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刘军宁:总统该不该直选?——写在台湾总统选举之际


自由永远高于民主,民主的制度永远服从于自由的需要。选举制度的关键是保守自由,而不是保守民主

2016年有两场总统选举,受到了许多国人的关注。一场是一月十六号上演的台湾"总统"选举大戏。届时会有不少大陆朋友在那里观摩。另一场是今年十一月举行的美国总统选举。同是选总统,这两场选举却有很大的差异。在台湾,"总统"是选民直接选举出来的;在美国,总统是通过选举团间接选举出来的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两岸关注台湾选举的人士常常特别强调"总统"的直选。不少台湾人士深为其"总统"直选感到自豪,并转化成对大陆的政治要求。大陆也有观点认为,上个世纪40年代的中华民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民主政体,直到90年代实行"总统"直选后,才算真正的民主政体。可见,在总统直选与民主(化)之间画上了等号。还有观点认为,在议会制国家,议会应该直选;在总统制国家,总统应该直选;在半议会半总统制国家,议会和总统都应该直选。
总统直选对民主政体真的如此重要吗?不直选总统,就不民主吗?直选总统,就一定更民主吗?要实现民主化,就必须全民直选总统吗?委内瑞拉全民直选总统,俄罗斯全民直选总统,伊朗也全民直选总统。而美国却是间接选举总统。我们能说俄罗斯、伊朗比美国更民主吗?显然不能。
在世界所有国家中,美国宪法制定过程中的辩论是最充分的。在费城制宪会议期间,当时也有要在美国实行总统直选的呼声。总共有两次要求总统直选的提案。一次是1787年7月17号,另一次是8月24号。但是这两此提案都被高票否决了。如果直选总统事关政体是否民主,美国为什么排除总统直选,改行间接选举呢?
《联邦党人文集》(第十篇)给了一些理由:在间接选举总统的制度下,"候选人就更难以成功地采用在选举中常常采用的不道德手腕,……选票也更难集中于德高望重的人身上。"第六十八篇中写道,间接选举能够"减少引起骚动与紊乱的机会。"间接选举"比起选举一个人,做为公众寄望的最终对象,就不那么容易造成震动整个社会的非常的、暴乱性的运动,……不那么容易招惹激情与怒气。"间接选举可以杜绝那些"搞卑劣权术、哗众取宠的人当上总统。"看看今天俄罗斯的直选总统制度,就不得不钦佩联邦党人的预见性。
就是说,在宪政之下,既要制衡少数人的权力,也要制衡多数人的权力;既要制衡社会上层的权力,也要制衡社会底层的权力。在大国实行总统间接选举,既能防范候选人个人裹挟民意、操纵权力,又能约束多数人对总统人选的直接影响力。
在美国这样的大国,选民掌握的信息往往不充分,对候选人难以充分了解,有时还难免情绪化。若直选总统,选民就容易被操纵,蛊惑家反而容易上台。社会就会变得十分政治化,以至于产生政治动荡。因此,总统间接选举,也是分权制衡的一个重要措施。总统直选则突出政体中的民主成分,弱化制约与平衡。
曾有人在社交媒体开玩笑说,如果在中国实行总统直选的话,最可能当选总统的是马化腾。他只要弹出一个窗口,就把选举搞掂了:"投马化腾一票,送100Q币!"因为腾讯有10亿QQ用户。若真是如此直选,那么,对非QQ用户显然是不公平的。要是实行间接选举,这样的事情就难以发生了。
选举制度必须民主,但绝不是越民主就越好。一是,过于重视多数人的意见,会导致对少数人意见的忽视。二是,如果多数人过于集中在一个地方,他们在选票上就算占多数,反而在全国范围内代表性不足,这又削弱了民主。如果哪个地区人多势众,总统就从哪里出,那些地广人稀或地小人少的地区如何在总统选举中得到代表?
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族群复杂的过国家最好实行总统的间接选举制。在地域层面上,台湾的政体只是建立在一个省州级规模上,方方面面的差异性都相对较小。即便如此,直选总统的做法在台湾也很有争议。美国是一个有五十个州的大国,各州的地域大小与人口分布也十分悬殊,国土面积是台湾的三百倍。因此选举制度必须顾及到这一国情。
如果美国实行总统直接选举,小州的候选人就没有机会当上总统,这样就会导致大州做大,反而破坏了地区之间的均衡性。公平的、合理的选举制度必须兼顾各个地区(邦、州、省、特区等)选民的要求,而不是只重视部分地区选民的诉求。
实行间接选举的好处是更能代表地域的广泛性,代价低、不扰民、低政治化,制造稳定的政党制度。直接选举的动员面广,地域代表不均衡,若只选举一轮,会产生少数派总统,若选举两轮,劳命伤财,滋扰民众,加剧社会的政治化程度。所以,相对而言,直选适合小邦,间接选举适合大国。
如果要把直接选举作为衡量民主政治的关键标准,那么所有实行议会(内阁)制的国家都不够民主。因为在议会制下,行政首脑(总理、首相)掌握实权,他们全是由间接选举产生的。我们能说,英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这些间接选举行政首脑的国家不够民主吗?所以,直选总统不是衡量民主的关键尺度。衡量一切政治制度安排的真正尺度是自由。
自由永远高于民主,民主的制度永远服从于自由的需要。不能捡了民主,丢了自由。若是民主有什么价值的话,是它的某些功能有助于保守自由。所以,与其他宪政制度一样,选举制度的关键是保守自由,而不是保守民主

——宁天下  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