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高新:民主党派领导人比共产党还共产党

网页照:
网页照:"绿坝-花季护航"软件
网页照
9825bc315c6034a83658b98ecb13495409237602.jpg
许嘉璐(百度百科)
留心的读者和听众也许会因为笔者在此提醒而记起不久前自由亚洲播发的一篇题目为《中国新增1.2万敏感词 禁搜令走出国门》的网络新闻稿,大致内容是:为加强网络监控,中国政府不断封锁特定字词。近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曝光,中国政府疑将敏感词黑名单禁令扩延到境外。中国当局已经与美国一间网络公司(XYZ.com)签约,提供一份包含1.2万个敏感词黑名单,将在全球特定网域中封锁由中国大陆指定的敏感用词,其中包括"freedom(自由)"、"democracy(民主)",以及与天安门事件有关的"1989"等词汇与数字。以后任何使用了黑名单上词汇的网址,都将被拒绝注册。
报道还称,这个封锁特定字词的消息,在XYZ.com公司上个月向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递交申请时被掩刻意盖掉。但该公司曾与美国政府签订合约,承诺保护开放的网络。
该文中引述中国大陆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刘荻的话说:中国民众为躲避当局"河蟹",几乎每天都在创造新的网络词汇作为指代,同时,当局也将许多日常用语变为了"敏感词",敏感词是屏蔽不完的。
一名通过翻墙登入推特的网民对此评论说:"我觉得敏感词一定在日新月异地发展之中,比如'动车'以前不是敏感词,但现在就是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你要一篇完整的文章都很难了,其间会夹杂很多符号,以至于我们会以为你在写文言文。"
该文中还引述通讯领域专家、异议人士姑鹤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的话说:以前这些"敏感词"虽然难以跨入中国互联网,但在"火墙"外却是大行其道。而现在中国当局竟然将审查延伸到了海外,进行过滤、屏蔽、禁止注册等,相信这是扩展审查政策、围剿反对势力的策略和行动的一部分。
该文中还引述了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 公布的一项有关网络自由度的调查结果:在接受调查的65个国家中,32个国家的网络自由度下降。而中国是全球网络自由度最低的国家。

这则新闻令笔者联想起两年多前日本的《产经新闻》曾有一则该报驻北京记者的报道说,中国当局下令编列829个敏感词。这编列的800余个敏感词当中,八成是与政治有关,主要是针对"人权"、"示威"。

该报道举例说,被列为敏感词的有和法轮功组织有关的"法论"、"法·轮·功"、"法+轮+功"等20多个词,还有会联想到前总理李鹏的"李月月鸟"等。
根据报道的说法,这829个敏感词当中,有两成是人名,例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则是唯一上榜的日本人。
报道说,中国政府强行规定,要求业者删除含有敏感词的发帖、行动电话业者也要限制含有敏感词的短信。网路和携带电话业者必须过滤这些敏感词,网路必须删除、手机短信则是规定业者不得群发含有敏感词的短信。
撰写报道的该报记者矢板明夫说,据了解,是中共的宣传部门(二零一三年)七月拟定了这份敏感词清单,并配发给中国的4万多名网警参照使用。

此报道发出后,立刻招来中国大陆网民的一片嘘声,因为第一这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第二所谓的"敏感词"也远不止八百多个。

事实上中共政权早在上个世界末,互联网在中国大陆还不是很发达的时候即已经开始了"敏感词"和"关键字"的过滤行动,而由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亲自指定的"互联网有害内容自动过滤技术攻关"项目的"总协调人"就是笔者在上一篇和前一篇文章中接连介绍的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著名民主党派领导人"许嘉璐。

对中共政权的互联网监控制度深恶痛绝的广大中国大陆网民中,凡是资深一些的,肯定都会记得发生在五、六年前的"绿坝"事件。

事件的起因是:2008年1月14日,当时的国务院信息产业部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绿色上网过滤软件",征集截止日期为10天后的2008年1月24日。

2008年5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信部)确定征集结果,郑州金惠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郑州金惠)的"金惠堵截黄色图像及不良信息专家系统"和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大正)的"花季护航上网管理软件"两款产品中标。后来这两款产品被组合,并更名为"绿坝·花季护航"。工信部以4170万元人民币采购该两家公司合作研发的"绿坝·花季护航"软件,提供给网民免费下载。

