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31日星期五

胡少江: 中国——政府和市场的较量

中国股市的网络漫画
根据《财经网》转摘的一篇报道,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他仅仅因为抛出一只股票,便接到证监会打来的查询电话,以了解他是否"恶意抛售"。非常明显,中国政府为了维护其心目中的股市"正常行情",已经不惜对从事投资的个人和企业进行直接干预甚至恫吓。一些媒体更是鼓励一种舆论,将买卖股票提到是否爱国的高度,称在股市下跌期间卖出股票的人为"卖国贼"。 

上述发生在中国股市的真实故事显示,政府在最新一轮股市波动中正在高调地行使行政权力和政治手段。中国股市在两周内从五千一百多点跌到三千六百多点,跌幅达百分之三十。政府公开出手救市,在与市场较劲一个月之后,至今仍然未见胜负,今天的上海指数仍然在这个期间的最低点徘徊。"屡战屡败"这句话最好地概括了中国政府最近一个多月在股市的表现。

官方媒体普遍强调市场行为的非理性。他们说,股票影响到金融市场,进而影响到经济的基本面,因此政府的干预是合理而且必须的。拥护救市行动的人还广泛引用美国政府在金融危机期间出手挽救濒于破产的大银行,从而稳定国民经济的案例。言外之意在于,既然资本主义的美国政府能够干预市场,社会主义的中国就更应该这样做了!

政府权力与市场力量的交织的确不是中国特有的现像,完全不受政府干预的市场只是在经济学理论教科书的抽像模型中存在,即使最主张自由经济的经济学家们也不会奢望它在现实中再现。

但是,政府权力和市场力量的边界却是区别不同政治和经济体制的重要的因素:政府通过法律来对市场参与者的行为进行规范,市场参与者有权利参与法律的制定,这是市场经济的特性;而政府通过垄断立法权或者直接以行政权来主导市场则是非市场经济的特徵。

真正的市场经济通常有法律来约束政府的权力,更有法律来保障市场行为主体的权益。在这种环境下,政府可以通过法定的预算来参与市场交易,从而影响市场的供求关系和其他市场参与者的市场预期,最后达到调整市场的目的。与此同时,企业和个人只要没有违法,政府便不能剥夺他们在市场从事交易的权利,更不能够主观地判定交易者的"善意"和"恶意",并以此进行处罚。

在中国,政府的行为少有法律约束,例如,它居然可以命令大型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停止卖出股票,也可以随意定义卖出股票的企业和个人为恶意炒作,并且派出执法人员进行干预。这些都是凌驾于市场和法律之上的非法行为,是赤裸裸的运用权力压制市场、剥夺市场主体正当权益的专制主义做法。尤其令人感到恐惧的是,居然没有一个投资者敢于通过法律挑战中国政府的违法行为。

仅仅从股票市场的层面看,这一轮中国政府的救市结果还有许多的未知数,因为中国政府控制著众多的社会资源,假如它不计成本地蛮干,应该能够达到短期的目的。问题在于,用于救市的公众资金如何安全退出,市场届时作出何种反应,政府随时干预的可能性将如何影响未来股票市场行为,等等,对这些巨大的未知数,政府完全没有周全的考虑。

从制度层面看,政府干预股市的结果则将更加诡异。不受法律制约的政府权力已经给了市场和市场主体致命一击,它已经摧毁了市场规范,导致过去三十年步履艰难的市场建设倒退了一大步。从政治上看,中国政府对股市的干预正在进一步帮助富人从中产阶级手中掠夺财富,进一步疏离与中产阶级的关系。这种政治后果将被证明有著中国政府无法承受之重。

——RFA

王超华:台湾的價值願景應高於選舉考量

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右)七月三日晚間與台江學子在台南海尾朝皇宮廟口展開對話,他鼓勵學員,不要把自己的判斷責任丟給別人,面對公共政策要抱持懷疑的精神。(台南社大台江分校提供自由時報)

"目前這種選舉輿論氛圍,直接衝擊到去年太陽花學運喚起的社會運動基本價值和願景,令人回想起一九九零年代因民進黨聚焦選舉而溶解此前黨外抗爭社運力量的教訓,同時切望台灣民眾不要再次面對社會運動和選舉考量的對立並承擔其後果。"

台灣將在明年一月份迎來第一次合併選舉總統立委的大選。國民黨初選階段重量級人物神隱,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從登記到黨內中常會認可候選人資格,似乎頗有柯文哲直言不諱贏取民心的風格。但最近幾週,她的「一中同表」和「中華民國」是否「存在」等言論,引起多方反彈。國民黨仍有可能在七月中的全代會上最後改換總統候選人。與此相對照,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六月初訪美獲高級接待,並在《她將可能領導華人唯一民主政體》標題下,登上美國《時代》週刊封面,在基隆等地走訪也時時遭遇民眾直接喊「總統」,似乎已經勝券在握。與台灣朋友交談時,大家也似乎默認國民黨大勢已去。現今媒體都會說,去年年底九合一選舉,是蔡英文領導民進黨大敗國民黨,忘記了當時民進黨高層都被選舉結果驚呆的狀況。目前這種選舉輿論氛圍,直接衝擊到去年太陽花學運喚起的社會運動基本價值和願景,令人回想起一九九零年代因民進黨聚焦選舉而溶解此前黨外抗爭社運力量的教訓,令人切望台灣民眾不要再次面對社會運動和選舉考量的對立並承擔其後果。

  缺失社會改革的政綱

  台灣朋友曾喟嘆全民健保難以維繫,問題不僅僅在財政不支,而且會發生嚴重的醫護人員短缺。由於醫患衝突和醫藥界內部勞資矛盾,不但護理界有員工過勞等不滿,醫界社會聲望地位也不如從前。如今醫學院招生熱門不再是內外心臟等專科,據說,熱門集中在美容和獸醫。

  最近新北市八仙樂園彩色粉塵爆炸,造成民眾大規模燒燙傷,成為台灣最重大的醫療危機。到七月十二日,已有五人死亡,二百多人病危,入住加護病房者近三百人。燒燙傷治療期長,從預防感染敗血症到植皮,都需要大量醫療資源和隨時照護。重傷者換藥,需四、五位醫護人員同時無菌操作,一次就可能要一兩個小時(馬偕醫院用半小時,上了新聞),而康復道路很漫長。全台原有燒燙傷專用病床不到二百位,塵爆不但暴露出現場並無急救措施、送醫過程曾有混亂等大型集會安全管制方面的立法缺陷,而且立即凸顯了醫護壓力。衛生福利部首日即徵召退休醫護加入搶救,並請勞動部放寬勞基法規定,允許加班人員申領加班費。全台醫療資源調配也相繼成為焦點。

  政黨此時應擱置政爭,先以人性關懷為要。媒體有人對比去年高雄氣爆和八仙塵爆,指責中央政府因政黨不同而對地方政府態度不同,結果引起忽略傷患的負面觀感。而國際援助、臨時優惠措施、人力動員等等,則比較容易呼應民心。除國民黨當政的新北市和中央政府主持救治之外,去年當選台中市長的民進黨林佳龍主持捐款興建台中燒燙傷重建中心,都得到社會積極回應。但是,正如台北市醫師劉文勝所呼籲,這些只是緊急情況時的具體措施,不足以解決長遠問題。滿足於這些,屬於「一味省成本的代工思維,是台灣的致命傷!」

  這也是一些民眾的反應。事發後,蔡英文在其臉書發文問候醫護人員,跟貼裡就有疑問:不如趁此先提出改善台灣醫療困境的方法。到目前為止,總統馬英九只是禮節性看望塵爆傷者,具體事務都交由行政院各部會和地方政府辦理。蔡英文似乎也選擇了低調回應。但她二月份宣佈競選總統時,曾經明確提出,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把她四年前所提「十年政綱」的內容化成具體的說明,讓台灣人更能感受到十年政綱對未來願景的規劃。現在遇到這麼好的機會,她卻一味沉默,無言以對網友建議。

  社會願景與國家主權

  蔡英文對塵爆和醫療困境的反應並不是孤立的。到目前為止,她尚未提出清晰的「具體說明」,能夠讓民眾瞭解她對四年前的「十年政綱」是否有更深入思考和更明確的政策方向。目前,她的言談多半集中於國家領導人最重要的責任是鞏固國家主權。她常常主動回應馬英九或洪秀柱有關兩岸關係的言論,但在社會議題及相關政策上,卻零散無系統,即使發言也是就事論事。筆者暑期在台灣偶遇一位為她助選的青年幕僚,他坦承競選班子目前並沒有這方面的清楚計劃,遇到事情都是臨時對付。

