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7日星期四

海森威:絕望在蔓延

2016年伊始,大陸社會沒有迎接新年的喜悅與祥和,有的反而是怒火與恐懼。1月5日,寧夏銀川市賀蘭縣發生報復性的巴士縱火事件,造成至少17人死亡、32人受傷。面對這種傷害無辜民眾生命的抗議方式,我們必須予以譴責。類似事件在大陸持續發生,僅公共巴士縱火案件,自2005年起至少發生9宗,遍及福建、廣東、四川、雲南、上海、黑龍江等多個省市,造成至少114人死亡、逾300人受傷。案件發生地從南到北、從西到東,可見不是獨立事件,到底問題出在哪裏,中國到底病在哪裏?中國的病是──絕望,社會公義不張,民眾生活在絕望中,最終被迫走上暴力的絕路。

銀川市賀蘭縣巴士縱火案疑犯33歲漢族男子馬永平,據說是因為追討欠款不果,憤而在上班高峰的巴士內潑汽油縱火。據媒體報道,馬永平遭工程承包商拖欠33萬多元款項,為此他欠了滿身債,弄到妻離子散,家庭破碎。在去年12月8日,馬永平在寒冷的天氣中爬上銀川市一棟大廈天台的電信塔,揚言自殺,追討欠款,與警察對峙8小時,他爬下來後人已凍僵,要由消防員抬離天台。當地電視台也報道此事,批評馬的行為是「惡意討薪」,負責處理該案的派出所所長在接受訪問時,劈頭第一句就說馬永平的行為是擾亂社會秩序,肯定會受處罰。
不惜傷害自己,是求助無門的表現,無奈冀盼藉此引起社會關注,能討回公道;傷害別人,是絕望的表現,已對解決問題不抱希望,剩下僅有怒火,以及報復的極端心態。馬永平在不足一個月內,從傷害自己,走上傷害別人,中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到底銀川警方在上月他爬上電信塔後有沒有追究其行為,怎樣追究,有否把馬逼入窮巷?這些問題當局都必須回答,因為這是涉及公眾利益,涉及到17條人命、32位無辜傷者。
據媒體1月6日的報道,馬永平曾被控擾亂秩序罪,行政拘留十天,上月18日才獲釋放。上月31日回家,留下一封絕筆書:「這些都是你們逼的,逼得我活不成」,之後隨即失蹤。
這次事件到底是否官員不作為,逼馬永平走上絕路,讓無辜民眾受到傷害?問題必須追溯源頭,不能讓悲劇一再上演,這是負責任政府應有的態度,也是現代社會管理應有的態度。
農曆年將至,又是討薪的高峰期,今年經濟環境差,欠薪問題會否更嚴重,叫人憂慮。在西方民主社會,同樣有欠薪問題,可是人家有完善的法律制度,讓工人來追討欠薪,也有工會和非政府組織來幫助欠薪工人維護權益;在中國,法律制度不全,法律只為有錢人服務,非政府組織又受打壓,工人求助無門,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去討薪。
習近平一再強調依法治國,倘若真心要依法治國,首先就應該建立健全的保障工人法律制度,並且嚴格執法。農民工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主要動力,他們提供了廉價勞動力,協助中國經濟起飛,協助中國富了起來,可是他們至今卻是最不被國家重視的一群,在犧牲名單上他們永遠排在第一位。中國要成為真正的強國,必須保證每位國民獲得同等對待,人人平等,人人享有自由。
中國夢勾畫了美麗的前景,可是畫餅不能止饑。執政者必須踏出真正步伐,認真保護好人民權益。善良的農民工,善良的基層人民,不是好欺負的,當年中共驅逐國民黨,取得大陸江山,靠的就是他們的祖輩。大陸當今社會到處瀰漫着火藥味,絕望正在蔓延,歷史隨時重演。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