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时代周刊》专访蔡英文:华人民主的新纪元



"壮大台湾-总统大选领先者蔡英文要将台湾利益置于优先"

蔡英文正在做早餐。这位总统候选人打了五个蛋,和着平底锅里面的培根一起滋滋作响,再把一片片白色的厚片土司叠起来。料理手法学自英国名厨杰米奥利佛(Jamie Oliver),但是她忍不住要说,烹调食材属于最纯粹的台湾原料。培根来自"快乐猪"农场,距离她那简单却有品味的公寓不远,而面包是从她家附近的烘培坊买来的。她递了一颗橘子给我,用英文跟我说:"有机的!当然也是在地的。"

对于这位58岁、从律师转变成政治人物的总统候选人来说,这可不是她平常吃的早餐。她通常随手抓一杯咖啡在车上喝。不过许多方面来说,这应该可以算是一贯的"蔡式"风格。这位在台北长大、在英美留学过的谈判专家,博士论文写的是国际贸易法。在她当陆委会主委、民进党主席、总统候选人期间(她在2012年的总统大选中以些微差距输给了马英九总统),得到学院派的风评──她是那种喜欢在早上喝黑咖啡或乌龙茶时,跟你辩论保护主义的人。

现在,身为在2016年台湾总统大选中的领先者,蔡英文的愿景充满自信又坚定地强调以台湾为核心。蔡英文说她会维持两岸的现状──这指的是说台北与北京彼此同意对于何者代表中国保留不同的认知(注明:这是时代杂志记者的见解),并且把这个岛屿的命运留给未来决定。但,蔡英文想要将台湾的经济、发展与文化置于首位。当马英九和他的政府推动与中国的贸易及观光协议时(中国占台湾出口的百分之四十),蔡英文希望加强与世界连结、扶植台湾品牌,以降低台湾对中国的依赖。她对时代杂志说:"台湾需要一个新模式"。
台湾的选民是否同意她的愿景,是一件扩及台北以外的事情。台湾的土地虽小,只有两千三百万的人口,但是经济因电子业,农业以及观光业的支撑,以国内生产毛额来说在世界排名第二十几名。台湾的国内人均产值则是中国的三倍。台湾在1894-95的中日战争被中国清朝割让后,被日本殖民了半个世纪;之后在中国内战结束时逃避共产党的国民党势力给占领。长期以来台湾是区域竞争中的一个棋子。在美国的东亚布局中,台湾、日本、南韩及菲律宾同为最关键的环节。更重要的是,台湾是在华语世界中唯一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甫卸任文化部长的作者与社会评论员龙应台说:"这场选举很重要,因为它提供了一个窗口,让外界一探以中华文化为根基的民主……因为台湾,世界得以想象一个不一样的中国。"

台湾的政治让北京感到恼怒又百思不解。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台湾是一个逃走的省,也是对中国活生生的提醒。北京对于台湾的政权,由对中国相对友善的马政府轮替到对中国保持疑虑的民进党,抱持格外戒慎的态度。蔡英文在2012年参选总统的时候,北京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却明显对她大肆抨击,说她是一个"麻烦制造者"或"分裂主义者"。任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关系学院的台湾事务专家林冈说:"民进党政府代表的是两岸关系的不确定性。"
对美国来说,根据《台湾关系法》,在台湾受到武力攻击的情况下,须协防台湾。台湾是美国长期友邦和非正式盟国,尽管两国之间友谊的强度正受到中国崛起的考验。华府担心台湾人民,特别是年轻人,对于中国的警戒心逐渐提高,而两者之间的冲突可能会把美国牵扯进来。着有《台湾为何重要》(Why Taiwan Matters)一书的美国北卡罗来那州戴维森大学(Davidson College)教授任雪丽(Shelley Rigger)说:"这场选举让所有的改变具体化,反映出民意板块的移动……我不认为接下来的两岸关系会更融洽,而这不是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想要听到的东西。"

国民党的主要候选人,因为身材娇小与好战性格而被封为"小辣椒"的洪秀柱(67岁),如果获党的提名,将与拥有学者形象的蔡英文,呈现显著的对比。洪秀柱向时代记者表示:"我不认为蔡英文是一位强的对手"。然而,民进党的候选人已经士气高昂,在全台各地展开竞选活动。蔡英文说:"有些人认为我是一个保守的人,但我其实是很爱冒险的"。她有一种犀利的幽默感──当我赞美她的厨艺时,她用搞笑的语气假装恼怒说:"我可是拥有博士学位的。"