  瞠目之後,不禁試想:為甚麼會這樣?一個可能原因是,她總結自己二○一二年敗選原因,得出與北京一致的結論,認為關鍵在於沒有成功應對兩岸關係問題。從這個角度去想,她就會將太陽花和年底九合一選舉主要看作是對馬英九兩岸政策的否定,而不是社會內部矛盾的爆發,或社會願景的廣泛動員。進而,就會格外重視自己的華盛頓之行,將國民黨的散亂看作是對自己的肯定。

  四年前她以「十年政綱」社會願景為號召,但其內容相對模糊,同樣的內容口號很容易被套用。馬英九果然提出了對應的「黃金十年」。但當時對她競選主軸有所衝擊的,可能還是宋楚瑜。他針對中產階級、中小企業、中低收入戶的「三中」立場,在社會公平方面,表達得遠為簡潔明確。

  理念奠基的政治力量

  先後爆發出白衫軍和太陽花的社會不滿,終於導致去年九合一選舉的「變天」,尤其激勵了從基層出發的政治能量,形成兩大黨之外的第三勢力,並先後建立新政治團體,紛紛表示將投入明年立委選舉。這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底形成的時代力量和今年三月成立的社會民主黨,以及早已在環保領域和地方選舉經營多年的綠黨。

  目前三者中,時代力量最有社會號召力。同時,社民黨在堅持社會理念和政治原則上表現突出。六月底,社民黨和綠黨決定共組參政聯盟,爭取不分區立委席位。他們寄望於支持社會進步價值理念的選民支持,並強調,一旦進入立法院,將保持不入閣、不加入執政黨立院黨團,要做監督兩大黨的進步反對黨。社民黨強調社會願景,提出「五支箭」政綱。第一,提高薪資,強化工會力量,捍衛勞動權。第二,年金改革,建構全民平等社會安全體系。第三,鼓吹團結共享,強化財團社會責任,對財團富人加稅,增進國家財政力量。第四,政治公開透明,可受監督,防止政治替有錢人代言。第五,尊重差異、反對歧視,共創多元社會。每一項下,還有相應的具體政策說明。支持弱勢的立場不入大財團的眼,令社民黨財政捉襟見肘,也推動他們向網路發展,呼籲支持進步價值的選民,大家一起來承擔,將理念精神打進立法院。

  在選舉之年,這也許才是太陽花關聯到社運真義的延續。學運領袖林飛帆最近參與台江學生活動時說,不要相信權力交給某人就能解決問題,面對公共政策,參加公共事務,要有自己的判斷能力,追根究底,不要把自己的判斷責任丟給別人。這樣的說法,關注並區分了選舉、日常社運,以及公民責任。也就是說,社會願景必須高於選舉考量。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7月号

丁一夫:一个不可思议的法国喇嘛


http://www.hebdo.ch/sites/www.hebdo.ch/files/styles/galerie_photo/public/LH38_A_Ricard_03.jpg
图:达赖喇嘛与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
达赖喇嘛曾多次说过,二十一世纪人类的关键词是"对话",而马修·李卡德似乎就是为东西方文明的对话而出现在喜马拉雅山里。

东西方交流的转变
在过去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亚洲和西方世界作为两种不同的文明形态,是平行发展的。丝绸之路作为一条商道,断断续续地联络着东西方,但是东西方之间的互相了解十分有限,和今日全球化时代不可同日而语。近代中国人对西方世界的了解,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依赖于来自西方的传教士。西方人对东方世界的了解,主要也依靠到东方来的西方传教士、探险家和博物学家。也就是说,近代东西方的知识和精神层面的交流,在"信使"的构成上是不对等的,都依赖于西方那些率先"走出来"的人。同时代"走出去"而让西方人了解自己的东方人寥寥无几。
西藏是最晚向西方人开放的国家。在很多年里,西方探险家企图前往拉萨,但十之九被远远挡住,不得其门而入,于是西藏成为西方人心目中最神秘的地方。第一个让西方人有机会对神秘的西藏了解一二的人,是著名法国探险家、东方学家亚历山德拉·大卫-尼尔(1868-1969)女士。她自己是藏传佛教的比丘尼,精通藏语藏文和佛教经典。她在印度、越南、锡金等地游学,于1924年到达拉萨,这在当时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她后来出版的著作,是西方人了解西藏的必读课本。她至今是西方藏学界无人不知的先驱性人物。
西方人了解西藏的"信使"由西方探险家为主的局面,在上世纪后半叶有了重大转变。1959年达赖喇嘛流亡印度,藏传佛教众多高僧大德纷纷出走流亡,有相当一部分人来到了西方。他们在欧美建立了藏传佛教的"佛法中心"或"修行中心",向西方人弘扬佛法,传授东方文明中有益于全人类的智慧和知识,他们成为西方人学佛的导师,成为组成藏文明和西方文明沟通桥梁的"信使"。达赖喇嘛是东西方"信使"中的领袖。今天,在达赖喇嘛的身边,有一位高鼻深目而一身绛红袈裟的喇嘛特别引人注意,他就是同样来自法国的洋喇嘛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
科学和灵性的变奏
马修·李卡德是他的法国名字的英语读法,他出生在一个法国思想家的家庭,他的父亲Jean-Francois Revel是当代著名记者、作家和哲学家,是法兰西科学院院士。他的父亲年轻时是社会主义者,曾经担任密特朗总统的演讲起草人。后来,当很多著名欧洲知识分子为共产主义思潮所陶醉,甚至醉心于中国的毛主义的时候,他成为经典自由主义和自由市场经济的热情倡导者,高扬经典的自由和民主价值。马修的母亲是现代画的画家。可想而知,马修在这样的家庭里,享受到最好的教育条件,也受到了法国思想界的理性精神和艺术趣味的熏陶。
马修原是学科学的,1972年他26岁,年纪轻轻就在著名的巴斯德研究所取得了分子遗传学的博士学位,师从著名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Fracois Jacob。在取得博士学位后,所有的师友都期望他在科研中施展身手,所有人都认为他前途无量的时候,他却决定暂停科研,到喜马拉雅山里去完成他对灵性的追寻。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头,从此开始了他的藏传佛教生涯,用他自己的话说,藏传佛教是他投入了四十多年而还在进行的"博士后研究"。
马修到了尼泊尔,在佛教寺院里学习佛学,师从著名宁玛派大师顶果钦哲仁波切。几年后,1979年,他正式皈依藏传佛教,削发为僧,披上了绛红色的袈裟。顶果钦哲仁波切是宁玛六大主寺之一雪谦寺的主持,是达赖喇嘛的上师,也是现代利美运动的主要领导人。利美运动也叫不分教派运动,主张藏传佛教各教派弥合歧见,互相尊重,是近代藏传佛教重要精神复兴运动。这一运动的主旨蕴含着相当宝贵的现代精神。马修由此入门,在尼泊尔的雪谦寺学习和修持藏传佛教。他以现代科学家的理性和精益求精态度来对待东方佛教的知识和智慧,获得了藏传佛教的格西学位。
科学和佛学的对话
从1989年开始,马修成为达赖喇嘛的法语翻译。平时他在尼泊尔的雪谦寺修行,当达赖喇嘛出访欧洲,需要法语翻译的时候,他就跟随达赖喇嘛,为达赖喇嘛服务,于是他有了亲聆达赖喇嘛教诲的机会,他把自己视为达赖喇嘛的学生。
达赖喇嘛致力于和当代西方科学家的对话,已经有三十年的历史。但是佛学和科学的对话并非轻而易举,语言、思维习惯和文化传统的不同,使得对话需要克服很多交流障碍。众多西方一流科学家参与了这场持续几十年的对话,达赖喇嘛和他精选的助手、翻译及喇嘛学者,和科学家一起做了出色的交流工作,其中之一就是马修·李卡德。有意思的是,这位西方人是作为东方佛学的代表参加对话的。他曾经也是一个有潜力的西方科学家,他懂当代科学前沿,熟悉现代科学的研究方法和规范,但是他的发言都是以一个佛教学者的身份,向曾经的西方科学家同行讲述东方佛学。
当西方的神经科学家和修练佛学冥想的喇嘛展开合作,观察和测量冥想修练(相当于汉人所说的禅修)对大脑可塑性的影响时,马修成为这些科研项目中最好的研究对象。由于文化障碍,修练冥想的藏人喇嘛在接受观察实验时有不少困难,科学家和喇嘛之间的配合很难,而马修本人修练佛教冥想已达到相当的深度,自己又理解科学实验的方法与理论,自然而然成为科学家的最好合作者。
角色的变换
马修虽然是尼泊尔的喇嘛,依然兴趣广泛,思维活跃,思考当代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深刻而富有慈悲心。他喜好摄影,出版的摄影集广得好评。他不断写作,出版了多部著作。他把写作出版的所有收入都用于慈善事业。
在他的著作中,有两部影响非常大。一部是他和他的法国哲学家父亲在一座寺院里对谈的记录,书名就叫《喇嘛和哲学家》。知子莫若父,知父莫若子,父子俩都是思考型的人,互相知根知底。这是当代最为深刻的一场父子对谈。一边是当代西方哲学,另一边是东方佛学,他们互相对比观照,讨论了东西方两大文明传统的过去和未来。这本书很快被翻译成21种语言出版,可惜中国大陆的简体中文版不得不大幅度地删改,改得几乎面目全非才得以悄然付印。
另外一部著作也是对话体,是马修和越南裔的美国天文物理学家郑春淳(Trinh Xuan Thuan)有关当代物理学、宇宙学、天文学和佛教的对话,书名叫《量子和莲花》,量子代表当代科学,莲花代表佛学。精彩的是,出生在越南的东方人郑春淳在对话中谈的是当代西方科学,代表西方文明,而法国人马修·李卡德却代表东方佛学来和西方科学对话。
这两本书都采用对话体不是偶然的,达赖喇嘛曾多次说过,二十一世纪人类的关键词是"对话",而马修·李卡德似乎就是为东西方文明的对话而出现在喜马拉雅山里。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7月号

