经提到周恩来称她为邓家的“外交部长”。事实也的确如此。比如曾与邓家关系最密切的王震家族、聂荣臻家族及杨尚昆家族,往往都是由邓榕出面联络。这三个家庭的子女们也是同邓榕最为要好。一九九二年以前,为了邓、杨两家子女在工作上的联络方便,特别是为了两家子女想结伴出国旅游时能够名正言顺,邓榕和杨李的主要任职单位(即拿工资的那个单位)解放军总政治部还专门将邓、杨两家子女全部安排在“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任职。
有心的读者查阅一下中共那名目繁多的“对外友好团体”就不难发现,其中的一个“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是个非常特殊的组织,至少在其人事安排上是这样。
这个机构成立於一九八四年,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国际友谊促进会”、“中国国际交流协会”、“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联合国协会”等机构似乎是重复设置。但在邓、杨两家关系的“蜜月”期间,这个机构的增设则有特殊意义。多数人以会该协会不过也是由中共外交部“归口管理”的副部级建制,打着“民间”的旗号为的是“开展工作方便”。其实,这个单位是地地道道的军方机构,其办公地址就设在总政机关大楼里面。其机构设置是正军级,属下设有“亚洲部”、“欧洲部”等同外交部的司局一级平级的单位。协会建立之初一直到王震去世之前,邓榕的这位“胡子叔叔”始终担任名誉会长,而邓榕是该会的副会长,杨尚昆长子杨绍明和女儿杨李於同年同月一起出任会长助理,邓朴方则担任顾问。邓榕的军职级别正是被总政治部按照这个机构的编制定了副军。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江泽民在邓小平去世之前曾经向邓榕暗示将会安排她接替正军级待遇的总政联络部部长职务,以换取邓榕政治上的配合。下篇文章将退会继续介绍邓榕为何令江泽民恨得牙根痒!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