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2月16日星期二

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前国务院秘书俞梅荪



【新唐人2016年2月11日讯】2016年1月31日是俞梅荪在过年前被捕22周年日,1月30日是刑满释放19周年日。近日,俞梅荪在狱中被逼迫而拒绝认罪的那段经历,再被媒体关注。

据王晋发文透露,1994年起,中共国务院从事立法的秘书俞梅荪深陷冤狱,在北京市第二监狱第5大队第15中队服刑,担任班长,带领全班服刑人员月月超额完成劳改生产任务,他兼任第5大队3个中队的文化教员,在全监狱18个中队的两次统一考试,他的学生都囊括大队、中队、个人,三项第一名。半夜里,囚徒打架斗殴,他冒着危险冲进去,奋力制止了这场突发的群殴事件。1995年度,他荣获全监狱劳改积极分子,其事迹被专题报道。
22
1994年底至1997年初,俞梅荪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二监狱(东郊豆各庄)服刑。这里关押的3000刑事犯,大都被判无期徒刑和死缓刑者,是重刑犯监狱。

1996年初的一天,中队长石长青警官对俞梅荪说:"你可以出狱了,依法对劳改积极分子必须减刑8个月至1年,你刚好还剩下11个月,赶快交一份认罪书,我们马上到法院办理减刑释放手续。"

对于写《认罪书》,俞梅荪疑惑的问:《刑法》第78条明明规定:"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第72条:"根据悔罪表现,可以缓刑。"我依法只需"悔改"而不是"悔罪"。对判缓刑的人,需要悔罪。人无完人孰能无过,我可以悔改,但我根本没有犯罪。况且,江平律师(七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在一审、二审都为我作无罪辩护,你要我悔什么罪呢?!我明明无罪,法院却判我有罪,这是违法的;现在你们又要我无罪认罪,同样也是违法的;我无罪而违心认罪,更是违法的啊!

石中队长一下子给问住了。

接连几天,好几位上级警官分别来训话开导。其中,大队长郭政警官说:"《刑法》关于减刑只需'悔改'而不需'悔罪'的规定,尽管已经发布10多年了,但我还从来没有遇到不认罪就能减刑的。现在社会上大家都在违法,你无罪而认罪又算得了什么呢?"

俞梅荪说:"人家不懂法律,被你们懵了,违心认罪;或者是被你们威逼利诱,委曲求全,情有可原。但我是搞立法的,一字之差,只能死在这里了。"

俞梅荪服刑以来,不断有全国人大、国务院、最高法院的同事、老同学为使他提前出狱而疏通关系,分别到狱中动员其赶紧认罪,回家照顾病重的母亲和住医院的弟弟。俞梅荪对国务院秘书同事张师兄说:"江平先生为我作无罪辩护,却被判为'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而受辱,我怎能认罪而再使江平先生受辱呢?"

张秘书说:"那我请江平先生来要你认罪?你认吗?"俞梅荪沉思了一下说:"即使江平先生来,我也不会认罪的。"
2
1993年秋,俞母、俞梅荪和弟弟。在四个月后的过年之前,俞突然被捕和抄家,俞母吓得心脏病发作,弟弟受惊吓而旧病复发,住精神病医院而滞留三年,俞刑满出狱接弟弟出院,祸及家人的劫难没完没了,直至今日。

76岁的俞母郑珍的心脏病重,卧床不起,听说儿子不肯认罪而早日出狱,很气恼,请人搀扶着来到郊外监狱,要看个究竟。

俞母一来,就被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等10来位警官围住,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你儿子表现很好,马上可以减刑回家,但他就是不认罪。""你叫他认罪吧!让他马上回家照顾你!"

俞梅荪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指着一群狱警怒吼道:"我根本就没有罪!为了我妈,我可以认罪。"他转而对母亲说:"妈,只要你发话,我马上认罪,我是为了妈而认罪的!"

母亲见儿子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反而无话可说了。她回家之后,精神大振,一再表示"一定要等儿子回来!"她的身体也奇迹般地好转了。

俞梅荪因拒不认罪,其班长和教员被撤,受到狱警各种莫名其妙的非难和处罚,还威胁说,刑满也不释放了。

俞梅荪曾在与读者留言和对话中说,在狱中看到普通百姓的冤案很普遍和申冤难,更使他痛心疾首!