丁一夫:一个带着照相机的洋喇嘛

尼古拉斯·弗利兰(Nicholas Vreeland)

达赖喇嘛对弗利兰说,藏传佛教不只是西藏的宗教,不仅属于藏人,而且属于全人类,你不应把自己局限在印度南方,现在还应该回到西方,帮助美国的佛教徒,发展美国的佛教。

当达赖喇嘛在欧美给佛教信众讲经的时候,在穿着绛红色袈裟的喇嘛中间,经常可以看到一个高鼻深目的西方人。2014年的电影纪录片《带着相机的喇嘛》(Monk with a Camera)讲述了他的身世,他就是第一个成为著名寺院住持的西方人尼古拉斯·弗利兰(Nicholas Vreeland)。
出身豪门的风流才子
尼古拉斯·弗利兰出生于一个条件优裕的家庭。他的祖父是银行家,然而更有名的是他的祖母黛安娜·弗利兰(Diana Vreeland),她是全世界时尚界尊为首位的《Vogue》杂志总编辑,这家杂志在西方社交界声誉极高,这使得弗利兰家庭拥有极广的人脉。他的父亲弗里德里克·弗利兰(Fredelick Vreeland)是美国职业外交官,早年在中央情报局工作过,以后曾任美国驻摩洛哥大使,作为职业外交官在罗马、巴黎、波恩、柏林、日内瓦等地工作过,任职于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联合国欧洲办公室,还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过。尼古拉斯·弗利兰就是出生在瑞士日内瓦,长到十三岁才回到美国,在此以前就随着父母生活在世界各地。
出生于这样一个家庭,物质和精神生活都非常优越,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结交的都是名流,想做什么都能心想事成。他十几岁的时候在巴黎骑着摩托飙车,警察把他拦了下来,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劝告他尊重本地法律,因为他的车是外交车牌。特别是在他祖母的熏陶下,他的生活方式优雅、精致而昂贵,上衣口袋里永远有考究的手帕,皮鞋永远要精心擦拭,一尘不染,而他则是一个交友广泛,人见人爱的风流才子。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他突然对摄影产生了兴趣,特别崇拜著名摄影师Irving Penn。他请祖母帮忙,身为《Vogue》总编辑的祖母一个电话,第二天Penn就让他去跟着学摄影。他的摄影技艺和艺术品味,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跟着大师培养起来的。
出家为僧
就是在这样的生活条件下,他内心里有一种对生命意义的困惑。他曾经随着父母旅行和生活于世界各地,接触过不同的文化传统。正当他想追索人生意义的时候,他遇见了在美国的穹拉仁波切(Khyongla Rinpoche)。穹拉仁波切是达赖喇嘛在1959年流亡后送到西方来的第一批佛教上师,达赖喇嘛希望他为西方民众介绍藏传佛教,弘扬佛法而利益众生。他在美国建立藏传佛教中心,教授藏传佛教的知识和冥想修行。尼古拉斯·弗利兰和穹拉仁波切十分投缘,一见如故。从1977年开始他跟着仁波切学佛,终生以仁波切为师。
这对他的生活是一个巨大改变。有一个细节是,他把他的所有精心擦拭保养的Lobb品牌皮鞋拿到纽约曼哈顿的第一大道,放在马路上,谁要谁就拿,全部送给了路人。他摆脱了这些动辄一两千美元一双的昂贵皮鞋,因为学佛后的他不需要这样的物质条件了。他的照相器材被盗,他就用保险公司对这些高级昂贵照相机赔偿的钱生活了几年,专心研习佛教。
1984年夏天,他产生了出家为僧的想法。穹拉仁波切决定将他介绍给达赖喇嘛尊者,让达赖喇嘛来决定。达赖喇嘛在听了他的决心后,支持他的想法,让他到南印度的孟古特西藏难民定居点的热堆寺出家为僧,在那里修习佛法。热堆寺是始建于公元十世纪的古寺,穹拉仁波切就来自于热堆寺。1959年后,西藏难民和僧侣在南印度重建了被毁的热堆寺。
重振热堆寺
当弗利兰从美国一路风尘来到南印度热堆寺的时候,热堆寺只是荒野里的一栋小房子,有十几二十来个僧人,连夜里睡觉的地方都不够,一些人只能睡在走廊地上。南印度气候湿热,雨季潮湿,寺院物质贫乏,生活条件简陋之极,学僧的生活简单、重复、寂寞,和弗利兰家族的西方上流社会生活可谓天壤之别。弗利兰在一间潮湿简陋的小房间里住了十三年,从藏语文学起,一步一步学习藏传佛教的浩瀚经文和知识,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喇嘛。
每年都有一些年轻僧人从境内藏区来到南印度,进入各寺院习经。热堆寺的僧人不断增加,需要扩建。进入新世纪后,热堆寺决定建造一个大经堂,弗利兰参与了经堂的规划和建造。可是,2008年的世界经济危机使得经堂的资金来源突然中断了。大经堂眼看着无法建成,可能不得不半途而废。
洋喇嘛尼古拉斯·弗利兰从尘封的箱子里取出了久已不用的照相机,决定在欧美上层社会出售他的摄影作品,为热堆寺修建大经堂而筹款。他的摄影有鲜明的个性,表现了他在习佛后对生命和世界本质的思考与感悟。作为一个佛教徒,出于佛教的哲理,他并不愿意在作品中表现自己;但是作为一个受过专业训练、曾浸淫在西方艺术中的摄影师,他的作品不可能不表达出他的特殊人生道路和精神世界。
由于他和他的家族在欧美的广泛人脉,他很快地以出售摄影作品而筹得了四十万美元,完成了热堆寺经堂和建筑的修缮。
达赖喇嘛和弗利兰
1998年,弗利兰获得了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最高学位格西拉然巴。以后,他为达赖喇嘛尊者编辑了两本重要著作。2012年,达赖喇嘛任命他为热堆寺的住持。热堆寺在藏传佛教传统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寺院,是由达赖喇嘛任命寺院住持的十一个寺院之一。这是佛教史上第一个由西方人担任如此重要的寺院住持。他的父亲访问了热堆寺,这位美国职业外交官对着身穿袈裟的儿子,一个劲地说:"我是何等地为你而骄傲!"。
达赖喇嘛对弗利兰说,藏传佛教不只是西藏的宗教,不仅属于藏人,而且属于全人类,你不应把自己局限在印度南方,现在还应该回到西方,帮助美国的佛教徒,发展美国的佛教。于是,热堆寺的洋喇嘛住持尼古拉斯·弗利兰现在一面主持着南印度的热堆寺,一面管理着纽约的藏传佛教中心,来往于东西方两地,致力于东西方文明传统的沟通。
公元八世纪,将佛教经典带到西藏的印度佛教大师莲花生说过,"当铁鸟在天空飞翔,铁马在大地奔驰之时,藏人将像蚂蚁一样离散到世界各地,佛法将传入红人的国度。"达赖喇嘛带领藏人流亡,莲花生关于佛法西传的预言开始成为现实。达赖喇嘛在世界各地弘法,他意识到,东方佛法在西方生根,需要和西方文化对话、交流、结合。他要弗利兰起到东西方文明之间的桥梁作用。达赖喇嘛看到了藏传佛教的未来,藏传佛教在西藏遭到毁灭性的摧残之后,将迎来历史上又一次复兴和更新。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6月号

黄一龙:怎样审判陈云飞

行为艺术:陈云飞向警方递交"投降书"


陈云飞说:"民主运动开展成群众性的娱乐活动,民主果实离成熟就不远了。"他就是以这"娱乐民主"的心态,去实践"把权力关进笼子"的。

此人言行無一不合中央精神

  那個響應中共的號召,自掏旅費為「把權力關進籠子」四出奔走的遊俠陳雲飛,如今反被權力關進籠子了。今年清明前夕,他和一幫同志前去某公墓為兩位風波蒙難學生舉行例行祭奠時,遭到上百武裝警察的拼命追趕圍捕,事後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逮捕。

  我聽說此事後的第一個感覺是十分滑稽,跑到墳墓面前去顛覆的「國家政權」,應該是閻王殿吧,干他中國警察底事?他們並未吃閻王爺的飯,管得上誰砸閻王爺的鍋嗎?

