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司马逸:“毛病养成恶习” 的纵深观察

"毛病养成恶习"原本是2013年接近年底中国网民对习近平做出的评价。

当时,习近平率领中共中央政治局其他6常委在毛泽东冥诞之日参拜毛泽东亡灵和遗体,网民旋即做出上述评价,意思是中共前独裁者毛泽东生前作恶多端,其中的一大恶便是养成了习近平这个独裁者。

自那时以来,又是两年过去。习近平步毛泽东后尘的种种表现更为明显,在2015年更是呈现一个又一个新动作。

"毛病养成恶习"如今之所以成为一种近乎不言自明的论点,无疑是因为习近平本人和习近平当局不断提供种种有力的证据,证明这种论点并非玩世不恭的轻薄俏皮话。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这这种论点被广泛接受和被"习以为常"也孕育着一种危险,这就是,它很容易让观察者形成一种思维定势,妨碍更深入地探讨思考习近平和中国政治。

习近平重新让习仲勋入狱

在很多中国公众看来,2015年习近平模仿毛泽东即"毛病养成恶习"的例子比比皆是,即使是粗略观察中国政情的人也可以随便举个一二三:

(1)肆无忌惮的个人崇拜宣传——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2015124日头版创造了世界新闻出版史上的奇景,这就是头版总共11条新闻全部都是习近平新闻,标题中全都包含习近平的名字,其中10条标题以"习近平"的名字打头;

(2)变着花样整治和镇压批评者和异议人士——许志永,浦志强,高瑜,高智晟等人只是最明显的例子,其他的例子数不胜数,无法一一列举;

(3)大摆全民导师姿态,大力宣扬自己读书多——以至于宣扬出明显的大破绽,说自己在196070年代就读过1980年代中国大陆才有中译本的英文著作;

(4)推出妻子彭丽媛充当全中国的最高文艺导师——就跟毛泽东推出妻子江青充当全中国的最高文艺导师一样。

以上说举例一二三,一不小心就说到了四。由此可见"毛病养成恶习"的例子实在太多。

但在一些观察家看来,"毛病养成恶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或"习出于毛而甚于毛")的一个更为明显或最为明显的例证是习近平当局在2015年提出所谓的"妄议中央"罪。

毫无疑问,为胆敢提出批评意见的人特设这种前所未有的罪名是习近平对独裁者毛泽东的"一言堂"做法的继承和发展。已经有若干批评者指出,这种罪名足以死死罩住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

差点死于独裁者毛泽东黑监狱的习仲勋侥幸活下来,在晚年对中共独裁者打击批评意见的祸害心有余悸,并竭力试图阻止它重演。有习仲勋的话为证:

"我长久以来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护不同意见。从党的历史看,不同意见惹起的灾祸太大了!'反党联盟''反革命集团''右倾投降''左倾投机'等等,我经历过的总有几十起、上百起,但最后查清楚,绝大多数是提了一些不同意见,属于思想问题,有不少意见还是正确的。我们对党的领导人,应当热情拥护,对党的方针、政策应当坚决执行,但是对领导人的主张,对党的方针、政策,不是不可以提出不同意见。因此,我想,是否可以制定一个《不同意见保护法》,规定什么情况下允许提出不同意见,即使提的意见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受处罚。"

显然,习仲勋说这种话是标准的"妄议";他不仅自己"妄议",而且还提出《不同意见保护法》的设想,力图鼓励其他人"妄议"。这在习近平看来可谓大逆不道,莫此为甚。

毛泽东将习仲勋打入黑牢16年。于是,研究当代中国政治的人眼下也就面临一个虚幻又现实的问题:假如习仲勋落入习近平之手,习仲勋要坐牢多少年?

太子党的价值观问题

习近平属于标准的中共太子党。而太子党过去和现在的表现,令人不能不担心上述问题大概不是杞人忧天。

例如,中共另一位太子党薄熙来据说在毛泽东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了表现自己拥护中央而踹断他父亲薄一波的三根肋骨。薄熙来后来"辟谣"道:"如果我真的像他们传说的那样,把父亲的肋骨踢断,那父亲后来还会原谅我吗?"