据报导,俞梅荪入狱后,不少同事和好友找了关系,为他争取出狱的机会,但必须签字认罪。俞梅荪坚决不从,决意把牢底坐穿。俞梅荪说,他不能认罪,江先生都说他无罪!怎能再让先生受辱呢!

江平曾为俞梅荪无罪辩护而败诉,俞梅荪痛哭不止

据《江平曾为俞梅荪无罪辩护而败诉受辱》一文介绍,江平先生不但对中国政法大学的八九落难学生施以援手,还直接参与对一些忠良之士的法律救援。1994年,俞梅荪被陷冤狱,当年交通不便,江平先生拐着腿,顶着酷暑奔走,从城北穿越市区,来到南郊看守所,还出了一点车祸。他以律师身份在一审和二审为俞梅荪作无罪辩护。法庭根本不采纳江平先生的辩护词,还百般刁难,弄虚作假。看着法学界一代宗师,连连被下三滥法官所打败,为自己受辱,俞梅荪痛哭不止。
3
1994年1至11月,俞梅荪被关押在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看守所(南郊大红门南街47号),在一审和二审开庭审理,不通知亲属和单位,没有任何人旁听,江平前来为俞作无罪辩护而败诉。

10年后2004年6月,一无所有的俞梅荪在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会议上,再见江平。他心存感激又无以回报,只能当众对江先生深深地鞠了一躬!
4
2010年1月23日,在江平八十华诞会主席台,江平握着俞梅荪的手问:你现在怎么样?俞答:又陷新劫难,什么法呀,都是没用的。
6-1-江平与俞梅荪谈话后,黯然无语,一脸凝重,在八十华诞会上作《中国的法治处在一个大倒退时期》讲演。
在八十华诞会上,江平听了俞梅荪的回答,黯然无语,一脸凝重,向200多位与会者,作《中国的法治处在一个大倒退时期》讲演。

★冤案简介:

俞梅荪,1953年生,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1984至1994年从事立法工作,曾任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综合秘书组组长、顾明同志的秘书(顾明,国务院副秘书长、七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俞曾应上海《文汇报》党委书记兼总编辑张启承、该报驻京办主任首席记者王捷南的请求,因公指导其搞好政策和法治宣传,该报取得成效而受到"十四大"新闻领导小组通报表彰;因有关文件被其盗印,向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告发而逮捕俞,在一审和二审向北京市中级法院和高级法院栽赃陷害,俞被以"泄密罪"判刑三年。

俞刑满释放,该报团伙作案的两位主要作案人:张启承早已荣获国务院表彰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和政府津贴,当选上海市新闻学会会长;王捷南早已升任报社国内记者部主任。他们向俞道歉,但对案情真相守口如瓶,要俞保持低调而不必申诉,由该报历任党委书记和总编辑不断告知,已提请司法机关正在复查而翻案,但年复一年,无下文。

至今,俞无业、无低保、无医保,祸及家人的劫难没完没了。此案黑幕重重,真相不明。
6
2006年11月,俞梅荪(中国政法大学兼职研究员)和中国政法大学师生送法下乡,在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井坪镇,就有关土地承包、生产经营、劳动保护等,向农民义务咨询。(记者徐烨摄,原载人民日报2006年12月6日第14版)
8
2007年,俞梅荪13年后,回到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看守所看看,受到当年狱警的热情招呼,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C:\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出狱20周年纪念\1994年,俞梅荪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秘密逮捕,开庭审理,不通知亲属,没人旁听。.jpg
2011年,俞梅荪到上海文汇报驻京办催问该报历届领导承诺提请司法部门复查平反的结果,竟多次被其报警,由警员带走审问。之后,俞梅荪到文汇报驻京办门口举牌抗议,无人理睬。


江辉诗
又逢每年元月末,百感交集忆人祸。
身为立法工作者,构陷囹圄受折磨!
冬寒被薄难入梦,酷暑炎炎且熬过。
三餐霉变强忍饿,恶吏狠毒震阎罗!
坚持信念何认罪?无辜蒙冤古来多。
宁折不弯当自重,云散拨雾看山河!
——作于2016年1月30日俞梅荪刑满释放19周年日

读者来信和留言

93岁叶光庭(浙江大学教授)
梅荪挚友:我只知道你被上海《文汇报》陷害,判刑入狱,却不知道你大义凛然,抗拒小人卑鄙地诱逼你认罪的事。你既保持了坚贞的气节,又捍卫了江平先生为你辩护的正义性,真是难能可贵!今天中国的知识分子好像都比较软弱,为了个人利益,不惜向权势妥协,甚至卖友求荣,不像古代的"士"那样重义,重节操,但在你身上却让人们看到"士"的精神并没有死。这种精神是可敬的,同时我觉得,我们的民族是有希望的!