  第二個感覺也是不僅為警察們的,就是他們真是倒霉透了,全國那麼多犯可惡罪的異議公知死磕大V他抓不完,抓起來的又無審不輸理無判不非法,不知將來怎樣收場;此時偏偏又抓陳雲飛,須知遍查此人言行,無一不合中央精神,總是傳播正能量。只看他的打扮:背個紅衛兵書包,包上鮮明印著毛主席頭像和他的親筆題字「為人民服務」,有時還在身前背後掛牌宣示種種警句,教育大小公僕一定要為人民而不是為他的長官他的二奶服務。

  寫到這裡,看見新聞報道說習近平在貴州「夜訪」省級幹部的豪宅,走時丟下一句話,要那些「住得不比西歐部長差」的長官們「還是要記住自己是人民的公僕」。意思和陳氏語錄高度重合。

  中共規定的「核心價值觀」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除了「富強」二字可能引起「錢權勾結」的誤解陳氏不大提及以外,其餘二十二字就是他以公民身份勸導教育訓誡公僕們的全部內容,找不出任何與此相悖的所謂「西方價值觀」的影子。他們把這樣一個人物抓起來還想以他的這些言行判他「顛覆國家政權罪」卻不須改變該「國家政權」的性質,看他們怎樣做得到吧。我倒熱切等待對他的公開審判,看哪個審判長有本事把他的這些言行判罪且敢對此承擔「終身責任」。

  點亮成都「城市之光」的漢子

  雲飛是我的朋友,和他相交已經多年。其先是只見行動,未知姓名。那是二○○七年六月五日,我的日記記載:

  晨得XX信,轉來一帖,通報成都晚報昨刊一廣告,文為「向堅強的六四受難者母親致敬」。此為十八年來國內報紙首次公開向六四禍首挑戰。即以「敝鄉城市之光」為題轉發(外地作家朋友)XX、XX、XX。旋得XX覆信,說她已知道,一天都為此激動不已,我們這個民族究竟還有希望。說不知怎樣才能表達對他們的敬意。

  那時我們理解的「他們」,乃是那張《成都晚報》,後來知道該報並無膽量獲此殊榮,「敝鄉城市之光」竟是由一位不知名的漢子作為悼念親朋的廣告送到報社,又得黨國於六四之後向後人掩蓋那段歷史之賜,接廣告的值班女孩根本不知「六四」為何物,才得以點亮的。再後來,才知那位英雄姓陳名雲飛,當年在天安門槍林彈雨下劫後餘生的大學生也。他自然因為廣告的事受到查處,以與現在同樣的罪名「顛覆國家政權」被監視居住半年;似乎那時他就向查處他的官員傳授了毛澤東「絕對不許向群眾開槍」的最高指示,以說明自己行為之符合黨的教導。這可能就是他以後不斷對官員們宣講黨的教導的起點吧。

  不過我直接接觸此君,卻是由於他的另一行動。二○一○年,他通過一位朋友找到我,向我介紹一位民間人士,讓我協助他編輯一部中共(是中國共產黨而不是其它黨)一位領袖在四川首倡改革的歷史。我由於編研官史嘗盡苦頭,退休以後本想逍遙史外,但一看他那一不為名二不為利只為真實的歷史操心的眼神,兼以知道他就是那個點亮成都「城市之光」的漢子,就立刻同意了。以後此書在中國境內香港出版,引起海內外重視,但書上卻無他陳某一點蹤跡,他也從不提他做的貢獻,雖然這一貢獻當然是為黨爭光的。他就是這樣一個默默奉獻只做不顯的人。

  「快樂馴獸」哪有不遭咬兩口的

  從此以後,他就成了我的好友。我也就時刻關心著他的行止,為他一次次按照黨的政策拒斥橫行權力幫助無辜弱者的行為感動,也為他一次次被抓進局子(據說住過全國各地警察局共約四十個)擔心。而每次受苦歸來的他,總是笑逐顏開,說他是在「快樂馴獸」,哪有不遭咬兩口的。

  陳雲飛自稱「馴獸師」。此名和所謂快樂馴獸,並非罵他所對付的官員為野獸且引以為樂,而是緣自黨訓「把權力關進籠子」。查「籠子」就是而且只是用來關養家禽家畜雞鴨豬狗的,雞鴨豬狗在這裡就代表政治權力了。所以他常把教育官員稱為馴獸或養豬,這是一點也不帶貶義的。他之所以樂此而不疲,請聽他的解釋:

  要馴服「公權」這樣的猛獸,除了非暴力,理性的運用法律武器對待外,我們還要有愛心,不能帶著仇恨。仇恨只能讓罪惡延續,仇恨只能種下仇恨的種子,仇恨只能走向革命。

  豬,養大了,我們要吃肉;獸,馴服了,我們可以觀賞它的娛樂表演;公權,馴服了,我們還需要它為我們服務!

  民主運動開展成群眾性的娛樂活動,民主果實離成熟就不遠了。

  ──《趕豬進籠,娛樂民主》

  他就是以這「娛樂民主」的心態,去實踐「把權力關進籠子」的。前已說過,這正是黨的號召。黨號召,他實踐,此非孤例,而是貫穿於他全部活動的始終。須知黨已說盡好話,而他則盡做好事,一說一做,兩相配合,互補互利,相得益彰。在這樣的格局下,有關部門居然把他抓來審判,除非能夠宣佈黨說的話是騙人的只能聽不准做的。也許當年的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有膽如此抹黑他的黨,現在的審判官,還有步他後塵的嗎?

二○一五年七月四日於不設防居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7月号

李江琳:流亡中的快乐之道——恭祝尊者达赖喇嘛80大寿

图:在印度达兰萨拉,达赖喇嘛出席西藏寺庙为庆祝他80寿辰举行的仪式

中国逼迫达赖喇嘛流亡,藏人遭遇极大苦难,但是,全世界要感谢藏人,因为流亡把达赖喇嘛给了全世界,达赖喇嘛是属于全世界,属于全人类的。

尊者达赖喇嘛出生于藏历木猪年五月五日,即西元1935年7月6日,今年是尊者的八十华诞,世界各地的藏人、佛教徒和支持西藏事业的人,都在举行各类庆贺活动。尊者不到24岁就被迫离开西藏,在流亡中度过了半个多世纪,至今仍然在流亡。然而,就在漫长的流亡生涯中,尊者为全世界无数人带来了东方佛教的智慧和慈悲心,为众生开示离苦得乐之路。
达赖喇嘛兼容并包的人道主义
1999年,达赖喇嘛在纽约中央公园向五万多西方民众讲述东方哲理。我作为来自中国,出身于共产党干部家庭的普通留学生,出于纯粹的好奇,在中央公园第一次听到了达赖喇嘛的开示。 我从大屏幕上看到一位开朗、和平而快乐的老人,用他的笑声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一个如此谦和的人,用如此简单的语言,讲述如此易懂的道理,却直接击中了所有人生活中最大的困惑:为什么我们在生活中会感觉不快活,怎样才能找到快乐?
达赖喇嘛经常说,东方佛教是古印度佛陀和后世大师们通过观察、思考和辩论发展出的一套有关人类内心和外在世界的知识,以及与此相应的一套修持慈悲心的生活方式。东方佛教和其他文明传统的宗教没有本质上不可调和的冲突。尊者并不鼓励西方基督教徒或伊斯兰教徒改信佛教,但是他告诉他们,学一点佛教的知识、在生活中修持佛教的冥想,只会让你成为更好的基督徒或穆斯林。之所以如此,道理很简单。尊者说,全世界的人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都想得到幸福和快乐。他又说,人都有天生良知,都有变得更好的可能。他指出,寻找真正的永久的快乐,只能来自于内心的和平、安宁和对他人的慈悲。这是达赖喇嘛的走向快乐之路,是达赖喇嘛的人道主义最高原则。
在纽约中央公园,尊者带领在场的五万多民众一起祈祷,他说,基督徒可以念想着耶稣基督,穆斯林可以念想着真主,无神论者可以念想着宇宙万物和内心,我们都是人类,我们可以一起为人类的福祉祈祷。当全场所有人跟着尊者念诵祈祷词的时候,对于我是一种彻底动摇以往认知的精神震撼。
那是1999年,新世纪将要到来,人类要进入又一个千年,达赖喇嘛尊者已经流亡了整整四十年,而我这个来自中国,在美国进修宗教学的人,对达赖喇嘛尊者和他的流亡生涯还几乎一无所知。
从此,我成为尊者精神的追随者。
在流亡中得到自由的天地
我在研究当代西藏问题的过程中,采访过很多流亡藏人,听到了很多苦难的故事。我在采访时问过尊者,当1959年尊者从西藏出走,随后几万藏人追随他来到印度的时候,他们从青藏高原来到湿热的印度次大陆,怎样生存,怎样和世界打交道,该有何等的困难。尊者告诉我,旧西藏的封闭,使得藏人的僧俗精英都还没有开放社会跟外界打交道的经历,那时候他们最感困难的时候,是不知道怎样把自己遭受的不公告诉世界,怎样让世界了解自己。尊者给我讲述了他们一开始是怎样逐一敲开各国大使馆的门,恳求各国政府的支持。流亡是非常困难的,在尊者的自传中,记录了流亡初期难民们的苦难,很多儿童死于疾病和营养不良,尊者不得不紧急任命自己的姐姐负责西藏孤儿院,即西藏儿童村的前身,抢救失去父母的难童。这些流亡初期的苦难,至今读来催人泪下。
但是,无论在多么困难的情况下,尊者始终不失佛教高僧特有智慧和慈悲心,不怨不怒不恨。当全世界都以为西藏已经被中共灭亡,不再存在的时候,达赖喇嘛尊者开始了流亡藏人长久的教育、文化保存、寺院重建和政治民主化的建设。
印度文明是注重人类自身内心世界的文明,是一个神性的文明。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有幸逃到了印度,印度民众对达赖喇嘛的推崇尊敬和爱戴,非常令人感动。由于印度民众的支持,半个多世纪来,印度政府接纳了大量越过喜马拉雅山而来的西藏流亡者。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漂流到世界几十个国家的藏人,都在为保存藏文化而努力,并且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民选民主政府。流亡给了尊者和藏人以自由的天地,藏人在尊者带领下,毫不迟疑地走向政治民主化的现代社会,培养出了现代的民主政治官员和众多具备当代科学世界、全球视野的知识精英。
达赖喇嘛尊者说过,二十世纪人类创造了极大的物质进步,但是也发生了规模空前的自相杀戮,二十一世纪不应该这样,二十一世纪应该是人类保护共同的地球家园,保护所有生物共享的生态,各个民族和不同文明和谐相处,不再诉诸暴力,不再杀戮生灵的新世纪。为此,人类需要对话。他说,二十一世纪的关键词是"对话"。他到处这样说,也身体力行这样做。