绿坝软件的过滤功能可以分为色情图像过滤技术和文本过滤技术。

图像过滤技术以比对图案方式,过滤网络内容。文本过滤技术在于审核网页内容,避免色情、政治等内容出现。并且辅以大正公司开发的语义分析系统。而黑客破解的关键词数据库中,只有2700个词与色情有关;大约6500左右的词汇则是与政治有关。

当时的中国大陆的网友揭露说这个大正公司的"文本过滤技术"的项目主持人是许嘉璐的学生。有网民调侃说,这个"文本过滤技术"中把"中南海"、"六四事件"什么的都列为自动封锁的"关键字(词)"尚可理解,而把"良心"、"良知"也都囊括进去,肯定是许副委员长的"钦旨"。

2009年5月19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下发《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通知要求2009年7月1日之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生产、销售的个人计算机出厂时应预装最新版本"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应预装在计算机硬盘或随机光盘内。

中国政府强制预装该软件的行为在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首先报道该事件的《华尔街日报》认为这将有助中国政府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担心政府将使用这套软件来过滤政治敏感内容。言论自由的倡导者担心该软件"将导致中国的三亿互联网用户更难以获得未经审查的新闻和信息"。美国驻华使馆发言人史蒂文森表达了对此事的关注,并将密切关注"任何试图限制信息自由流动的举措,并将其视为有悖于中国创建一个现代化、信息型经济和社会的雄心。"

在中国大陆内部,绿坝软件已经酿成一件网上群体事件,以至于中共中央政治局不得不专门召开会议进行讨论。政治局特聘专家明确指出:"没有考虑到众多利益相关方的感受,贸然做出近乎强制的规定,有可能对信息产业的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当时也有外界华文媒体披露说:表面上看,绿坝软件是工信部、财政部和中央文明办共同商定采购的,尤其是财政部拨出四千余万采购款后,社会舆论对其指责不断。但是,两部一办有哑巴吃黄连的尴尬,因为他们不敢不买一位副委员长的账,何况这位副委员长是江泽民的亲信,而江泽民的余威尚在呢!

许嘉璐头顶著名学者之光环与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之威权,全力推动绿坝软件开发,指定有特殊利益关系的开发商研制,弄得两部一办敢怒不敢言。再说,四千万的浪费不过是九牛一毛,没人对它关注,知情的高层也原谅──人老了,卸任了,弄点钱,不为过。如果不是绿坝软件的质量不过关,体制内人士也就不再议论这点小钱的事情;如果不是推行绿坝软件的两部一办起初的霸道而引起网民的极大愤慨,胡锦涛的案头也就不会出现举报许嘉璐的信件。正是这位前副委员长被指涉嫌贪腐,让胡对绿坝事件无法及时下结论。

笔者当时也关注到了中国大陆境内的网民也把对许嘉璐的谴责集中到"利益输送"方面,认为许嘉璐一手推动的"绿坝"由政府出资收购再强制全民"免费安装",肯定是吃了"回扣"。但依笔者之见,区区几千万元人民币还要两个公司瓜分,其中的一部分,那怕是其中的百分之五十,对堂堂许副委员长来说,也不过是蝇头小利而已。所以,许副委员长安排自己门生的网络文本过滤技术"中标"后企图在全国范围内强行推广使用,说到底还是政治企图心的驱使。当时的许嘉璐两届人大副委员长临近任满,为报答江泽民和李鹏政治恩德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利用自己的"说文解字"功底,为维护中共专制政权的网上政治监控事业做出贡献。前文已经提到的"李月月鸟"都被列为"敏感词"之类,都是许嘉璐和他的门生们在网络文字监控技术上的"说文解字"。

也是北京师范大学出来的政治异见人士刘荻说网络上的"敏感词是屏蔽不完的"。这也正是许嘉璐十几年前即已经预见到的问题。他亲自指导的,由他的门生出面创立的大正公司开发的所谓"语义分析系统",就是试图从技术上做到不但能够"涵盖当下",还能"应对未来"。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