毕克:俞梅荪在狱中也为立法身体力行。

○俞梅荪:立法工作者不能违法,这是职业操守,我的价值仅此而已。问题是,谁都说我神经病,傻死了。我只能自娱自乐,实为自省自悲啦。

○毕克:该做的你都做了,可谓无憾无悔!

○俞:谢谢您和叶光庭先生的首肯,使我不胜荣幸之至!

古远:俞梅荪大义凛然,好似京剧"红灯记"的李玉和,但面对的却不是日本鬼子鸠山。

○俞:李玉和是我从小喜爱的大英雄。刑满释放那天,我昂首唱着李玉和的台词:"狱警传,似虎狼嚎,我迈步出监!铁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学者贾植芳(1915-2008)曾四次坐牢:因参加学运而在国民党监狱,因抗日而在日本鬼子监狱;1949年后被冤为反革命罪而两次坐牢共20年。他感慨,前两次坐牢很宽松和短暂。

孙德:你身处高位,还遭此不公,何况普通百姓!你身边的众多大佬相助,尚且这样,如此这般,普通民众可想而知!

○俞:在狱中看到普通百姓的冤案很普遍和申冤难,更使我痛心疾首!

高越农(80岁,清华大学毕业):
小俞:无罪者坚持无罪,坚持不认罪,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悔罪。这样做看似平常,看似理所当然。但是,设身处地想,那是十分艰难,十分需要人格的力量的。

陶渭熊:为你坚持良心正义不畏权势的行为赞赏,同时也为执法枉法,无罪判有罪,有罪者逍遥升迁的"法治"现实义愤填膺!只要司法不能独立,现实不改变,我国的司法就是冤假错案的生产基地。

隋善缘:对不讲道理,不依法的人,还要坚持讲道理讲法,中华民族才有可能走进和谐社会。

林山:仔细想想,如司法不公正,受制于个人权势是多么恐怖的事。法治,公正的法治是人民经历几十年的苦难发出的呼喚!人治,就是灾难!文革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金荷:为坚持自己良心正义的人,点赞。为那些坚持真理,在黑暗中对抗黑暗的人,点赞。他们没说自己是民族的脊梁,但是,五千年中华,正因为有这些不识时务的坚持者,生生不息。

余海洋如果多一些正直不阿,多一些坚持良知,在黑暗中追求光明,默默抗争的人,中国才有希望!但如今,恰恰是好人受罪,恶人逞凶,庸人愈发自私,这个关键问题不解决,个人的牺牲和抗争终是有限,不过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在逐渐清醒。

陈宏: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不妥协,有良知,有底线,有态度,将始终是我们的宗旨,也将带领我们走向最好的明天。

张国: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啥路都没有。在现存体制下的任何改革都是挖肉补疮。

薄山:送上,清代顾贞观词(致冤狱而发配塞外的学士朋友):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白话译文:骞弟,最近好吗?即便你回来,也诉说不尽千难万难。一个人在塞外孤独远行,谁能为你宽心为你添衣裳。你家徒四壁,幼子嗷嗷待哺,心念千里之外的白发高堂。我们上一次喝酒在何时,记不清了,只知魔鬼缠人已司空见。翻云覆雨的官场,我们斗不过,如冰雪严寒,与他们周旋,还要很久。

孙正荃(80岁,北京大学毕业):
小俞:此文虽为旧文,精神却新,读来难平静。即涂几行,聊表寸心。第二首是友人读此文而作。
一,
铮铮铁骨好男儿,无涯夜空一星辰。
但得颂圣成笑谈,宪政天下定念君。
二,
近世自来少男儿,夜空如晦稀星辰。
粪土鬼神终有日,青史勒石记梅荪!

(2016年2月17日整理)

参考资料

俞梅荪:因法结缘,为法患难——江平与我交往26年及为我无罪辩护而败诉
原载《前哨》杂志2010年2月号
转载《和讯网》黑星人博客,2010-03-13

●专访俞梅荪:特色法治,国务院秘书成访民!谁之过?
原载《中华时报》2015-12-30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6-01-0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