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7日星期一

鲍彤:脱贫的根本在于改良社会制度

鲍彤
报载,习总书记下令全党立下愚公移山志,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为弱势群体服务,功在全社会,应该肯定。
我无法预测"攻坚战"能对"脱贫"起什么样的作用。因为已经有两幕历史剧,都在中国的土地上隆重演出过:
毛泽东那场"超英赶美"攻坚战,从1959到1961三年,饿死了三千万到四千万中国人。
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攻坚战则大获全胜。它创造了由共产党指挥,高举马列红旗,厉行无产专政,在社会主义基地上,发展富豪经济的奇迹。效率之高,前无古人。
本来,在毛泽东缔造的等级森严的金字塔里,全民能够得到的,无非在大锅中各舀一勺清水汤。邓小平没有改弦易辙,他在金字塔里继续四个坚持,他挟8964之余威发出了南巡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弹指一挥,让位居高塔顶端的家庭,以全国大约1%的人口,占有了全国30%的财产。
这场攻坚战打得漂亮,但是有缺点。缺点是不公平,有权有势者近水楼台先得月,背离了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目标,败坏了共产主义的理想。
现在出现了划时代的转折点,把脱贫提上了议程。任务也已确定,非解决七千万人的贫困问题不可。不过,实际面临的任务,有可能比这更艰巨,更伟大。
人民网上登过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的一份报告:《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总的概念是,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1995年为0.45,2002年为0.55,2012年达到了0.73。基尼系数的含义,是不平均分配在全体居民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上述数据表明,从1995到2012,在历史长河中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中国居民总收入中的不平均分配部分所占的份额,却飞速赶超飙升,由45%达到了73%。
如上所述,高端家庭以大约1%的人口,占有了全国30%的财产。那是金字塔顶层的风光。金字塔底层又是什么样的景象呢?
根据同一报告的同一计算方法,占中国家庭总数25%的低端家庭,他们的全部财产,只占全国财产总量的1%。
以上是一幅一目了然的中国金字塔社会的财产分布图。
请注意:报告所涉及的"低端家庭",占中国家庭总数的25%。他们的人数,不是七千万,大约有三个亿。如果这三亿人过不上像样的生活,中国就谈不上"小康"。
当然,"小康"也只是一种说法,用不用"小康"之类的概念应该是可以讨论的。真正有价值的是,如果这三亿人能够安居乐业,中国社会就可以走出贫富两极断裂的危机了,就有可能长治久安了。
同样有价值的是,如果这三亿人也和其他十亿人一样,口袋里也有钱了,中国市场也就可以从根本上摆脱所谓"内需不足"的困境了。因为所谓"内需不足",说白了,其实是平民口袋里空空的,没有像样的购买力。
那么,怎么脱贫呢?我还是那句话,真不知道攻坚战会起什么样的作用。我不敢肯定毛泽东那种攻坚战。我不敢否定邓小平那种攻坚战。我不知道邓小平的致富的成功经验,有多少能够移植到脱贫上来。我完全不知道,善于锦上添花的理论、道路和制度,会不会给饥寒交迫者雪中送炭。
我只知道贫困是个社会问题。撇开个体性的贫困另议,群体性的贫困一般是社会制度的产物。因此,解决群体性贫困,根本在于改良社会制度。财富的多寡和权力的大小有密切的相关性。经济上的弱者,往往是政治上的受限制者,或社会生活中的受歧视者。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亲眼看到过自主权的力量。赵紫阳当总理和总书记那时候,没有什么施舍,不靠什么怜悯,只靠农民自主权搞活了农村,靠企业自主权搞活了城市。自由流动,自由选择,按照同等的规则获得自由发展的机会,自主奋斗而有免予遭受人为的不平等的限制之权——自主掌握命运,天无绝人之路!
一端积累豪富,另一端积累贫穷。1%的家庭中的大多数,究竟是因近水楼台而先得月,还是因得了月而进入楼台?三亿穷人中的大多数,到底是因贫困而被排斥在主流社会之外,还是因被压在底层而只能在贫困中挣扎?这两个问题,恐怕都不难探讨清楚。如能对症下药,事情就比较好办了。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