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日星期六

司马逸:超现实主义的习近平饶舌说唱


2013年年底到来时,习近平玩公关,参拜毛泽东尸体和亡灵,到庆丰包子铺吃包子秀亲民,结果招致公关灾难,导致"毛病养成恶习"、"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习包子"、"庆丰帝"之类的调侃和外号不胫而走。

习近平至今还没能从两年前的公关灾难中恢复过来——他至今不敢再公开吃包子;此外,他跟他父亲习仲勋和以莫须有的罪名差点把习仲勋活活整死的毛泽东究竟是什么关系,也成为他领导下的中共宣传班子避之唯恐不及的话题。

在2015年年底到来之际,习近平再次玩弄他屡试屡败、屡试屡糗的公关,通过他控制下的中央电视台推出饶舌说唱(rap)《深改组两岁了》,进行直截了当的自我歌颂,力图将包揽一切权力并由他亲自担任组长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一个又一个的败绩歌颂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的这种公关蠢笨和音痴(tone deaf)立即成为中国国内外的大笑柄。于是,习近平宣传班子再赶紧推出堪称擦屁股式的配套宣传:"中国用饶舌歌曲宣传深改成就 美媒:方式更悦耳"

中共官方媒体此处所说的美媒,是指美国《华尔街日报》。该报12月29日发表报道说:

"在2015年即将结束之际,中国中央电视台以共产党的宣传方式推出新奇的饶舌说唱歌回顾过去一年,其中只有好消息。…当然,那说唱歌没有提及让中国难堪的事情,如当局决定驱逐法国记者高洁(郭玉),给著名人权律师浦志强判刑,天津的系列大爆炸,深圳的滑坡。这一切都发生在过去一年。"

对照阅读中共官媒的宣传和所谓的美媒报道,读者不能不慨叹,在人类文明史上,专制独裁政府的信口雌黄和颠倒黑白从未达到过这种超级娱乐的水平。

何谓超现实主义

娱乐既然属于文艺范畴,分析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蠢笨无比的公关宣传就不能不借助一点文学术语或文学概念。于是就有了"习近平的超现实主义"之说。

所谓的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是跟现实主义(realism)相对而言的。

现实主义的一个典型例子是安徒生童话的《皇帝的新衣》——大权在握但愚蠢又虚荣的皇帝受了骗子的骗,光着屁股招摇过市令众人惊骇,并被不懂政治又没有惧怕心理的儿童说破。这童话生动形象地如实描绘了权力在社会上和人世间的运作,因此属于典型的现实主义。

超现实主义的一个典型例子是《皇帝的新衣》的续集——在天真的儿童指点说破皇帝裸奔的事实之后,众目睽睽之下的皇帝不是赶紧拉扯遮羞布遮掩羞处,或扭头逃回高墙之后的深宫,而是街市上原地立定,然后缓缓转身,旋转360度,720度,同时御用合唱队开始高唱颂歌,讴歌皇帝身段之美,肚皮赘肉形成迷人的皱折,屁股处没擦好的一抹抹排泄物痕迹金光闪闪香气飘逸,这续集就是典型的超现实主义。

用比较学术的话说,超现实主义是亦真亦幻,真假莫辩,犹如梦,离奇离谱,令人眩晕。

用中国网民的大白话说就是"权力的裸奔"。

习近平及其宣传班子在2015年年底到来时推出的超现实主义宣传,令人不禁想起习近平的前任毛泽东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灾难连连的穷途末路时中共官方推出的"文革"颂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嗨,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

从各种意义上说,2015年中共宣传机器推出的颂歌《深改组两岁了》跟1974年的颂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可谓一脉相承,不但歌词是蛮不讲理的"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式的狂躁叫喊,而且节奏也是追求快节奏。

所不同的是,当年毛泽东当局推出自吹自擂的颂歌,毛泽东自己没有赤膊上阵亲自发声。但习近平则在自我颂歌《深改组两岁了》中数次发声,从而完美地实现了"老鼠上称钩自称自"。

