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4日星期日

守鱼:翻牆小粉紅背後的代際戰爭

小粉紅高調亮相,他們帶著思想品德課上獲得的知識,衝出了亞洲。雖然有諸多意見認為掛著少男少女頭像的小粉紅背後其實是頭髮謝頂的摳腳大漢,不過也確實有一批彰顯身份的活躍者,可以證實是青春年少的正牌小粉紅。小粉紅在facebook上建立的一個基地,據目前的統計大約只有不到五千人的簽到。這個數字,是測算翻牆小粉紅人數的一個重要指標。

圍繞翻牆的出現,一種高度悲觀的論調出現了,如今的青年人竟然主動越過網絡防火牆來為牆辯護,這樣不可思議的腦殘狀態,實在是國家的洗腦政策全面成功,而對未來只能更加悲觀了。
撇開小粉紅究竟為了什麼而出征,國內成人世界對青年人的悲觀評價論調是一種熟悉的一以貫之。第一代獨生子女也是80後小學還沒畢業,鋪天蓋地的恐慌就來了,各種專家學者憂心忡忡的論證為什麼他們是垮掉的一代。有一個還嫩著的韓寒,才剛剛嶄露頭角,立馬被拉到央視上被中老年人們圍起來批判了一番,堅信這娃娃以後必然要一事無成。
等到80後終於步入社會娶妻生子,這些操心嘮叨的大爺大媽們和一些被嘮叨了多年的80後,合力將目標瞄準了下一代。 90後喜歡用火星文,90後性觀念更為開放,90後更加目無權威崇尚自我,凡是他們的特點都被歸結為腦殘一代的證據。
無論是中國家長對自己的兒女,還是中國成年人社會對於正在成長的青少年人,總是否定多於肯定,責罵多於表揚。所以,輪到小粉紅事件的時候,要避免重蹈覆轍,不應該用成年人的得意洋洋來沉痛的說,這一代年輕人又要墮落了。
對小粉紅來說,他們從幼兒園開始就接受了片面的教育,要求忠黨愛國,仇恨一切國家要求仇恨的人,只知道國家捏造的充滿偏見的世界,極度的缺乏公民和權利的概念。在犬儒文化的薰陶下,家庭和社會也無法提供更多不同於學校教育的反洗腦內容。而在應試教育的巨大壓力之下,他們根本無暇去接觸了解真實的社會,去接觸更多元的知識,有寬鬆的環境可以交流探討思想觀念。即便走入社會之後,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謀生的道路雖然曲折,但也基本在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而為了生存已經消耗了他們絕大部分的精力,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政治和社會熱點話題進入到日常生活之中的時候,才會激起他們參與相關討論的熱情。可以想像,一大批平時不關注政治和社會的業餘評論家,能背誦出思想品德課上的內容已經是他們的最好水平了,和職業選手之間必然有著巨大的落差。
小粉紅拙劣的亮相,與其說是未成年人的無知,更毋庸說是成年人的罪惡。奇怪的是,代際之間的批評,往往發生在強勢的成年人世界對未成年人世界的批判之中,而當未成年人走入社會之後,舊有的批評就開始銷聲匿迹。
而對於觀察者和言說者來說,如果僅僅看到小粉紅們的表演就急於對未來下結論,無疑就落入了以往對青少年批評的陷阱。這個陷阱不是用上一代人的價值觀看不慣下一代人,而是忽略了青少年不是一個靜止的狀態,將某一個時間點上某一個方面的特質放大,然後推及未來。
16歲以前的青少年,不是教科書的複讀機只能是意外。而作為政治和社會話題的業餘選手,必須相信他們不會主動去改變自己的觀念,對不符合自己認知的知識和訊息缺乏主動了解的興趣,主動延續舊有的認知是習慣性的選擇。但也不因此否認改變的可能,無論是遭遇一些生活的變故挑戰對現有社會秩序的認知,或者遇到突發的大事去激發他們的思考,還是在成長中更加完善了對社會的看法,人的觀念總是在變化之中。
小粉紅渾身濃厚的狼奶腥味,是每一代1949年以後的大陸青少年都表現過的。他們並不比過往的青少年更壞,也難說成年後會有更好。而成年人總是沉浸於對青年少年的譏諷與嘲笑之中,並沒有映射出這一代青少年的不堪,依然是成年人精神世界的委靡。無能於挑選更加強大的對手,最終只能在弱小的對手身上尋找成就感。這種代際戰爭,比小粉紅現象更讓人悲哀。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