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

余英时:谈香港“铜锣湾”事件

1446789430_62fd.jpg
铜锣湾书店(苹果日报)
铜锣湾书店实际上是一个小书店,但是它出的书非常多,而且出的书基本上都是从大陆得到的资料写成书,都是关于中共贪赃枉法以及乱搞男女关系,尤其是领导人员,共产党的高级干部种种腐败糜烂的生活以及毛泽东的生前许多跟女人的关系种种,都是由这个书店出来的。这个书店出的书都是对共产党批评的或者描写的,这些描写都是共产党不愿意看到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共产党觉得越来越不能容忍。因为这个铜锣湾书店虽然不大,可是因为它这个书因为有许多引人入胜的地方,有许多惊心动魄的,所以它的书买得很好。尤其是让共产党头疼的是大陆的游客都知道这个书店,所以来了香港都要到这个书店买些书,有些当然带不过去。但是他们看了以后就在大陆的网上报道。

铜锣湾书店就因为这个原因使共产党认为它是头号敌人,所以想把这个书店消灭。消灭的办法就是把几个重要的股东跟工作人员都抓起来,然后追问他们写这些书的资料是从大陆内部什么地方得来的?这是他们很重视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不是完全造谣而是有根据的。可见共产党内部维持机密不外漏是不大可能的,总有人说出来。

铜锣湾书店就因为这个原因成为一个大目标。这个目标之下前后已经抓了五个人。两位工作人员跑到大陆去工作的时候,找东西的时候被抓了,后来有新的发展,有一位桂民海,已经是瑞典人了,他住在泰国,共产党就派人秘密地从他泰国的公寓把他绑回中国,因为从外国绑回中国这个事情也不是今天开始的。

十几年前大概2003年出名的反共产党的王炳章到越南就被共产党绑回中国大陆,现在大陆已经判他终身监禁。而且从2011年左右艾未未说他坐飞机从北京来到香港,在飞机场就秘密地被便衣抓走了,关了81天。最近才发生的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他母亲是人权律师被抓,她想把儿子送到美国就先把儿子送到缅甸,但在缅甸的时候被共产党发现又把他抓回去了,所以政治绑架,从外国绑回中国是不稀奇的。

可是这个事情发生在香港就跟其他的不一样,因为香港跟共产党1984年的协定香港回归中国的时候就是一国两制。香港的法律共产党不能取消。中国要尊重在英国人设下的一种法律制度。在这个法律制度之下人权是有保障的,言论自由写书的自由都有保障。没人会干涉,没人会把你抓起来。但是中共现在不一样了。中共给香港给它一点颜色看看,你只要敢反对我迟早就没好下场。可是这个事情目前还没看到妥善解决的方式,所以这件事情是非常值得大家重视的。

我相信共产党在这件事情上虽然可以说是我不在乎,我按我的办法,可是在道义上没有提出任何控诉。如果没有任何控诉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最后放不放他们回香港?这是很重大的问题。你是不是可以把香港人抓过去然后在中国判刑,让他蹲中国的监狱?蹲个十年八年的,这个是关键所在,大家的关心也在此。

铜锣湾书店好像是一个小事情,可是这五个人被抓,而且其中三个股东都被抓了。下一步铜锣湾书店怎么做,目前还不知道。可是可以看出来,目前这件事情已经变成了不是一个书店的问题。是整个香港一国两制能不能维持的问题了。如果一国两制不能维持,其结果就是香港会失去它现在所谓自由港口的身份了,这是很严重的。

所以最近台湾在进行民主选举,香港的许多年轻人都到台北去观望,同时还有许多香港人准备移民到台湾去住,因为台湾到底不是像香港一样,共产党一踏步就过来了。因为中间隔着大海,打起台湾来也不是很简单的事情,这种情况之下我看共产党还是把香港逼成真正的反对力量了。因为香港我们几乎可以说70%以上的人都是反对共产党的,至少都是不同情共产党的。只有少数人得到了利益要跟着共产党走。所以香港的未来跟这件事情是有很大关系的。要紧的是现在我们看到共产党政治上的作风,从政治绑票个别从外国一直发展到香港真是越走越下流。所以共产党这个案子可以说显示了它这个政权的本质。

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孔杰荣,是我在哈佛大学的同事,他是法学院的,中国法律研究所所长,现在在美国纽约大学当美国跟亚洲的法律研究所所长,始终出来为中共人权说话。他对这件事情有一个评论,我觉得值得引到这里给大家做参考。他说中国跟外面世界的交往发生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共产党要把它自己国内所谓的法律推到外国来运用,这是不许可的。但共产党照做不误它把它的法律推出来了,但是更可怕的是共产党无法无天,就是毛泽东所说的无法无天也推到外国来了。所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孔杰荣先生的这几句话是有代表性的,我特别引出来让大家参考。

 (RFA 根据作者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