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动向》长短论:历史逆流的终结



2015年岁末盘点,对习李新政的那一点点期盼,看来是落空了。细想起来,在所谓"中国模式"的怪胎下,期盼习李新政什么呢?说穿了就是政改。改中共的一党专制,改中共在政治经济上的垄断,改中共在文化舆论上的把持,改中共对维护人权的打压。改专制为民治,改极权为宪政。在1989年之前,朝野一度建立起政改共识,结果在"六四"夭折。有良机时尚且不能,何况今日?本性使然,早就该不必抱有什么希望。
所谓习李新政不过是毫无意义的说辞而已,对现代社会而言,最多是两千年皇权政治的尾声。中共虽号称人民政权,其实是皇权政治的最后守望者。作为皇权政治的末世代表,面对民治时代的潮流,其实是左右讨人嫌。励精图治也好,敷衍塞责也罢,只要还在秦政的轨道上运行,都只能是中华民族的罪人。习李的两难境地,实则是这个政权的本质与现代文明的对立所致。洗面革心、改弦更张如何?又怕"竟无一人是男儿"。人言可畏,不得不硬着头皮撑着。这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自文艺复兴拉开了现代文明的帷幕,民主宪政就是近几百年政治文明的主流。20世纪初叶的十月革命,不过是一股反现代文明的逆流而已,而中共则是这股逆流不光彩的重要组成。随着苏联的解体,十月革命的真相大白于天下,这股20世纪危害人类最烈的祸水,在历史潮流的冲击下分崩离析。这意味着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中世纪政权模式,走出了十月革命开始的历史逆流。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东欧国家,正以不同的程度回归现代文明的主流。虽然他们都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回归民主宪政的主流已无逆转的可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背景,也是我们判断习李政权今后七八年走向的参照。
从习李执政三年的情况看,并非一无是处,比如反腐之类。但同时又因此遭到国内外的质疑,被认为是大权独揽,有继续走毛泽东专制独裁的可能。探究这种可能是否存在并无多少意义,而这种质疑为什么始终不断倒是值得人们关注。何故?因为这种质疑并非针对习近平个人,而是针对"党天下"这种旧体制。换句话说,大多数的人其实是看清了这个政权的实质,早已对这个中世纪政权失去了信心。任何稍微有点现代意识的人,没有理由会去相信秦始皇为象征的中世纪政权。体制外的草根不信,体制内的官员也不信。那些打着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旗号,攻击普世价值,攻击民主宪政的人,不是出自于利益考量,就是别有用心。在对外开放三十多年的今天,任何愚民政策都是徒劳无益。政治制度的优劣如何,不是说教和宣传的结果;更不是御用文人强词夺理、胡搅蛮缠可以改变的事实。任何人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出国走一趟,是非曲直都能了然于心。正因为这样一个背景,在决不允许公众质疑的铁腕下,人们只好把注意力转向领导人、转向政府,于是就有了啥都有人反对的尴尬。从这个意义上讲,领导人也成了这个体制的替罪羊。如此局面何以化解?唯政改方有出路。如何改?走出反文明逆流,回归民主宪政的大道。
对于习李政权,杜导正先生曾有一个预判,说中共现有政权模式大体只能维系十年左右,也包含了对习李二人的惋惜。除了杜导正之外,其他人也有类似看法。《博客中国》去年12月12日登了一篇文章,标题叫做《刘亚洲预言10年内转型中共不改革必亡》。大概内容是:刘亚洲近日炮轰中国现行政治体制,直言一个未以民为先的制度将"必然灭亡",他甚至预言中国在10年内,将向民主政治转型,因为中共"不可能有退路"。其实这个话题并不是讨论中共亡与不亡,而是说告别皇权,秦政必亡。
民治时代最不能容的就是皇权专制,深信从文艺复兴以来的几百年,世界潮流是自由民主,大势所趋由不得丑类横行。2016年将是中世纪专制政治的解体预备期,以十月革命为起点的历史逆流自此进入尾声;而中国政治的转型进入快车道,自此,中世纪政权正卸下现代话语粉而饰筹终正寝。

——《动向》杂志2016年1-2月号合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