蔡英文在台北的中山北路长大,这条街是以革命推翻清朝、成立国民党并视为国父的孙逸仙命名。她的父亲是一位修车技师,后来成为土地开发商。他承袭了儒家思想,希望蔡英文要用功读书,但也期许身为小女儿的蔡英文可以留在父亲身边照顾他。蔡英文说:"我小时候不是一个被认为未来会有成就的孩子。"

在台湾大学毕业后,她前往纽约州康乃尔大学研读法律,因为她说,这是一个"想过革命性的生活"的年轻女子该去的地方。之后,她前往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法学博士,并且三年不到就获得学位。她说:"这让我父亲很高兴"。她遵从父亲的意思返回台湾,先回大学教书并在1994年进入政府,出任公平交易委员会、国安会及陆委会等一系列重要的、政策导向的职位。

就连许多亲近蔡英文的支持者都认为,蔡英文是一位非典型的政治人物,特别就民进党而言。身为在野党的民进党,在台湾民主运动的奋斗过程中焠炼而成,由民主运动的老兵所成立,这是一场蔡英文错过的战役。1979年高雄的美丽岛事件,当一场人权游行遭警政单位暴力驱散,而后来激励了台湾的民主运动,蔡英文当时正在国外求学,受到象牙塔的庇护。若说民进党的典型人物是赤手空拳的街头斗士,蔡英文则是一位奥林匹克级的剑术家:自我克制又精确到位。
在2008年民进党失去政权,而前总统陈水扁随即遭贪污罪起诉的时刻,蔡英文踏入了镁光灯下,成为民进党主席。虽然蔡英文对于政策拥有深度的了解,但当时她还不像一位领导人。长期以来是她同事与朋友的立法委员萧美琴说"以前当我们挨家挨户去拜访时,她有点会躲在我身后"。"有些形容她为一只在森林里迷路的兔子,被党内与党外的狼群包围。"
2010年,蔡英文参与市长选举失利,在2012年也没顺利当选总统。民进党资深文胆刘建忻表示,当时的竞选总部对于"营销"蔡英文这个概念,做得不够好;虽然拥有许多好点子,但是执行上还是"让选民感到有所距离"。讽刺地,一直到败选感言,蔡英文才似乎与台湾人民产生情感上的连结。她对含着泪水的群众表示:"你可以哭泣,但不能泄气。"

2012年之后的台湾,历经了许多改变。蔡英文煎蛋后的11个小时后,历经了一场政策会议、搭乘高铁从北一路向南、紧接着进行高雄码头导览。她抵达南台湾民进党的重镇高雄,向数百位大学生发表演说。她以一派轻松的授课模式,阐述着民进党的经济计划:加强区域间的连结,并聚焦于支持创新的小型经济。她用中文询问在场学生"你们之中有多少人去台北参加过太阳花学运?"现场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学生举起了手。

台湾的学生过去一度被视为相当冷漠。但是在去年的春天,台北市被数以千计的抗议者淹没,反对与中国签订的服务贸易协议。学生与公民团体担忧这个协议会伤害台湾经济,让台湾的经济受制于中国压力而变得脆弱。他们也认为,服贸协议的推动并没有经过适当的公民审议。太阳花运动是民间累积的抗争与不满,在3月18日这天一举冲进立法院,运动的称号是由于抗争期间一位花贩捐赠了大量太阳花而因此命名。

这个运动的主要诉求就是社会正义。自从国民党2008年执政以来,签订了21个两岸贸易协定,马英九主张两岸的商业往来是台湾最关键的财富来源。但是年轻人质疑这项论述,他们认为这些贸易协议只有两岸的大财团获利。他们说北京的和解政策并没有让年轻人变得富有,反而让他们受困于高房价、停滞的薪资、以及在地工作机会可能流失到中国的可能性。在去年3月30日于总统府外的抗议中,有个标语最能捕捉整体的社会氛围:"台湾只有一个,卖了就没了!"
台湾社会对于生活质量的重视,而非仅仅强调宏观经济指标,对蔡英文来说是件好事。她希望打造一个经济上更加独立的台湾,虽然这个理念在2012年并没有说动选民,但,现在可能更有吸引力。国民党在太阳花运动中受到重创,在去年秋天的期中选举中又再度被选民以选票教训。现在,国民党试图把自己再造成一个民粹的政党。目前担任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基金会'副董事长的前外交部长杨进添先生受访时说道,"国民党坚持其两岸的立场"。但即便像杨进添这样坚定的国民党员,也热衷于解决公平的议题。他说:"两岸互动的利益,应该要与全民共享!"

