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7日星期日

南桥:藏頭露尾的中國公安部

香港銅鑼灣書店員工失蹤,特別是持英國護照的股東李波失蹤後,英國方面表示關切而引出的各方反應,令事件變得蹊蹺異常。到底是誰幹的?這個問題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這事幹得有點像黑道的作派,但幾乎可以肯定不是通常的黑道,因為若是黑道的勾當,不會引出中國外長王毅那種類似自辯的表態。最近網上出現的一個新消息,可以給出另一個佐證,綁架銅鑼灣書店員工,就是中國公安部幹的。
就在王毅外長宣布李波這樣持有英國護照的香港公民「首先是一個中國公民」後,海外華文網站上出現了一個報道,題為「公安部:退出中國籍要申請和批准」。各網站的轉載和相關文章大同小異,但都沒有作者或記者的尊姓大名。內文說,這個報道是來自「公安部文章」,這個說法本身就站不住,公安部又不是一個人,它是國家機關,要麼發通告,發佈告,發規定,那得有正式文件,有規定場合。從沒聽說過公安部寫文章。即使現在的公安部也寫文章了,那也得有個出處,發表在什麼地方,得有全文,有署名。可是這些都沒有,這是一篇幽靈文章。誰也查不到這篇公安部文章的尊容,只有海外華文網站上的「轉述」,沒頭沒尾的文風更像是某種「放風」。那麼,是不是別人偽造了堂堂公安部的名義來造謠呢?顯然不是,因為這個報道涉及所有取得外國國籍的中國人,反響非常熱烈,而中國政府沒有一個部門,包括駐各國使領館和公安部,出來闢謠。
這篇報道雖然無頭無尾無主,內容卻很紮實,開門見山列出了公安部網站上申請退出中國國籍的網頁,以證明這是國家規定,不過公安部網站上有兩個地方有一模一樣的申請表格,一個地方是「退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申請表」,另一個地方叫「退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申請書」,一「表」一「書」,說明公安部幹綁架的活比較在行,細緻一點做個文件的活就幹得相當邋遢。邋遢算是小事。真正的大事是,照它的說法,幾十年來海外華人認為取得了外國國籍後自動失去中國國籍的規定,從來沒有獲得中國法律的承認。公安部宣布,退出中國國籍必須經過申請和批准的程序。也就是說,眼下在海外的持有居住國護照的中國人,如果還沒有申請退出中國國籍並獲得批准,就還是中國公民。同時根據國籍法第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那麼,這些海外華人不僅還是中國國民,而且拿了幾十年的所在國國籍是中國不承認的。這個說法,影響就太大了。
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第九條「 定居外國的中國公民,自願加入或取得外國國籍的,即自動喪失中國國籍」,是怎麼回事呢?公安部「文章」說,這一條款是對某些特殊情況而設的,指1980年前後印尼與中國斷絕外交關係,「自動喪失」條款是給印尼難民一個解脫機會。可是國籍法上並沒有這條僅對「特殊情況」有效的規定和說明,三十五年來已經有無數中國公民不明就裡地遵從這一條而以為自己「自動喪失」了中國國籍,卻由於沒有申請退出,至今「仍然是中國公民」。
眾所周知,中國人拿到居住國護照後第一次回國探親,都必須在中國領事館交出中國護照剪去一角以示出籍,這已經做了幾十年了。公安部文章直截了當地說,中國領事館的這一做法不算,還扯上了國務院僑辦,直接批評僑辦「曲解中國國籍法」,「僑辦的這個錯誤政策,在剝奪幾百萬中國大陸出國的老百姓祖國籍」。
這是一幅非常怪異的圖景,公安部、國家駐外使領館和國務院僑辦,竟然要為此打起來了。至今為止,挨打的使領館和僑辦一聲不吭,大概他們還不摸底,為什麼公安部如此行為突兀地挺身而出指責各使領館實行了幾十年的做法,公安部這次放風,到底什麼來頭?
公安部這一藏頭露尾的「文章」必有來由,其要害就是其中這樣一段話:「中國領事館通過中國護照剪角方式作為出籍方式,無法得到中國法律的承認:中國公安部不承認,中國各級法院和法庭不承認。因此,如果當時人在中國有任何法律糾紛,中國警方和法庭仍然將當事人按中國籍處理。」
公安部此時出來把國籍法攪得自相矛盾,破綻百出,根本不可能自圓其說,但是公安部不是沒事找事,而是迫不得已。此時出來宣布,「不經退出就仍是中國公民」,和王毅外長的「首先是公國公民」一樣,是為了那持有英國護照的李波和持有瑞典護照的桂民海而量身定制的。公安部「文章」的作用無非是兩個,一是在中國國民中平息輿論,二是為將來不得不攤牌的時候,在國際上有個說法。他們必須在這個節骨眼上不失時機地表明,我們早就說過,香港市民就是中國公民,所以,在香港抓你就像在上海抓你一樣,是國家的權力。
公安部這篇藏頭露尾的「文章」,在這個時候顯現,等於不打自招,在泰國綁架桂民海、在香港綁架李波,以及銅鑼灣書店其他人員的失蹤,就是中國公安幹的。
中國公安事實上從來也沒有放過香港,只是過去礙於一國兩制的承諾以及香港人「狼來了!狼來了!」的警告,不便放手在香港像在薄熙來的重慶一樣為所欲為。中國公安以前在香港做事是托香港黑道幫忙,在國家一級,有專人聯繫香港黑道,這已是公開的秘密。銅鑼灣書店一定是觸動了最高層的哪根「任性」的神經,使得公安部膽敢親自出馬,大打出手全然不顧可能引起的香港市民震驚和國際社會質疑。現在看來,周永康移居秦城後,中國公安部裡是更缺人才了,動刀子殺人綁架的本事有餘,耍筆桿子寫文章的能力不足。在國籍問題上,公安部的文章藏了頭卻露了尾,就像他們拋出來的李波報平安「親筆信」一樣,稍微有點文字修養的人一看就明白,這不等於是公安部在表態,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