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9日星期二

梁京:什么是习近平名垂青史的历史机会

tw-ma-xi-jinping1.jpg
2015年11月7日,两岸领导人举行"习马会"后,马英九(左)在总结成果时,认为大部分此行的目标已经达到。(自由亚洲电台锺广政摄)

对所有有历史感的人来说,追求台湾独立的蔡英文高票当选台湾总统都会带来一个冷峻沉思的时刻,尤其是看到欢呼胜利的绿色海洋中,竟没有一面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旗。

习近平和蔡英文在未来数年的对决,对两岸十四亿中国人,对全球七十亿人将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是人们很难不去想像但又很难想像的问题。在这个挑战中国人想像力的时刻,一种想像遭到了很多人的排斥,那就是习近平将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他的任期内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成就统一中国的历史伟业。支持这种想像的基本逻辑是,习近平不可能抗拒名垂青史的巨大诱惑,抓住历史给他的这个难得的机会赌一把。而反对者的基本逻辑是,习近平不会这样蠢,因为这样的选择只会令自己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我以为第一个逻辑包含的对习近平性格的判断比第二个更准确,也就是说,习为了赌历史地位,会不惜身败名裂,遗臭万年。更何况不少人认为,不仅台湾人没有为自由一战的意志,美国人也没有为台湾人的自由与中国开战的意志,习近平确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一定胜算。

如果这个判断不错,那么用道义和利害来劝说习近平恐怕作用不大,我以为更好的办法就是提出帮习近平名垂青史的替代方案。当然,乡愿和口号无济于事,而必须是有实践可能的替代想像。

事实是,历史上中国的统治者多次因想像力不足而错过了令人扼腕的机会,而今天的中国更面临著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机会,习近平虽然感到了这一点,却很可能像崇祯那样,因想像力不足而留下千古遗恨。

现在很多人拿崇祯来影射习近平,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习和崇祯面对的挑战,都是大一统的政治秩序进入了高度内卷化的晚期。有人形像地把明末的政治生态描述为"君非亡国之君,而臣皆亡国之臣"。这种政治生态的一个致命逻辑,就是它的思想和权力斗争不能内生出有创制能力的政治力量。中国晚明士人的朋党之争,就是明证。但遗憾的是,当今中国大陆的知识人,并未能从晚明士人的悲剧中汲取到真正有意义的教训,似乎还在那个古老的逻辑支配下,身不由主地重蹈晚明的覆辙。

在我看来,崇祯错过的一个历史性机会,就是迁都南京,内靠江南士大夫地方自治的能力以支撑危局,外借基督教文明的新理念和新知识以更新文化。这个路子,崇祯不是做不到,而只是想不到。如果他想到了,中华文明早已实现伟大复兴,而今天的世界格局也会全然不同。

习近平今天面对的历史机遇之好,其实并不比崇祯差,且实行起来,也更容易。原因无他,中华文明圈已经有了内生的创制能力。虽然中国大陆内部仍受到大一统的逻辑主导,发生了种种末世症状,但香港、台湾乃至新加坡以及欧美和东南亚的华人,都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理念和文化更新。没有他们的积极介入,文革灾难后的中国竟能经济崛起,完全不可想像。

问题是,大陆之外的华人,有没有可能像参与中国的经济制度改革那样,参与中国的法治和政治制度的变革?我想这个问题本来是不言而喻的,但看来中国的权力精英再次受到了想像力不足的制约。

我有一个简单的想像,那就是习近平请蔡英文研究台湾如何帮中国大陆稳健地推动地方自治和基层民主,请香港人帮中国大陆设计推进法治的路径和步骤。我相信这样的请求一定会得到两地最积极的响应,因为没有人比他们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其中的利益和意义所在,也没有人比他们更称职地完成这一历史使命。

此梦若成真,习近平何愁不能名垂青史!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