蔡英文要得到传统民进党的支持并不难,例如南部选民、年轻选票、还有那些认同自己是台湾人,而不是1949年中国共产党胜利后来自中国的精英份子。然而,民进党缺乏与大企业的连结,因为台湾企业大量投资大陆,而其中这些大财团多半支持国民党,以及与大陆建立更紧密的关系。蔡英文也理解到这是她必须要去吸引的一群选民,但是对于如何进行并没有太清楚的图像。她说:"我们的挑战是要去创造双方都认为合理的立场,又不能被我们在野时的朋友认为是叛徒。"

这是困难的挑战。国民党长期主张自己比民进党更擅长治理经济,尤其陈水扁执政时期除了贪污,经济表现并不好。蔡英文的支持者也同意,确实有些民众认为民进党可是一个称职的反对党,但不是执政党。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暨小英基金会资深主管寇谧将(J. Michael Cole)说:"国民党把自己描绘是一个更适合主导经济的政党。另外也有一种僵化的刻版印象,认为民进党执政对企业不利。"

这种论调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并且今随着选战的进展不断被抛出。共产党可能直接地利用中国控制的媒体影响选举,或是间接地透过中国与台湾商业界的连结。美国华府智库史汀森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资深学者容安澜(Alan Romberg)说:"北京将会透过大企业等各种管道来阐述其立场,表明要是台湾人民让一个不接受过去八年两岸发展基础的政府执政,两岸关系的发展将不会如现在一样平顺。"

北京对于民进党政权的接受度向来不高,但现在尤其抱持负面的态度。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2012年掌权后,证明自己比外界想象的还更加武断,带有更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是一个不轻易妥协的人。去年九月,他对一个来自台湾的代表团说,中国和台湾可望采用香港"一国两制"的模式统一,然而这却是一个国民党和民进党都反对的方案,而且民调也一再显示,绝大多数的台湾人民无法接受。今年五月,习近平再度警告"分裂主义势力"会带来的危险──这段说词普遍被外界诠释为对民进党的抨击。

两岸关系是治理目前根据北京和台北(当时为国民党执政)之间所谓的九二共识,这是一个被国民党的杨进添形容为"模糊性的一大巨作"的政策。根据九二共识,双方承认只有一个中国,但不表明一个中国的确切意含。杨进添说,这让国民党在推展双边贸易、交通和观光方面得以取得进展,而不需被迫去回答"一个中国"究竟是北京或是台北心目中的中国。
民进党过去长期以来推动台湾的法理独立。民进党党纲第一条阐明"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而非台湾的正式国号中华民国。这个立场获得民进党基本盘的认同,却在中国的经济实力成长与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崛起之下,越来越无法实现。尽管陈水扁主政时期的民进党政府跟过去的政策并无太大差别,但跟北京的关系确实趋向冷淡。马英九主政时期两岸关系再度暖化。上海交通大学的台湾专家林冈说,蔡英文的立场介于马英九和陈水扁之间。他说:"如果她胜选,她不会追求台湾独立。但她也不会像马英九一样推动两岸关系的发展。"

蔡英文强调她不会改变台湾和中国之间的政治关系,但对于是否撤回台独条文却是依然维持模糊。至于统一呢?她说:"那是必须经由民主程序解决的事情——这是一个必须经由此地的人民来做的决定。"

洪秀柱说:"大家问她维持现状是什么意思?,她却没有给具体的回应。"国民党的杨进添用一个比喻:"在收割之前,要先耕地、播种、施肥;所有的工作……都已经被国民党完成了,然而他们现在却想要收割?"

蔡英文相信她会赢得这项权利。在我返回北京驻点的前几天,我们在一家位于高雄的台式日本料理小店用餐,蔡英文对于取得台湾选民的信任并赢得选战,展现出低调的自信。当时,她把最后一片鲔鱼夹到我的盘子上。那块鲔鱼来自南方的屏东,她的出生地。"妳回北京以后,告诉他们,"蔡英文说:"台湾的下一任总统曾经为妳服务过。"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