与世界对话,革新千年佛教
早在流亡初期,达赖喇嘛就敞开大门,接触世界上各种不同文明的精神传统和宗教,展开深入对话。著名美国天主教修士托马斯·梅顿来到印度,最初只是在朋友建议下访问达赖喇嘛,相见之下却如故友重逢,相谈甚欢,他们交流了各自宗教仪轨中的冥想修行方法和体会,接连谈了三天。达赖喇嘛多次说,托马斯·梅顿是带领他走进基督教的人。我在上一次采访尊者的时候,尊者又一次提到梅顿,说他相信如果梅顿在世,一定会和他一起努力促进人类的对话,促进世界和平。
达赖喇嘛流亡后,很多高僧大德来到西方,西方人有机会接触到藏传佛教,藏传佛教的理性传统吸引了很多西方年轻人,其中有很多犹太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来自全世界的犹太四大派别的拉比们组团前往达兰萨拉,专程和达赖喇嘛对话。他们交流了精神层面的思想,也交流了共同的在流亡中重建民族和社会的历史议题。
在半个多世纪的流亡生活中,达赖喇嘛尊者接触了世界上现存的主要宗教,到过几乎所有宗教的教堂、庙观、寺院、修行地,和包括梵蒂冈教皇、德雷莎修女、图图大主教等深入交谈,结下深厚友谊,获得了所有人的极高尊重。
上世纪七十年代,达赖喇嘛开始接触西方科学家。从此,他经常访问西方科学实验室、大学和研究所,和西方科学家展开有关世界本质的科学对话。他倡导和支持的"心智与生命"科学对话会,已经持续了三十年。近年来,在尊者倡议下,藏传佛教格鲁派已经把科学教育引入寺院,和流亡藏人的现代普通教育结合起来,目的是提高整个藏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这一对话也必然打开了千年佛教在当代社会的革新和重建的道路。
我曾经在印度遇到一个西方人,他说,中国逼迫达赖喇嘛流亡,藏人遭遇极大苦难,但是,全世界要感谢藏人,因为流亡把达赖喇嘛给了全世界,达赖喇嘛是属于全世界,属于全人类的。
祈愿尊者健康长寿。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7月号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四)——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慕平先生,市高院批准延长审限有关部门:
本人为侨居美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李南央,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夏楠律师受我全权委托,于201417日第二次前往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行政诉讼立案(第一次于20131225日,起诉未予受理):"诉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机场海关20131125日)行政处罚"。三中院行政立案庭谷绍勇法官于当日接受了诉讼材料。之后,三中院2014618日发出"受理案件通知书",对"原告李南央诉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机场海关一案"正式立案。2014915日三中院向本告发出"行政案件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因而获知我案号为:"2014)三中行初字01055"
此后,三中院先后向告发出四封"延长审限通知书",日期分别是:2014915日、20141212日,201539日和201561日,四次延长审限之依据行文一字不差:"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另有一细节,有必要在此提及:这四封"通知书"所注明的案件号均被写成1055而不是"告知书"01055。如此随其所宜,可窥见三中院执法"风格"之一斑。
鉴于三中院立案日期即超过《行政诉讼法》(旧)第四十二条7之规定155,贵院又连续四次批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延期审理本案,故对您及贵院审批延长审限的部门提出以下请求,请将回复以书面形式寄给我的律师: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甲61号红都商务中心B2-616 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夏楠律师收。
1. 请出示三中院四次向贵院提出"延长审限申请"的证据,即:四次提交申请的时间和提交人的职务、姓名。
2. 请出示三中院四次向贵院提"延长审限申请"的理由,即:每次提请贵院批准延期的"特殊情况"的说明行文。
3. 请出示贵院四次批准三中院"延长审限申请"的日期和"批准书"的签署人。
北京市高级法院院长慕平先生,有一基本事实请您特别注意:三中院将本案拖延不审的这一年之中,本案合议庭成员从未通过我的律师向我索取过任何补充材料或向本人进一步了解案情,却连续四次向我发出经贵院批准的、理由缺失的"延长审限通知书"。因此上述所请真实文案记录,是证明高、中两院切实履行了"延长审理"的法律程序之唯有、且必须的法律凭证。以任何理由拒绝提供,无异于公开承认两院在违法动用"潜规则"
若三中院确实四次向贵院递交了"延长审限申请",那么我对贵院能够四次批准他们的"申请"有以下三个问题请贵院书面答复,并请与贵院对上述三个问题的回应同函寄给我的律师。
1. 如果三中院四次"申请"均没有出具任何理由,或者所出具理由明显不充分,贵院因何做出本案情况"特殊"的判断?
2. 如果三中院四次"申请"出具的理由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贵院因何不问责三中院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对本案不进展,不作为的失职行为?
3. 如果三中院四次"申请"的理由各不相同,那么贵院次次承认其理由"特殊",照批不误的法理依据何来?
贵院第一次批准三中院延期审理本案,虽令人失望,但尚可体谅;第二次批准延长,则不是令人失望,而是令人质疑了。我在第三次"延期审理"到期之前特地从美国返回北京,希望能得到开庭的通知,结果失望地接到第四次"延长审理通知",之后,即与三中院本案合议庭联系人张怡两次通话,给合议庭审判长贾志刚法官三次留言,贾法官连在电话中沟通的机会都不给我。三中院法官对原告这种不予理睬的态度,与贵院今年再而三、三而四地批准延审本案,对"拖着不办"方式明显地姑息、纵容、乃至默许有直接的关系。实已构成了贵院对三中院不监督、不审议,互通一气,联手玩弄原告的客观事实,凸显贵院对"新行政诉讼法"的蔑视。贵院尊严何在?眼下贵院在本告、本告律师面前,实为一个玩笑。我恳切地希望贵院长能够认真审视贵院的名称:"北京市人民高级法院"——它不是北京市政府法院,更不是北京市共产党政法委法院。请您要求贵院审批本案延长审限部门的法官,依据法典行使高级法院的权威,终止批准三中院继续延期审理的做法,还贵院以人民高级法院的尊严。  
2014111日,"新行政诉讼法"获全国人大表决通过当日,中国众多官方网络媒体口径一致地宣传说:"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于11月1日表决通过,并将于2015年5月1日起实施。行政诉讼法作为一部'民告官'的法律,实施24年来第一次修改。而此次修改的内容,被学者誉为'依法治国的抓手和试金石',堪称一部可以有效地把'行政权力关进笼子'的法律。"
201551日, "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当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在第四版郑重地对这个"新法"做了这样的诠释,称"新法""对破解'民告官'案立案、审理、执行的三难问题作出规定,进一步拓宽了'民告官'的法律渠道。"
通观"新法"条款,其第八十一条,确实对高级法院因特殊情况批准下级法院延期审理案件的上限次数,没有做出具体规定;但是其第一章、第一条:"为保证人民法院公正、及时审理行政案件,解决行政争议,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根据宪法,制定本法。"阐述清晰明了、掷地有声——"法院公正""及时审理""解决争议""保护权益""监督职权", 是为该"新法"的立法之本,法条之魂,毋庸辟经妄説。
希望在这封公开信发出后,能通过我的律师得到您或贵院有关部门法官对我的请求和问题的回应,请不要让贵法院在这块"试金石""新法"面前卷刃;请不要成为被"新法"拓宽了的"民告官"法律渠道的堆堰;请以"新诉讼法"的制定之本为您和贵院的唯一考量。
倘若您和贵院决定对本告的这封公开信不理、不复,我想提请您和贵院注意到这个事实:本告并不是唯一等待开庭之人,关注本案开庭的人数之众,地域之辽阔,必要时我可以实名、实居住地向您和贵院证明。您和您统领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是为"行政机关"缝补遮羞布的裁缝,抑或是"行政权力"操纵的玩偶,还是名实相符的至尊的法官、至上的法院?那些有名有姓,遍布于中国、散布于世界不同国家的公民正在拭目以观。请自重!

