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胡少江:“三鸟” 栖身的香港前途堪忧

本周三,香港特首梁振英发表了上任后的第四个施政报告。不出众人所料,梁在报告中回避了一些社会关注的重大话题。例如,被民众称之为"网络二十三条"的"网络版权修订条例"、接连发生的冲击"一国两制"基本政治制度的数位香港出版人失踪、特首违反民意强行任命强硬的亲北京人士担任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等的问题在施政报告中未见踪影。报告有意将重点摆放在一些民生问题上,以期争取平缓已经日益失去的香港民意。

政府关注民生,这本是题中应有之义。但是假如只是玩弄手段,通过在特定的领域撒钱的方法来收买民心,这并不一定符合香港人的利益,民众也一定不会买账。钱是香港人赚回来的、攒起来的,香港人对此心知肚明。政府花香港人自己的钱来收买民心,不容易达到它想要的政治效果。尤其是,特区政府拿香港人赚的钱去迎合北京政府的政治意图,例如,花钱吸引相关国家的留学生,以配合北京的"一路一带"的政治口号,这种花钱的方法就更难服众。

香港是个弹丸小地,靠著好的政治法律制度和良好的世界环境,也靠著香港人本身的辛勤劳动,一度很是繁荣。但是现在香港人越来越看不到前途,这种状况的出现是有原因的。从组成香港社会的三种人和他们的经济政治地位来观察,尤其是加上北京对香港的无理干涉这个大背景,人们对香港的悲观态度非常容易理解。除了代表北京管制香港的买办门之外,人们可以将香港社会的主要组成比喻为"三种鸟":麻雀、候鸟和秃鹫。

麻雀代表的是社会底层,他们日益辛劳,为的只是养家糊口。他们的命运与香港的命运联系最紧密:他们的生存和发展完全取决于香港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在现有的政治制度之下,他们缺乏基本的政治权利,香港特区政府的官员们的眼睛只是盯著"北大人",无暇顾及这些"小麻雀"的诉求。从统计数据上看,香港人的人均国民收入位列发达国家和地区,但是作为基本生活最重要的要素,香港人的住房条件根本无法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可以说连中等收入国家都不如。这种状况正在将越来越多的青年才俊驱离香港。

有幸爬上中产阶级地位的香港人,许多是持有外国护照的香港人,其中包括数十万本来就根植海外的外国人。他们多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工作和居住在香港,但是对香港的政治环境和管制香港的北京政府没有认同感,所以并没有把香港当作"永久的家"。对他们而言,香港只是一个赚钱养家的地方,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会挥手离去。就像是候鸟一样,气候一旦有变,便会轻易脱身。正因为这种候鸟心态和地位,他们不像其他主权国家的中产阶级那样为了自己的政治权利而义无反顾,这也是香港的民主阵营势单力薄的重要原因。

至于香港的有钱人,无论是跨国公司的高级白领还是香港本土的富豪,他们的发达大都与中国大陆的发展有关。他们就像是在大陆和其他地区寻找食物的秃鹫一样,不断地盘旋,寻找赚钱的机会。对他们而言,香港只不过是一个离觅食之地靠近的栖身之所。他们虽然以香港为据点,但是香港的容量太小,不足以支撑他们发达。这些人不会冒著得罪大陆政府的风险支持任何争取政治权利的民主运动,香港本身的发展与他们干系也不大。

从历史发展看,没有中产阶级的积极参与,民主发展就缺乏中坚力量。而香港的中产阶级中最有实力的那部分人,却有著候鸟一般的心态,这是香港民主运动的一个致命伤。至于底层民众,他们在政治权利被剥夺的情况下,很容易倾向于激进的政治和社会诉求,而激进的诉求则会进一步将富有的阶级驱离。更加上本来就与大陆官府有著盘根错节的关联,富豪们一方面乐于看到北京政府压制香港的民权和民主运动,另一方面也随时准备在社会冲突加剧时撤离香港,这会使得香港的前途更加暗淡。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