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7日星期日

木然:民主台湾政党林立、派系林立,为何不动荡?


搞民主就会乱,这是稳定思维给大部分人留下的思维定势。中国人素质不高,搞民主就会四分五裂。这样的宣传,有人选择信,有人选择不信,有人选择质疑,有人选择试试再说。说过的事没做过,谁都不知道结果。说过的事,去做了,结果也自然会有。

不过,按着民主发展的道路来说,有的国家搞了民主,国家确实有点乱,乱了之后,也有就有了稳定。稳定之后,也再无乱。原来的社会主义的东欧走向民主的东欧就是一个样板。

亚洲国家的日本、韩国搞了民主,有小乱,而无大乱,有短乱,而无长乱,民主之后,再无乱可言。如果有人把游行、结社、示威视为乱,那是不懂何为民主权利,何为宪法保障。权利的行使不是乱,是动。动是平衡的必然要求。

如果想找民主的乱象,也只有民主不成熟的国家里面去找,在成熟的国家里面去找,是白费功夫。不能把民主之前的乱象与民主之后的民主权利的行使混为一谈。更不能把本属于专制的乱象扣在民主的头上。人民的事人民管,公民的事公民管,自己的事自己管,可能管得不好,但不会管乱。公民的理性,总是知道理性的限度。公民的权利行使,也总是知道权利行使的限度。

这样的分析,同样适用于台湾。台湾之事,已经不是民主之前的事,而是民主之后的事。不过台湾的事有点奇怪,在民主之前没有大乱,搞了民主之后也没有大乱。这让那些想盼望看到一搞民主就乱的人丧气了不小。

台湾的民主就在小乱中一步一步地走向成熟。

本人于2016年1月9号来到台湾,在台湾电视第49看台湾大选。因为到台湾已经是晚上,也只能在电视里看。播放大选的电视,也只有在台湾才能看到。顺便提及的是,邱毅在央视四台对蔡英文的批评甚至贬损,那是因为他是台湾人。台湾人给了他批评的权利。如果他是大陆人,在央视说大陆的领导人,那就是妄议。不知蔡英文当选台湾总统之后,邱毅是不是有了一个妄议总统罪。

在电视里看台湾大选,感觉真是有点乱。晚上如果在街上走,看不到乱。不但不乱,而且看到台湾人的生活,井然有序。台湾的政治是政治,经济是经济。政治的事,政治解决,经济的事,经济解决。谁在台上,都得生活。政治搞好了,生活好是真正的好。政治搞不好,经济也搞不好,就上街抗议。或者,选票侍候。

经济都搞不明白,还在台上呆着,装出认真执政的样子,台湾人是绝对不会答应的。马英九的国民党执政的这八年,台湾人民没捞到多少实惠,那就赶紧下来吧。国民党说行不行,台湾人说行才行。政治家哪有几个说自己不行的,又哪有几个政治家能行的。越不行,越说自己行,台湾人可不是傻子,不好骗。

在电视里,民进党说国民党不行,政治充满了谎言,国民党必须下台。国民党说民进党不行,经济上不会搞,政治上搞不了,也搞不懂。"九二"共识搞不好,民进党就是死路一条。朱立伦批判蔡英文,蔡英文也是气壮山河,大选结果还没出来,就声称台湾已经不属于国民党。宋楚瑜的亲民党也自是生命不息,捣蛋不止,我选不上,你们谁都别想上。要玩一起玩,要臭大家一起臭。

除了台湾这几个党之外,一些不知名小党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这些小党没有几个人,即使问台湾的市民,他们也不知道这些小党姓啥名谁。这些小党也是激情不减,坐着一个宣传车,拿着几个大喇叭,都晚上九点半了还宣传自己的主张,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是否有人听,是否听得清他们说的是什么。科学家李远哲也坐不住,对政治说三道四,认为台湾不要毁在政客之手上,不能毁在腐败者之手上。台湾的劳工放了烟幕弹表示抗议,意指台湾的将来必奖是迷雾重重,看不清方向。

有嘴就要说个话,有政治主张就要结个党,政党林立,派系林立,社会与政治都多元制衡,政治谁都可以参与,但谁都别想走太远。

你活,别人也得活。

台湾的民主,是建立在不同声音的基础上的。不同的声音都可以通过程序化、多样化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是多种价值观的博弈,也是多种利益的博弈,更是多种代表不同价值和利益的政党力量的较量。这是国民党开放报禁、开放党禁的结果,也是民主运作的结果。民主的结果,就是最不坏的结果,就是不会发生大动荡的结果。发生动荡的因素,都在多种力量的抗衡中衡平过来。任何激进的声音和力量都会被理性的声音所淹没。

和美国的大选比起来,台湾的大选具有太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这些中国文化元素,让台湾的大选活起来,活下来,且具有了强大的生命力。这不但是因为他们说的中国话,而且他们运用的是中国形式,且形式多样。相比较而言,美国的民主具有美国的形式,用美国的文化,且具有单一化和形式化的特点。台湾的大选,就是中国风。中国风让台湾的民主舞起来,动起来。比如,台湾人用一个"冻蒜"(意即当选)就让所有台湾选举人激情澎湃。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