再例如,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和妻子王光美在"文革"期间被毛泽东手下的红卫兵往死里整的时候,刘王的子女(如女儿刘涛)为了表现他们用拥护中央而检举揭发其父母。

至于习近平的表现,可以从他200110月在习仲勋88岁生日时给父亲写的祝寿信略见一斑:"无论是白色恐怖的年代,还是极左路线时期;无论是受人诬陷,还是身处逆境,您的心中始终有一盏明亮的灯,永远坚持正确的前进方向。在社会上喊我们是'狗崽子'的年代,我就坚信我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是我们最值得自豪的父亲。历史已经证明,您是一个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的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

上述太子党的表现各有其可玩味之处,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色,这就是,他们在基本的是非伦理观或独立的价值观方面乏善可陈。或者说,他们的价值观就是权力崇拜或曰权力就是一切——他们宁可背弃父母亲情、背弃道德是非观,也不愿意对权力说不,甚至不愿意对僵尸毛泽东说不。

习近平在这方面的言论最有意思——"在社会上喊我们是'狗崽子'的年代,我就坚信我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这里死无对证的"坚信"一词可谓虚晃、虚幻、虚伪至极,因为习近平没有对那个可以将人喊作"狗崽子"的年代作出任何批判。

面对毛泽东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这种荒唐透顶的罪名整治他父亲,习近平不但当时不肯说不,不肯为他父亲鸣冤呼吁,而且在毛泽东成了"腊肉"之后也不肯。相反,他倒对毛泽东的暴政统治情有独钟,声言对毛泽东迫害他父亲的那些年不能否定。

在坚持基本伦理或道义立场方面,习近平可谓交了白卷。实际上,研究者细读历史资料,细读中共的宣传材料,都找不到任何记录显示红二代在他们的父母落难时为他们自己的父母亲人、更不要说为任何其他遭受迫害的人仗义直言,抨击暴政。

由此可知,习仲勋老人落入只认权力不认是非、不认爹娘的习近平之手还真是危险。当然,习老再次落难究竟会被踹断3根肋骨还是1根,坐黑牢的时间究竟会多于还是少于16年尚不得而知,但习仲勋落入习近平之手就是陷入危险是毫无争议的。

"毛病养成恶习"的启示

在谈论当今中国政治和太子党的时候,很多人没有清晰看到这一层的"毛病养成恶习",而看到这一层对思考中国政治具有诸多重大现实意义,因为它可以让人们想清楚很多问题,其中包括:

(1)所谓的"习近平是一个有他自己的原则的太子党"这种常见的似是而非的说法靠不住;习近平的原则无非是墙头草随风倒,只认权力,不认是非,甚至不认父母;

(2)所谓"太子党因为是太子党因而有自信、不装逼"的说法更靠不住;习近平上台以来所表现出的最明显特色就是装,装读书人,装懂外国文学,懂军事、政治、外交、工业、农业、股市…,惹出笑话一大串,现在还继续装;在不懂装懂方面,习与毛大有一拼;

(3)所谓"习近平很二很横,绝对不妥协"之类的看法也靠不住;许多人以前也这么看毛泽东,但很二很横的毛泽东在1960年代初面对来自中共党内的批评也不得不做出妥协和退让(公开鞠躬承认错误);习近平将人权律师浦志强判刑3年缓刑3年,显然也是面对来自国内外的强烈批评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

先前的胡锦涛当局可以将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判刑11年,习近平在费尽心机试图把浦志强往死里整之后又如此处置浦志强,这显然不是因为他的心肠比胡锦涛更软或更善,也不是因为他的二、他的横不如胡。

由此看来,认真思索"毛病养成恶习"的问题对了解和理解当今中国政治十分必要。
——《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