李南央
2015731

RFA张敏: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宣布狱中去世 回放12年前系列报道(下)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与回放,声音上网时间20150717;短波广播时间20150730

*中共当局宣布丹德勒仁波切在狱中去世,拒将遗体归还家属,16日强行火化*        
         北京时间712日夜里,中国当局突然宣布在狱中服刑已经13年的四川甘孜理塘藏人高僧丹增德勒仁波切去世,当局拒绝将遗体交给家人。据本台记者报道,716日早上,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遗体已经被当局强行火化。
         今年65岁的丹增德勒仁波切俗名阿安扎西,他于2002年被中国当局指控"制造成都爆炸案",后被以"制造系列爆炸和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为无期徒刑。
         得知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的消息,海内外藏人和世界各地人权团体举行示威、集会,要求中国当局公布丹增德勒仁波切死亡真相,将他的遗体交还家人,按藏人传统葬俗举办后事,并对13年前多有疑点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再度质疑。

*回放12年前"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报道(下集)*
         12年多以前的200328日和其后三周时间里,"心灵之旅"节目曾经连续播出系列节目"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上、中、下三集。
         今天请继续收听节目回放:"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节目。请听第三集,下集,也就是最后一集——
        
         我们继续谈"关注二审判决的'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

*2003126日二审裁定维持原判,洛让邓珠当天被执行死刑,阿安扎西死缓二年*        
         28岁的藏族农民洛让邓珠和52岁的藏族活佛丹增德勒……俗名阿安扎西,被中国有关方面指控为200243日"成都天府广场爆炸案"的主犯。据中国官方新华社2003126日报道,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126日二审裁定,驳回阿安扎西的上诉,维持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02122日一审判决,以"制造系列爆炸、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洛让邓珠死刑,阿安扎西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中国官员2003127日证实,洛让邓珠的死刑已于126日执行。
        海内外一些人士对此案一直予以关注,并提出一些问题。

*仁青扎西:案件从未拿出证据,二审增加了藏人对中共政府的仇视,也增加藏汉团结*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的仁青扎西先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表他的看法。
        仁青扎西:"整个案件审理过程,确实一直他们从来没拿出证据来给外面看,外面确实不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所以就是一个黑箱操作了。"

        仁青扎西先生就这个案件提出一些疑点,其中之一是关于二审之前,突然更换律师的问题。
        仁青扎西:"被告人有权请律师,律师方面也是中共作了一些手脚。后来在王力雄等知识分子的帮助下,他们在北京找了两个律师。不过四川省说,他们在当地找了两个律师,所以拒绝了王力雄先生等请的这些律师。"

        仁青扎西先生还谈到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二审判决结果可能产生的影响。
         仁青扎西:"他们作出这二审以后,确实增加了藏人对中共政府的仇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增加了藏汉团结,比如说王力雄等人出面帮助在北京找了两个律师。但是,现在中共是一个专制的制度,所以不管是民间做了什么,最后还是起不了那么大的作用。这就是我们现在想的通过各国政府的压力,让中共政府改变这个结果,结果呢,确实没有起那么大的作用。这就说明,现在中共在人权方面,尤其是少数民族,尤其是对藏人,还是不公正,中共的法制还是不健全,还是不民主。"

*王力雄20021212日发出、先后共149人联署签名关于该案上诉审理《建议书》*
         仁青扎西先生提到的曾经帮助阿安扎西聘请律师的汉族作家王力雄先生现在住在北京。王力雄先生著有《天葬:西藏的命运》等书。二十年来他总共去藏区15次。
         早在此案一审判决后的20021212日王力雄与其他23位中国大陆各界人士联署《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最高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于阿安扎西、洛让邓珠死刑案上诉审理的建议书》,后来在建议书上签名的又有125人。
  
*王力雄:二审判决后致信中国最高法院,根据中国法律条文的解释,建议对此案提审*    
       2003126日该案二审判决后,王力雄先生于第二天致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呼吁中国最高法院提审。

        王力雄先生在接受我采访时,说明他的想法。
         王力雄:"我们所能进行的就是希望提审。最高人民法院有一个《关于刑法执行的若干解释》条文第305条的条款规定'凡是下级人民法院有可能判决错误,另外这个案子复杂、疑难、重大,可以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审'。我们就是根据这样一个法律条文的解释,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对这个案子进行提审。"

         主持人:"您现在看这个案子有什么特点?"
         王力雄:"这个案子在很多方面都有迹象表明,有可能是一个冤假错案。另外,因为这个案子是涉及到民族关系、宗教界人士和宗教的问题,涉及到非常敏感的国际关注的西藏问题,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案子是属于'复杂、疑难、重大的案子',按着这个条例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应该对这个案子进行提审"

*仁青扎西:阿安扎西说"汉人不是藏人的敌人",他劝藏人把汉人看作兄弟一样*
         汉族作家王力雄认为,这个案子涉及民族关系。
         藏族人士仁青扎西谈到阿安扎西对藏汉民族关系所持的态度。
         仁青扎西:"阿安扎西在民族关系问题上说'汉人不是藏人的敌人,汉民族也受的是他们政府的欺负'。阿安扎西的威信不但在藏族群众中,并且在当地汉族群众中也比较大。在汉藏民族的纠纷中,他也经常作'中立人',劝说西藏人把汉人要看作兄弟一样。
         所以,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在汉藏群众中有比较大的影响,中共就感到惧怕,总是不愿意看到任何民间人士有比较大的威信或者是影响力。"

*王力雄:如公正审判,可避免汉藏关系破坏;排斥我们请的律师,可见真相不可告人*    
        王力雄先生的谈话又从汉藏关系回到对这个案子所存的疑点。
          王力雄:"如果能够做到公正的审理,我们就可以避免对这个汉藏关系的破坏、西藏问题的更加恶化。但是这个案子突然会出现我们的律师又中间被排斥在外,这时候反倒使我相信这个案子里面有很多真相不能告人,因此才会产生这样一个结果。
          合议庭的王静宏法官以自己打自己嘴巴的方式,非常慌乱,把我们的律师排斥在外。"

         主持人:"二审判决的(2003年)126日这一天是星期天,现在在中国大陆审案、判决在星期天进行这种情况多不多?"
          王力雄:"是很少见的。为什么会星期天开庭?我们周围一些朋友也在议论这事。现在一般官员们都是能不耽误自己的休息时间就不耽误,除非有特别的必要,或者上边压的时间,或者要赶在什么日子之前……那究竟他们到底为了什么,我们也很难猜测。"

*王力雄:中国司法系统由党领导,彻底执行党的意图,枉法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王力雄先生又对中国的司法体制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作了一些分析。
         王力雄:"中国这个司法系统,是完全自我封闭的一个运作体系,上面由党来领导。一些小案子,或者是不牵扯敏感问题的案子,可以体现出公检法的分离、相互制约监督的作用。那么一旦到了比较大的案子,涉及到当地的官员,或者是政府啊等等,或者是比较敏感的案子,党就要介入。
         每一级党委都存在一个政法委员会,所以一旦有什麽案子党要管的话,政法委书记可以把公检法召集到他的办公室开'联席会议','联席办案','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统一调子'。在这种时候根本不会有什么公检法的相互制约。整个这个体系完全是党想怎么样,就会怎么样,彻底执行党的意图,枉法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王力雄:当局要保持黑箱封闭性,就不让公正、独立、有良心律师介入*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追求司法的公正,有什么途径吗?"
        王力雄:"在这个自我封闭的、完全是在党领导下的体系之中,唯一能够被外界接触的渠道就是律师。当然前提就是,这个律师一定是个公正、独立的律师。假如有不受当地政法部门制约,而且有作律师的良心的这样的律师介入的话,那么这个案子的真相就可以被外界所知。所以说,他要保持这个黑箱封闭性,一定不让这样的律师介入。"

