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

天狼孤星:月薪250元的南街村长,何以有千万遗产?


河南省临颖县南街村,一度被广泛报道"红色亿元村",在各大媒体的狂轰滥炸般的宣传之下,一度成为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它一直被当成一个历史符号、一种异类的典型:每日清晨,村民们在《东方红》的乐曲中齐齐走进工厂,每天下午又在《大海航行靠舵手》的乐曲中齐齐走出工厂;他们强调着自己的集体主义,每月只有250元工资(暗喻他们的二百五般的奉献精神),与群众同吃中住同劳动,好一个其乐融融的"共产主义社会"!

但据南街村公开的资料显示:1990年南街村集团产值是14亿。"这种发展速度是16年增长2100倍,"王宏斌说。南街村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深圳的速度。

——南街村的发展模式似乎证明马克思笔下的以公有制的形式,实现共产主义一般的美好社会是可能的。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南街村的高速经济增长不是靠自身积累,而是靠银行贷款。"知情者称,南街村从农行贷款的本金利息至今未还,该行已将南街村列入(贷款)黑名单…

这道出了南街村的发展奥秘:原来,上层有人为了证明毛泽东思想的正确,为了保护共产主义的一点血脉,不惜人为的扭曲贷款风险机制,大量贷款给南街村,以造就这个典型,养活这个典型。而当它变成典型后,就要投入更多资金,以确保这个典型继续发光发亮。但纸终究包不住火,不能再以政治作为批出贷款的唯一标准,结果,南街村不仅很难获得新的低息贷款,还面临空前的还贷压力。——这也正是最近若干年来南街村不再风光的原因。


2003年5月,南街村主任王金忠因病死亡。清理其遗物时至少发现了2000万现金及多本房产证。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追悼会当天,有几个抱着小孩的王的"二奶"来到现场,对王生前拥有的财产提出要求。

——人们不禁纳闷:月薪仅仅250元的村长,何以聚敛起两千万元的财富?一个"一心为公"的"好公仆"何以有那么多的二奶及私生子?他们的"外表"与"里子"这种令人惊愕的差异说明了什么问题?

从1991年起,南街村进行"十星级文明户"活动。星少一颗,就意味少一项福利。如果是6星户,那就意味着丧失了生存的可能。如果反对南街村或者犯了什么错误,这些好处一下子就会消失。

2月3日,村民张大爷家领到了村里分发的一块带一只脚的猪肉,20斤。这是南街村分发给汉族村民的年货之一。对于张而言,他有权决定这块猪肉的烹调手法,或炒,或炖,或腌;但是,他无权选择这块肉的重量。在南街村,食品实行的是供给制,这是村民享受的14项福利之一。除了食品外,诸如住房、家电、医疗、求学等也属于福利供给的范围。

自1993年起,村民几乎都住上了92平方米或75平方米的楼房,用上了如电冰箱、电视机等家电。但是有一点,这些东西都不是属于他们的,村民拥有的仅是使用的权利。如果哪一天,村民违反了如"村规民约"上的规定,他们对这些物品的使用权或原来享受到的福利将一项项被剥夺。


换言之,如果任何一位村民违背了南街村领导的意志,那他随时可以被村委领导处以"违背村集体"的名义,收回村集体给自己的所有待遇,甚至比乞丐也不如——连立椎之地也没有!

从上文可以看出,财产公有制的"核心"在于分配的权力!分配的权力只存于这个集体细胞的顶层少数人物,他们拥有"代表所有村民"的资格,只有你的无条件顺从,不去拂逆领导权威,对其所有的决策不折不扣地拥趸,才能"换来"权力拥有者对你的恩赐,才能拿到本来属于你支配的一切权利!可笑的是,这时的你,还必须对他感恩戴德!(我想起一位官员说过的一句话:允许你活着,已经是最大的恩德了!)

他们对内,对外一律称为村里,因为他们心里清楚,只有他们这些村干部才能代表南街村,其他人,只是个数字。

公有制下,失去了财产处置权的所有村民其实都成了奴隶,他们在美好的口号下,失去了最为宝贵的自由!

而掌管他们自由权力的钥匙,都在村领导手里攥着!

从这个角度上进行推理,月薪250元的村长遗产可达千万的谜团迎刃而解!那就是王金忠作为村里的上层人物,拥有巨大的分配权与支配权。


要知道,人的本性是"趋利避害",一村之长的王金忠,面对白花花的银两,香艳可人的美女,怎么会不动心?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些东西的强大诱惑力,凡夫俗子的他如何抵挡?用一下手中的"公权力"换得一时逍遥又有何妨?

你能指望他用"高尚的共产主义道德"去约束本来就已经世俗得肮脏的心灵?以及倍加龌龊的贪婪的双手?

从这个角度上讲,任何道德的力量都靠不住,权力只有在接受监督与罢免的情况下才学会自我约束,否则一切扯淡!

正因为如此,在南街村,另一个权力含金量更高的南街村委书记王宏斌才会"力排众议",投入大量资金生产的洗衣机,建成的啤酒生产线血本无归,为挽回损失,又浪费2000多万元上马永远无法实现的"永动机"项目!——初中物理上说得明白,根据能量守恒定律,永动机永无可能生产出来。

你能指望没上过初中的他能做出多大的成就?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小村子里,没有任何监督,没有任何制约,一切的规定对于他来说都是纸,因为只有他,才能代表一切!他作出的任何决策都是"正确的"!

倘在实践中验证出是不正确的呢?


那好办,用谎言掩盖,虽然有时为了掩盖一个谎言需要编造更多的谎言!

——蓦然发现,那个"月薪250元"的宣传本身也是谎言的一部分。

如果监督有力的话,如果决策公开的话,如果百姓能罢免的话,我不相信王金忠能留下千万遗产和诸多孽种!

那天,我读到约翰洛克的名言:"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顿时,醍醐灌顶!

南街村这个扼杀人性、剥夺自由,高度集权、违背经济规律的畸形怪胎,它的将来会如何?拭目以待!


——来源:开油坊的强哥(微信 火眼金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