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吴戈:還好大陸不止有「小粉紅」

近日大陸網上的「小粉紅」現象實在是娛樂了全人類。苦澀的是,有一句話共青團中央力挺她們的文章還是說對了:她們就是我們的女兒或者鄰家小妹。於是也有人想借「誰沒有年少輕狂」來將此事消解於「成長的煩惱」之中。然而這就大錯特錯了,70後幼時也「小粉紅」是時代烙印,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新一代還是這樣,只說明中國,特別是教育不進反退,堪稱國之悲哀。安之若素者的後代今後只會更愚昧,逃到國外都有孔子學院伺候。
從這些「小粉紅」認為「中華民國」國名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盜版,政府砌牆封鎖海外消息是「為我們好」或「國家為了安全」,可見其無知和奴性。從「愛不愛黨?不愛!愛不愛國?愛!要不要統一?要!不統怎麼辦?打!靠誰打?黨!愛不愛黨?愛!」的耍猴邏輯,到「(台灣選舉)國民黨贏──看,大大手段了得;民進黨贏──看,大大手段了得,故意要它贏才好武統」的霸道邏輯,可見其愚蠢和弱智。這些,在人類愚民史上都要算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過也不難發現,撒潑打滾都是因為主子默許,沒有風險。讓她們拿出百分之一的力氣追問一下國內某件責任事故的真相,立馬就蔫了,要她們上街去表達反台獨,也立馬就扭頭看主子的臉色了。更進一步,這次「帝吧出征」也確有民粹自發的一面,之所以自發,歸根到底還是因為不滿政府對外強硬光打雷不下雨,和義和團看大清藥丸受不了一樣。
當然,她們的感情攻勢取得的不過是些自認為的成效,就連持續翻牆,保持對台灣青少年的說理和感召陣地都與政府一貫政策矛盾。即使黨內極左勢力火上澆油,將她們發展成上街見到台灣人就暴打,也不過勉強達到希特勒青年團和普京納什的水準,她們的母國要對外鬥狠,能有墨索里尼的水平就不錯了,對外征戰能有阿比西尼亞的局面也實至名歸。
真正值得憂慮的是,雖然稍有常識的人都能將「小粉紅」駁得體無完膚,但你架不住她們人多。從小學到研究生院,「小粉紅」生產線不舍晝夜,上百萬政治老師、政工幹部、輔導員、決定命運的一次次考試,對她們頭腦的愚化無人能敵。正如網友「破破的橋」回答「黃安為何到了中國就成了一根攪屎棍,似乎也不能全怪他」時所言:「如果一個地方,什麼攪屎棍都可以攪出一大堆屎,那重點不在攪屎棍,而是要想這地方會不會是個大屎坑」。中國必然在分歧撕裂和愚昧無知中迎來認知、利益和前途選擇的大衝突,很多人已然注定是炮灰,無法避免。
稍有安慰的是,筆者隨口與一個大陸普通女性探討了這個重大問題,有如下對話:
問:如果台灣的大多數人通過投票決定獨立,你能接受嗎?
答:從我個人利益來說,這跟我沒關係。對台灣自己來說,保持民主就好,千萬不要落入XXX之手。
問:你個人贊同台灣脫離中國獨立嗎?
答:你若盛開,蝴蝶自來,你若是坨屎,還強迫人家說你香啊。
問:如果大陸也民主了,但台灣還是不願統一,你會贊同嗎?
答:既然民主了,講民主就更不應該強迫人家啊。
問:可是現在大陸很多人就覺得我們這麼強大這麼幸福,你憑什麼還不統一過來,你怎麼看?
答:王婆賣瓜吧。關鍵要看對方想要什麼,你給的是人家想要的嗎。
問:如果大陸強行進攻台灣,強迫你去當兵,你怎麼辦?
答:那我當個護士吧。
問:如果你是男的,必須作戰,不去就槍斃,你怎麼辦?
答:橫豎是個死,那我就投了那邊。
問:你不覺得有違民族氣節嗎?
答:你現在有氣節,在大陸活著也憋屈啊。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