         主持人:"在您看来实际上的运作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王力雄:"虽然法律上有规定,一定要有律师,但是他可以在本地,比如说甘孜州,他找两个律师,这两个律师天天在甘孜州那个环境之下,看到公检法的这些人,一举一动都受他们的制约,他的饭碗哪,他的前程啊,甚至他自己的个人安全,都是在这个当地司法系统、党政部门的控制之下。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对律师的问题这么重视,而且一旦发生律师的变故,我们觉得这变故是非常根本性的,说明这个案件性质的就在这儿。"

*达瓦次仁:阿安扎西在藏人中具很强影响力,他在法律范围内做事,但两次被迫出逃*
          洛让邓珠和阿安扎西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接受我采访的人从各不相同的角度做了一些介绍。
       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西藏通讯》杂志编辑达瓦次仁先生谈了些他所了解的情况。
         达瓦次仁:"洛让邓珠他有两个孩子,他的家庭非常贫穷,他并不是一种很有能力的、政治意识很强,或者宗教意识很强……他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洛让邓珠为什么被悄悄的处决?从中共的行为来说,我们有很强的理由来相信,洛让邓珠被处死完全是因为阿安扎西,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由于在西藏康区南部……现在来说的话是四川省甘孜州,在西藏来说是康区……在藏人中间具有很强的影响力。  阿安扎西在那里建了很多寺院,他曾经两次被迫出逃。"

         主持人:"他为什么要出逃?"
         达瓦次仁:"他曾经……比如说公开反对过'计划生育',他认为西藏地方很大,人口很少,所以西藏不应该进行'计划生育'。第二,他反对中共在西藏康区砍伐森林的行为,曾经提出强烈的抗议或者批评。"

         主持人:"政府方面是什么样的反应?"
         达瓦次仁:"有关'计划生育',当中共提出'你以后不要这样说'的时候,丹增德勒仁波切就……这是他的第二次逃亡回来以后的原因……发表讲话中他就指出'我原来是反对计划生育,因为我觉得计划生育……汉人生得太多,跟我们西藏人没有关系。在汉人中实行计划生育也许出于国家的需要,但是在藏人中间没必要'。后来县上的人说' 你以后不许这样说',所以他说'我以后也没有说过'。
          我认为丹增德勒仁波切是这样一个喇嘛,他就是在中共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的去工作,就是在边缘上,他绝不涉入那种法律……可能被称为违法的这样的行为中。"

*达瓦次仁:阿安扎西弘扬宗教,推广藏语文使用,反对砍伐森林、调解各种纠纷等*
         达瓦次仁:" 在可能的范围内,他做了很多很多事情。主要是……      
         累计他做的事情,第一个是发展弘扬宗教;第二个是推广藏语文的使用,要求使用藏语文;第三个是要求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比较好的生存环境,比如说反对砍伐森林、反对'计划生育',以及反对那些草场的过度利用等等。他在这方面做了很多事。
         还有一个更主要的问题就是,当时在西藏有很多的草山纠纷啊,或者互相之间有土地纠纷啊,边界纠纷什么的。阿安扎西利用自己在人民中的影响力,调解了很多这样的纠纷。但是这些纠纷的调解,又进一步提高了他在人民中间的威信,而这是中共所不愿意见到的。"

*达瓦次仁:中共把他这样有可能成为未来西藏民族领袖潜能的人,视为很危险的人 *
     主持人:"对政府对待他的态度,阿安扎西又是怎么看呢?"
        达瓦次仁:"在群众法会上他说,现在中共政府对他的迫害,他认为仅仅是县上和地方,他说'中央的政策是太阳,省上的政策是月亮,到了州上就变成星星,到了县上就什么也没有了'。他一直把它(迫害)看成是当地县的政府的中共官员对他的迫害,而没有看到这是中共对一个民族统治另一个民族的角度来说,像他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一种……可能成为未来西藏民族领袖这样一种潜能的人,本身就是被视为很危险的人,不管他是不是违法。"

*达瓦次仁:三万人为阿安扎西担保,当局欲捕未成。无人知洛让邓珠是否制造了爆炸*
         主持人:"您根据什么这样看呢?"
         达瓦次仁:"因为在此之前两次中共曾经试图要逮捕阿安扎西,但是阿安扎西都是跑到山上去,而且在山下的人民……第一次有两万多人,第二次有一万多人来签字保证……愿意为阿安扎西作出担保。丹增德勒仁波切在当地具有很强的影响力,所以中共要除掉他,但是两次都没有成功。恰恰这个时候,洛让邓珠刚好就在'成都爆炸案'现场被抓获。他是不是就是当时制造爆炸的人,没有人知道。
        那么我们对照当时(官方)的新闻,比如说当时成都的《华西报》啊,或者好几个新闻报,我们现在在网页上也可以查得到,如果对照当时对这个'爆炸事件'报道的话,可以看出, (说)'当时的爆炸现场发现了破衣服、破报纸啊、火药味啊,破罐子啊'什么东西,但是当时的新闻根本没有提到。
         洛让邓珠被逮捕以后,几个月一直没有任何藏人可以见他,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那么当有一天,他被判处死刑那一天,中共却宣布说'当时现场发现了鼓吹国家分裂的传单'。案发当时根本没有提到,给人很明显的感觉就是他一定要制造这样一个事情。"

*达瓦次仁:分析——急匆匆处死洛让邓珠的几个因素*
        主持人:"您为什么这样讲?"
        达瓦次仁:"这里面我认为主要是几个因素。
         第一,洛让邓珠出现在爆炸现场……不管它是不是爆炸现场,中共需要这样一个人来罗织罪名给阿安扎西,除掉阿安扎西。而这个洛让邓珠虽然跟阿安扎西不是非常亲近,谈不上心腹或者更亲近,但是曾经跟他在一块儿,算是比较熟悉。
         从这样的角度来讲,让洛让邓珠承认……作出一些中共希望作出的这样一些口供,绝对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在大陆可以让处女来承认自己是妓女,承认跟很多人卖淫嫖娼等等。
          如果有这样的口供,这些口供就是可以给阿安扎西定罪,或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反正是可以把阿安扎西给除掉,一直让他待在监狱里。
         如果是这样,洛让邓珠如果有这样的口供的话,他也要死,因为这样的口供肯定是被逼出来,而不会是事实。如果洛让邓珠不死的话,以后这个案子很有可能会翻过来。特别是当这个案子在国际上引起比较强烈的反响,很多人都关注的时候,中共所以急匆匆的要杀掉他,因为不杀人灭口根本没办法用。这是第一。
       第二,据我们了解,当时中共在第一次审判时,曾经让阿安扎西,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两个亲戚去法庭旁听,这是唯一有两个藏人去过旁听的。在此之前,西藏康区的藏人中间普遍流传的是,洛让邓珠由于经不住中共的严刑逼供所以胡乱'咬人',连累了阿安扎西,有这样的一个说法。但是他们两个人那天在审判现场看到的却是,洛让邓珠坚决否认曾经进行过爆炸活动,而且也坚决否认曾经牵连过丹增德勒仁波切,他说'跟丹增德勒仁波切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他是用中文和藏语同时……因为有一个藏人翻译,他可能觉得这个藏人翻译得不好,他又用中文重新说了一下。
       从这样的角度来讲,如果洛让邓珠没有这样的口供,那么为了给阿安扎西定罪,洛让邓珠还是会被处决。反正他死了以后死无对证。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阿安扎西……就是丹增德勒仁波切对他(指使)进行了那种爆炸活动。中共也没有公布任何的证据。"

*王力雄:我不能保证此案一定是冤案,但阿安扎西有公开辩护权,司法不应黑箱操作*
        汉族作家王力雄先生说:"其实这个案子在一审判决之前我也写过文章,我就说,'我不能保证这个案子一定是个冤案,但是我认为阿安扎西有在世人面前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司法审判的过程不应该是一个黑箱操作,应该是一个在世人面前能够得到认证、得到监督的这样一个过程'。"

*王怡:成都官方媒体有新华社通稿样消息,没披露具体情况;二审完有报道审结消息*
         在上集节目里,我随机采访了几位居住在成都的市民。成都是本案案由"成都天府广场爆炸案"发生地。但是那里的几位被采访者都说不知道此案的审判情况。当然这并不表明生活在成都的人都不知道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的二审判决结果。