《深改组两岁了》之可笑

饶舌说唱(rap)起源于美国非洲裔移民的传统演唱艺术,原本是下层阶级的娱乐,充斥着对当权者和社会主流的挑战和调侃。习近平当局以这种艺术形式来进行歌颂当权者的宣传,这种现象本身带有牛头不对马嘴的先天性滑稽,因此受到国际媒体的普遍嘲弄。

但对那些密切追踪中国政情和社会的观察家来说,《深改组两岁了》的主要可笑之处还不在于这种牛头不对马嘴,而是在于它的歌词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类似于上文所提到的讴歌一抹抹的金光闪闪香气飘逸。

例如,习近平上以来所发动的所谓打老虎也打苍蝇的反腐运动,早就被中国公众看出是以反腐为名进行政治清洗,而且近来更是成为令人无法发笑的习当局为贪官打掩护的笑话,如红二代李小琳在瑞士银行暗藏数百万美元的巨款被国际媒体揭露,习当局装聋作哑并禁止调查报道;红二代贪官薄熙来大呼大隆司法审判在中共当局控制下只是以贪污受贿两千万截至,对薄熙来及其妻子的数以几十倍乃至几百倍的其他贪污和不正当收入装聋作并禁止调查报道。

但《深改组两岁了》却高唱以习近平为首的深改组对"苍蝇老虎大狐狸,抓抓抓抓,从严治党自身要硬司法改革一定要赢...有腐必惩,有贪必诉",好像是中国公众是齐刷刷的傻瓜或眼瞎,没有能力看到和理解基本的事实。

中国的水源、土壤、空气污染之严重,从太空中都可以看到,但《深改组两岁了》却高唱"治水治气治土地治治治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

习近平当局在2015年先是鼓噪中国股市四千点才是改革牛市的开端,一万点指日可待;在股市崩溃市值蒸发超过20万亿之后,又发布行政命令指挥市场,动员"国家队"入场救市;救市不成,再动用警察救市,并由此成为全世界的笑话。

在成千上万的中国股民听信了习近平当局的宣传入市赔的倾家荡产欲哭无泪之际,《深改组两岁了》却高唱以习近平为首的深改组"让不该伸的手不伸让市场自主"。

2016年超现实主义问题

在众多观察家看来,习近平宣传班子在2015年即将结束之际推出的饶舌说唱《深改组两岁了》可谓愚蠢至极,甚至愚蠢到很有精神病的嫌疑。

这种疑似精神病的的超现实主义可以令人想到很多有趣的问题,其中包括,推出这种无耻到可笑的颂歌究竟是

——习近平本人的主意,还是其谋士的主意?
——出于无知的无耻,还是出于无赖的无耻,或是出于心存侥幸心理期望依然可以骗人的无耻?
——41年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推出,预示着毛泽东和"文革"气数已尽,如今《深改组两岁了》预示着什么?

探讨上述的种种无耻,还可以用童话说事——那个愚蠢又虚荣的皇帝被天真的儿童道破光着屁股成为众人的笑柄但他赶紧扯遮羞布遮挡或扭头逃跑,而是原地转身360度展示其丑陋的裸体,究竟是无知?还是无赖?还是存在侥幸心理以为他依然可以安然无恙裸奔?

走出童话,返归现实。对习近平当局纯粹的无知或无赖,中国公众除了发挥耐心尽力忍耐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好招法应对。对习近平当局存在侥幸心理,中国公众只能寄希望于发出更大的笑声来打破其侥幸心理。

不过,从各种迹象来看,即使是对无知或无赖,发出更大的笑声似乎也有益无害——君不见,自从习近平在2013年年底吃庆丰包子成为笑料之后,他就一直没敢再在大庭广众面前演吃包子秀了么?

写到这里,大概有人要担心,习近平宣传班子很可能会怂恿他在2016年再吃一次包子。假如真的是发生这种事情该怎么办?

上述问题可谓新年2016年的超现实主义问题。

——《纵览中国》首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