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

凯利·布朗谈习近平:白天做梦的“中国CEO”

《纽约时报》狄雨霏 2015年12月9日
上个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越南国会主席阮生雄。
Pool photo by Hoang Dinh Ham
上个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越南国会主席阮生雄。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人们一直都对习近平的个性和意图感到好奇,他是中国的国家主席,也是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包括很多普通中国人在内,一些人对习近平开展的反腐行动感到钦佩,另一些人则批评他对国内的异见人士进行了严酷打压。
英国前外交官凯利·布朗(Kerry Brown)现在是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中国研究教授,以及刘鸣炜中国研究院(Lau China Institute)院长。他以习近平为主题的新书《中国CEO:习近平的崛起》(CEO, China: The Rise of Xi Jinping)即将出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布朗谈到了习近平的野心,他的支持者和对手,以及他权力的来源。


    问:为什么说习近平是"中国的首席执行官"?
    答:中共目前掌握着权力是因为在过去几年中,它推出的政策让中国获得了巨大利润。因此,这是其合法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这也意味着,如果我们把它看作一家庞大的公司,习近平就像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们可以对其金钱至上的商业策略有所了解。尽管这家公司和习近平使用的语言里,仍然带有中共过去意识形态立场的大量痕迹,那个时候它更加乌托邦一些,观点也更符合经典的社会主义。
    问:你引用了军人作家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T. E. Lawrence)的一段话:"所有人都做梦,但是却不尽相同。那些晚上做梦的人白天醒来时,会发现这些梦是虚无的。但那些白天做梦的人却非常危险,因为他们会行动起来,让自己的梦变成现实。"习近平是白天做梦的人吗?
    答:我觉得习近平像毛泽东一样,试图用情感来吸引中国人,并诉诸于他们理想主义的一面。他用这种方式来"白天做梦",因为这背后是冷酷的政治现实:如果你激发了中国人的理想主义,就得到了他们的灵魂,对他们的控制也就达到了靠物质刺激永远达不到的程度。我认为这就是习近平的野心。
    问:写习近平的传记有多困难?
    答:习近平领导方式的一个要点,就是非常明确地使用他的个人叙事和人生经历,来证明他目前领导地位的合理性。这是一个非常引人瞩目的变化。中国政治正在变得日益个人化,我们看到了"魅力式领导力"的回归,这再次让人想起毛泽东时代。
    问题是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党内制度及内部治理能否掌控这种非常引人注目的领导方式,而不会沦为新型的后现代独裁者空洞的工具。目前很难看清习近平的领导风格会走向何方。
    问:习近平趋向左倾,因此被比作第二个毛泽东。我们如何确定他的言论跟他的实际意图是一致的?
    答:共产党内部很有可能存在反对习近平的错综复杂的暗流和动作。反腐斗争切断了一些主要的既得利益,导致一些人充满怨恨。目前,他们似乎没有构成威胁。但中国精英阶层的政治斗争是非常残忍、残酷的,容不得同情或怜悯。
    习近平需要取悦的人群倒不是在党内,而是崛起的中产阶级。他们在中国经济模式转型,变得更加城市化、依靠服务业和高消费的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是习近平及政府的政策公告中优先考虑的人群。
    问:习近平似乎决心增强共产党的权威。他会成功吗?
    答:中国当前的领导层在经济政策、私营领域的角色,以及财政改革等很多问题上的心态,可能非常混杂。目前实际掌控着中国、真正拥有预算和资源决策权的精英大约有3000名,他们存在很多不同意见。
    至于是什么让他们联合起来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只能说,他们都有极大的既得利益,因此他们可能会认为,维持党的统一领导是他们实现主要目标——在未来几十年里建设一个富裕、强大的国家——唯一可行的选择。习近平不是中国的新皇帝。中国共产党才是。
    问:这对世界其他地方来说,有什么实际影响?
    答: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对中国都陷入了战略模糊:我们说我们想要的是一个民主的中国,但实际上希望的却是一个稳定、可预测的伙伴——而这一点在党的领导下实现的可能性更大。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目前掌权的政府,任何改变都会带来风险。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狄雨霏 (Didi Kirsten Tatlow @dktatlow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