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

南桥:妖魔化和標籤治國

1984年中英談判香港回歸,英方談判小組的衛奕信回憶:「我們希望制定出猶如大英百科全書般詳盡的協議,但中方想要的,卻是一份兩三頁A4紙大小的文件。」最終簽署的聯合聲明正文,1536個字,恰好兩頁紙。
這是鄧小平堅持要的「宜粗不宜細」,最後的結果是鄧小平為他的接班人,中國的統治者爭取到了一筆政治遺產,那就是在政治上耍賴的巨大空間。鄧小平很明白,論法律、講協議、守遊戲規則,他和他的黨都是外行,特別是當代國家的憲政民主體制和國際法,整個中國就找不出真正的內行。所以,無論是香港回歸,還是台灣問題、西藏問題,論法講理共產黨是外行,那是共產黨的弱項;論計謀、玩虛虛實實真真假假,耍賴逞強,共產黨就是內行了。你要讓中共的最高層去翻百科全書式的法典,他們頭都大了。但是要說話不算數,他們有的是給自己拐彎的辦法。
當初說好,香港和大陸是一國兩制,鄧小平答應,除了駐軍,什麼也不變。可是現在,大陸向香港的滲透,已經發展到將人羈押在內地,逼迫電視上認罪。香港人急得哇哇叫,說好了「兩制」,怎麼可以這樣?對方悠悠然回答,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些人「首先是中國公民」。 「兩制」前面不是還有「一國」嗎?否認「一國」,那就是「港獨」,一定是海外「敵對勢力」的反華陰謀。如果當初簽訂了「大英百科全書般詳盡的協議」,這個時候就可以逐條逐字對照,到底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鄧小平有遠見之明,他就是不要法律條文般的協議,只要兩頁紙的聯合聲明,他算好了以後是要耍賴的。十幾年後,把「港獨」和「敵對勢力」的標籤往任何表示反對的香港人頭上一貼,剩下來的事情就是比實力比武力。
大陸對待台灣,方式是一樣的,只是香港是魚缸裡的魚,台灣則還在大海裡,中共在策略上要更柔軟一些,「兩岸一家親」要說得更肉麻一些。妖魔化對手,貼標籤分敵友,卻仍然是中共熟門熟路的方針。
這次黃安舉報周子瑜,大陸愛國網民集體痛罵十六歲未成年台灣演員,環球時報宣稱反對台獨「完勝」,引起台灣民眾反彈,據說就在短短二十四小時裡,給民進黨增加了幾十萬張選票。此事的荒誕之處是,遭舉報的周子瑜是舉著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那應該算是「反對台獨」的標誌,怎麼台灣人黃安、聰明乖巧過人的環球時報、和大陸無腦網民們,會把「反對台獨」的青天白日誤認為「主張台獨」了呢?
這是大陸的統治者給台灣人貼標籤並妖魔化的結果。幾十年前,民進黨是作為台灣爭取民主的政治力量而誕生的。對中共來說,民進黨的爭取民主訴求是更危險的,所以大陸極力顯示民進黨的台獨訴求,並加以妖魔化,反過來說,民進黨的對立面國民黨就是維護國家統一而反對台獨的。
可是,在所謂「九二共識」之後,台灣已經成功實行了民主政治。對於中共來說,最危險的就是台灣民主政治的示範效應,所以從心底裡非常忌諱「一中各表」這個子虛烏有「共識」中的「各表」。中共從內心知道,如今台灣這個「中國」在質量上比大陸那個「中國」要更優更強,放在一起是沒法比的,千萬不能讓台灣以「一中」的名義給「表」成了「一個國家」。於是,大陸這個「兩岸一家親」就在國際上以神經質的凶狠來封殺台灣。只要台灣和「國家」佔上一點點邊,比如選出來的領導人叫「總統」、就會遭到大陸的封殺。在大陸出版的書上,台灣總統的「總統」兩字都要打上引號,連歷史書裡全文引述台灣總統自己發的文告,署名處也是打引號的總統。如此不講理,已經到了荒誕的地步。目的就是要表示,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說它是一個國家,那就是搞台獨。就這樣,不知不覺地,青天白日滿地紅也給貼上了台獨的標籤。
這樣一來,台灣的兩大黨都有了台獨的標籤,而台獨就是妖魔。中共歷來就是靠貼標籤加妖魔化來治理這個國家的。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統治,大陸的民眾,尤其是不經世事的年輕一代,就根據標籤上的妖魔化程度來決定自己的好惡。這些無腦的年輕人就不會想想,出生成長在台灣的十六歲周子瑜,不拿青天白日旗,難道拿一面五星紅旗?她又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手裡握的不是大陸的護照,即使承認「一中」,日子不還得「各過」?換任何一個人,即使換了大陸無腦年輕人自己,也是要拿青天白日旗的,除非你是對岸派來的「潛伏」。
可是,大陸的年輕人經過中共的教育,是沒有能力做這樣複雜的思考題的,他們只會看中共給對方貼的什麼標籤。中國人在政治思考方面本來就腦力不足,不喜歡也不善於復雜的邏輯,更不會換位思考。思維的弱,加上道德上的懦弱,中國青年是起哄打群架的好手。這樣的人特別適合在妖魔化和貼標籤的統治方式下生活。大陸網民痛罵周子瑜而反而給民進黨助選,不能視為中共貼標籤的失誤。把國民黨和中華民國都打成台獨,本來就是中國大陸政府的本意。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