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杨鲁军:徐明之死与中国政治会的“黑道化”

《时事琐记 》 
(左起)王立军赵本山徐明合影
2015年12月4日,曾于2012年3月15日被密捕、后被秘判四年半有期徒刑、正在武汉监狱服刑、剩余刑期不足十个月、1971年4月生人、从未有过心脑血管病史的徐明离奇死于心肌梗塞、且死后遗体迅速被火化——作为薄案最重要的知情人见证人之一,徐明之死震惊圈内外……贺卫方教授的评论是"活得张扬,判得诡异,死得神秘";张宏良教授说"徐明突然死了,薄的法国房产受贿案的唯一证人永远死无对证了,薄案变成了铁案";张鸣教授说"一个神秘商人的意外死亡,这里的信息量真大,大到了可以让你靠想象写部小说的地步";与徐明深交凡二十余年的家昌兄写了一幅在12月7日徐明大连告别仪式上唯一悬挂于中央位置的挽联:"侠义心肠机敏目光壮哉何惧工商风浪,真纯肝胆雄豪手面痛矣竟沉宦海波涛";良彪大律师则予以小结:"神秘商人的离奇身亡引发左派右派的共同焦虑?"……
我的看法:徐明之死,晦暝混沌——撇开薄案不论,它所引发的最大震撼和担忧是:中国政治会否由此而走向完全悖离法律的"黑道化"?!我知道这是一个圈内高度紧张、焦虑而又不愿直接说出来的问题……依中国国情,执政党内的政治斗争、高层政治角逐直接关乎党国安危和民众祸福。
文革结束后,小平陈云耀邦等领导人除了决定将党的工作重心由阶级斗争转向经济建设,还曾立下规矩:党内斗争再也不搞"无情斗争、残酷打击甚至肉体消灭"了——我以为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党内出现最和平阶段的首要原因——即使邓后来废了胡赵,也未对胡赵的人身安全构成伤害,更未以刑事诉讼入罪……
江以降,自陈希同案始,党内斗争刑罪化残酷化,政治矛盾反腐解决,每个大案都被要求"务必做成铁案永世不得翻案",出头椽子先烂,高层人人自危……而且越高层的案子离法律越是远——秘密逮捕秘密羁押秘密审讯,法律只是结案之后的最后背书和包装而已……
从中共历史看,党内斗争存在着"下坡加速"的政治惯性,愈搞愈严重愈搞愈残酷,毛在延安时打倒王明、张国焘但还愿意保留他们的一定职务"惩前毙后治病救人",然到文革时就非置刘少奇于死地不可了——党内斗争最终走向"肉体消灭、赶尽杀绝"……今天回过头看,当年邓陈胡的果断转型、拨乱反正是何等的难能可贵、富于远见和人道主义精神啊……
八十年代上中叶可能是中国距离宪政民主最近的时刻——遗憾的是,彼时的一步之遥终成今日的天壤之别……
我曾指出上海人做党主的两大恶弊:政治理想彻底泯灭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组织圈子化排外化铲除异己黑帮化……这儿我无意揣测徐明之死的任何细节——我只是想说,请记住斯大林时代和文革时期无数名流和平民离奇死亡(包括我曾提到过的文革之后江青之死)的惨痛历史和教训吧,在今日之中国,民主和宪政绝非空洞口号,而是每个人的活生生的需要,是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关乎所有人身家性命安全与未来的巨大内生性需求和文明的硬性规定——不要等到你的一切权利都被非正常剥夺时才想到民主的价值,不要等到你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护时才想到宪政的意义……
有人说江青是坏人该死(死因无所谓),有人说徐明是坏人该死(死因与我何干),虽然道理大家都明白——法律不讲好人坏人、不讲坏人该死,坏人的非正常死亡同样必须得到法律的关注和追究……
问题是如果每个人都对他人的生命采取冷漠态度,那这种冷漠最终惩罚的将是他自己……
请允许我引用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一段老掉了牙的经典语录作为本文结束吧: 纳粹杀共产党时,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 接着他们迫害犹太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杀工会成员,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后来他们迫害天主教徒,我没有出声——因为我是新教徒; 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发声了。

(写于2015年12月8日晨,上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