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7日星期日

乔木:中国人素质差不能选举?

"有选票能让权力弯腰,无选票只有民众跪求"。看看台湾投票的当晚,不管是获胜的还是落败的政客,都深深地弯腰向选民鞠躬致谢,想想大陆常见的民众跪在人民政府门口求见的场景,正应了网络上流传的这句话。
提起选举,除了说中国人多,就会说素质不行。难道我们比台南的农民、缅甸的山民、埃及55%的文盲更差吗?人家为什么能民主选举?欧美200多年前开始选举的时候,大陆在民国选举的时候,难道比我们现在的素质更高吗?

就算素质不高,才更需要精英去设计、去引导、带头去做。可是做了吗?恐怕连设计、培训,甚至公开的讨论都没有。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耳濡目染海外选举的报道,对大陆基层选举或多或少的接触了解,中国人对选举并不陌生。以我在多地的实地调研,特别是参选2011年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的亲身体验,中国的选民并不是想象中的素质不高。当真正拥有选举权利的时候,他们完全明白选票意味着什么,该选什么样的人,希望他们做什么事,如何才能保证选举的公正。

反而是一些精英、专家、官员,要么对选举没有感性的认识、和选民没有亲身的接触,要么出于某种目的,一厢情愿地认为民智未开、时机不成熟、"理论准备不足"等。

关于选民素质,最受诟病的就是村委会选举中出现的贿选现象。其实这是选举中出现的问题,而不是选举本身的问题。因为比起暴力夺权和世袭指定,贿选至少也表明对选举这种文明方式的认可,只是违反了最重要的公平公正的原则,可以通过程序监督、争议处理、结果确认等措施来防范纠正。

另外,贿选是全国性的问题,还是地区性的问题?在那些没有资源和土地可出卖的村委会是否也有贿选?未来行政官员选举扩大到乡长、县长以上,如果有人大监督、媒体监督、司法监督,还会不会有贿选?如果这些监督真正发挥作用,当选的官员能否权力寻租、贪赃枉法?

民众的认知能力也许存在地区、职业和身份的差异,但就像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样,可以让一部分人先选起来。美国的选民范围也是逐步扩大的。如果说普通群众素质不高,相比而言,共产党员的素质较高,可以先在八千多万党员内部实现民主,开展直选或竞争性选举。

当年对外开放是从沿海14个城市、经济改革从4个特区开始,逐步向全国辐射。现在选举能否也在深圳一样,搞一些试点特区。让一部分"素质高"的先行选举,逐步带动"素质低"的,而不是借口"素质低",总也不搞选举。

其实,从衡阳市人大代表间接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的全面贿选丑闻来看,违规、贿选、犯罪不是发生在所谓素质不高的农民或草根百姓身上,而是全部发生在行贿的几百名官员、企业家、名流身上;受贿、索贿的也全部是几十名组织选举的党政干部、各级领导,其中最大的领导市委书记童名谦以"玩忽职守"罪已判刑。

这些人的"素质"不能说不高,特别是行贿者已是市人大代表,具有共产党所认可的政治素质;受贿者都是党政干部,更是直接由党培养和指挥,怎么会出现如此触目惊心、见怪不怪的丑闻?

而且这个事根本不是贿选。贿选最起码直接投票的普通选民能获利,而类似衡阳的事,只不过是权贵关起门来分赃的闹剧。间接选举,剥夺了所有选民的权利,便于暗箱操作。候选人产生要经党的同意和资本的影响,选举过程直接就是金钱比拼和明码交易,选举结果要党的核准确认。这种闹剧,和许多因素有关,就是和素质无关。

因此,所谓民众素质低,只是某些人不想选举的借口,而非不能选举的原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