       我访问的下一位成都市民学者王怡先生就一直在关注着这个案件。
       主持人:"王怡先生,我想请问在您周围的人中,知道这件事的人多不多?"
       王怡:"在成都,案子发生和一审完结,在官方的媒体上都有过消息,就是属于新华社通稿这样的消息,但是对于这个案子本身的一些具体情况,包括被告阿安扎西的这些情况,在官方媒体上都没有披露。那么在我周围的我所认识和熟悉的一般人群里面,也很少有人了解这个案子。一审和二审在整个过程进行中,基本上没有报道,只有在二审完结后有一个消息,说这个案子已经审结了。"

        主持人:"那么,您是从什麽地方得到有关的一些消息呢?"
        王怡:"基本上是通过网络,通过海外的这些报道。然后还有我自己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一些信息。"

*王怡:我是学法律的,对此案谈三点看法*
         主持人:"能不能简要谈谈您的看法?"
         王怡:"因为我是学法律的,我想谈三点。
         第一,官方在处理这个案子时对实体的强调就是对程序的一种极端的忽视。司法机关在认定阿安扎西与这个案子有关,然后出于他们一种偏见下的这样一种认定之后,整个做这个案子时,在程序上就非常马虎,硬要把这个案子做成。司法当局不愿意有独立的社会力量、有律师进来复查这个案子。
         第二点就是因为这个案子有一个所谓的'政治背景',阿安扎西在当地跟当地的政府有长期涉及意识形态方面的摩擦和受到当局的迫害。那么把这个案子定到阿安扎西(身上)后,这个案子整个的处理就进入一个非常狭窄的渠道,它无法还原为一个普通刑事案件,得到公开、公平、符合程序的审理,有律师的介入等等。我发现在四川省高院的刑事庭里边,他们的很多审判员都不知道这个案件。
        第三点,我想谈谈就是司法当局对于比如像阿安扎西这样的案件,有一些国际的影响和国际上的反应。据我所了解,四川省各个司法部门都收到了几十封或者是上百封来自国外的来信,各个不同国家不同语言的。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样的一个部门工作,他告诉我,这种来信他们一般翻译了一、两封给领导看,然后领导的意见就是不理睬,然后就封存。因为有一些非英语国家的(来信)也没有人愿意来翻译这些东西,当然也谈不上任何的回复和回应。"

*茉莉:整个此案操作期间,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需负责任。周的无知之言*
         海外有一些华人一直关注着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八九"六四"后坐过三年牢、现在流亡瑞典的女作家茉莉就是其中之一。
        我请茉莉女士谈谈她的观察与分析。
        茉莉:"在这个案子中,我们认为四川当局顽固的拒绝实行法律的程序正义的原则,是谁搞的这个黑幕呢?整个这个案子操作期间,四川省省委书记、现(2003年)公安部长周永康他是需要负责任的。因为整个的案子从发生到后来判决,他一直在四川省任省委书记。而且他是7次到甘孜去……就是阿安扎西家乡这个地方进行考察。
         20003月他刚上任两个月的时候,他就在四川农民人大代表大会上,表现了他对西藏宗教文化的无知。他说他去四川的藏区……就是甘孜地区,不明白为什么西藏人不顾今生只顾来世;他反对西藏人捐钱给寺院,他说'西方也有宗教信仰,但西方人哪有把钱送到教堂里去啊?'我看这位共产党人啊,这位党委书记,不但不懂西方的宗教……西方的宗教从来就有捐献的传统,他更不懂自己治下的西藏人的文化传统。
          不懂无知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可怕的是他要改变西藏人的信仰,他要用党的领导去取代西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崇敬。他说'达赖要分裂,绝大多数钱是西藏人民捐献的'。所以他就要'在四川多宣传无神论,要讲科学'。"

*茉莉:我非常奇怪的是,现中国高层领导人很多是靠镇压西藏人提拔到中共中央*      
         茉莉:"为什么巨大的黑箱死死地捂住这个盖子?这个案子的本质其实就是顽强捍卫本民族特殊宗教文化权利的西藏人和那些要用'三个代表'去同化他们的大汉族统治者之间的抗争。统治者掌握了狰狞的国家机器,搞黑箱操作,在表面上他们是胜利了,但是实际上他们这个案子招致了西藏人的痛恨,使全世界对他们所谓的'与达赖喇嘛谈判'……不敢相信他这一点。
       我觉得非常奇怪的就是,现在中国的高层领导人一个个……很多都是靠镇压西藏人提拔到中共中央,所以我不知道西藏人到哪里去寻找和平共存的信心。"

*王力雄:就是人死了,他到底在此案里涉及有多深,真情是什么?要还他一个公正*
          就阿安扎西案的疑点,在北京向中国最高法院发出提审呼吁的作家王力雄先生说:"对我们来讲,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建议和呼吁,他们到底做不做,只能由他们来决定。 
         当然,我们不能做到提审能够让死人重新复活,但至少我们希望是公正的,就是人死了,他到底在这个案子里面涉及有多深,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要还他一个公正。    
         当然,这也涉及到阿安扎西本人是否会被长期的关押下去。"

*王力雄:此事涉及两个民族的关系,这时有汉人与藏人站在一起求公平,意义重要*
          主持人:"请问您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做这些事,比如写公开信、发出呼吁等等?"
         王力雄:"因为这件事情是涉及到两个民族的关系,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些汉族人能够以一个群体的方式站出来表达我们的态度,那么至少我们能够让藏族人感到,我们这些……从汉人方面有一些人愿意和他们站在一起,去求得公平的对待他们。我觉得这样一种结果的意义,在这个时候非常重要。"

* 达瓦次仁:汉人王力雄为救一个藏人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我非常感激*
         当王力雄先生在北京讲以上这些话的时候,藏族人士达瓦次仁先生并没有听到。他在印度的达拉萨拉讲了这样一段话——
         达瓦次仁:"让我感到非常感动的是,因为我是从西藏来的,以前他们都说'啊,西藏同胞、藏族同胞',但是他们从来没把你当成同胞,他只是把你当成一种被统治的民族啊什么东西的。所以呢,最少对我来说,我发现很多藏人……当汉人跟他称'同胞'的时候,他都非常反感。
         那么,王力雄,可以说是我发现的一个为了救一个西藏人而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的这样一个汉人。所以我非常的感激,他就把他(洛让邓珠、阿安扎西)完全当成跟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兄弟就要被处死了一样,去忙,去做这样的事情。
         做这件事情呢,对自己可能会带来非常不利的后果,甚至连阿安扎西他们自己的家人,他们的亲人都不敢。但是,一个汉人,一个王力雄,他却在那里出头。所以这是非常非常令人感动的。"

* 达瓦次仁:如果像王力雄这样的人多的话,中共担心的"国家分裂"问题不会存在*      
          达瓦次仁:"如果像王力雄这样的人多一点,如果中国政府考虑到西藏或者其他民族的时候,像王力雄这样能够真的推心置腹地说话,那么我认为西藏……即使你让他搞独立,我觉得不会有人去独立。
          因为什么呢?中国是一个有几千年文化的这样一个大国,你如果真的成为他们的国民而不是臣民的话,你既可以保障自己的生存啊,或者发展的权利,或者自己民族的尊严等等,而且呢,你又可以和他们分享这种荣耀的话,我想西藏人也不会就一定要闹着去独立啊什么东西。
         那些'独立'……都是因为嘴上说'同胞',而并没有把你当成同胞,比如说中共对西藏的政策,第一就是搞同化政策;第二就是分而治之,把西藏人分割成很多。完全是一种很敌视的,当成一种被统治的民族这样去统治的时候,你对西藏的建设也好、发展也好,完全是一种装璜性的,不是基于西藏人自身的利益,而是给别人看。
         如果像王力雄这样的人多的话,我认为,中共所担心的这种'国家的分裂',或者说……西藏人所担心的'民族存亡 绝续'等等问题都不会存在,大家都本来可以过得很好。"

*王力雄:当地恐怖气氛笼罩,人们对这事噤若寒蝉。我们给人大等发的信无一点回音*
         当这次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王力雄先生说:"我现在所能够发出的这些建议啊……或者我的文章啊,呼吁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提审啊等等,这都是在国外的……主要也就是网络上能够见到。在国内呢,任何媒体都不可能对这个事情有报道。
         当地实际上是恐怖气氛笼罩,当地人都对这个事情噤若寒蝉。
         我们在二审审理之前,给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发的信,没有一点儿回音。我现在再发出这个希望最高人民法院提审的呼吁,也只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作一个最后的努力而已。"
         
        以上是"心灵之旅"2003222日节目的回放:"关于'洛让邓珠、阿安扎西'案"系列报道下集,也就是最后一集。阿安扎西就是中共当局2015712日宣布在狱中去世的丹增德勒仁波切。 三集系列节目回放,到这里全部播送完了     
        
       "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