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

金复兴:徐明暴毙,为马云王健林肖健华等白手套们敲响了丧钟

图:徐明、王健林(右)合影

徐明狱中暴毙的新闻,当局刻意在国内低调处理,很少有人知晓,各大网站都未放首页,评论数寥寥。但在海外却如一声炸雷,惊得海外网民一时反应不过来,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人们很难将当年意气风发的大胖子富豪的命运与这一凄惨的结局结合起来。然而,就在消息披露仅半天之后,当局就做贼心虚,慌忙将遗体火化,毁尸灭迹,同时喉舌发表文章,企图引导舆论走向,说徐明富贵时"玩女人不遗余力",暗示徐明该死,是寿终正寝,大有"是他自己掏空了自己,是他自己在作死,坐不坐牢都会在这个年纪死掉,监狱没有迫害过他,也没有接到上峰的密令要整死他,奉劝大家不必为这样人的死大惊小怪,不须疑虑,不要围观,快快散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更有报道急于为当局撇清责任,妄图阻止民众对此作更多的联想,干脆直接地引用所谓"知情人"的身份在中国经营报上散布消息,称徐明"在服刑前就患有严重疾病",以前与人敬酒喝的都是矿泉水,由手下当场给人解释"徐总肝不好。"一会又借所谓狱友的证词,说徐是在厕所突然倒地,心肌梗死的。虽然对不上口径,但总是在试图要让大众相信徐明不是被迫害死的,不是他杀。

不过这还是难以打消我对此事件展开的联想。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徐明早就有严重疾病,而且这一疾病危及生命,足以发生现在这样猝死的情况。为什么不让徐明保外就医?当局不是最宽大为怀,喜欢给人办保外就医的吗?当年陈良宇、陈希同等高官,高干监狱还没坐上几年,就早早地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变相释放了吗?甚至我党为了免除美国喋喋不休的纠缠,也会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大量生龙活虎、年纪轻轻、活蹦乱跳的民运骨干分子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变相流放到美国去。让不知地球内情的外星人看来,以为我党真的那么有人情味呢。

可为什么对徐明这种真正有严重疾病的人,就不能网开一面,允其保外就医,非要让其早早死在狱中呢?这不是也是一种迫害吗?

复新从自己与中共司法当局十几年来打交道的经验出发,很快就联想到同为十年前和徐明一样叱咤中国足坛的那帮人。上周,原国门江津被释放出狱,从照片上人们惊奇地看到,当年高大帅气的江津,几年下来已是满头白发、身材佝偻的一个小老头了。不过,我们从报道中还可以看到,江津还算是被减刑两次才得以现在出狱,否则要按原刑期,不知道会被折磨成什么样。足坛另外一些名人,如谢亚龙、南勇、杨一民等,据说
"表现良好",而被多次借故减刑,相较原刑期已大大减少,都将在不久获释。同样,更早之前还有著名的"五毒书记"张二江,原本获刑15年,减来减去,少了6年,一眨眼就出了狱,现在茶馆都经营好久了。当时群众就对此议论纷纷,可张二江拒不承认这是买来的减刑。

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中国的司法在当今经济大潮下,并不能独善其身,也和其他行业一样的腐败,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狱警也是人,也要买商品房,也想存足够的钱退休后安享晚年,老婆也要买LV包,也要供娃子出国留学,也和罪犯们一样打算早晚背叛我党,让后代当美国人骗吃福利的",不靠手里这点权力发点横财,不等于捧着金饭碗讨饭吗?犯人一旦服刑,就落入了司法局所辖的监狱管理部门手中,这些部门就以此作为创收的财源,犯人要想减刑获释,要想不受折磨,要想保外就医,全看家属"晓不晓事儿"。要想不受皮肉之苦,就得孝敬狱警,要想减刑,还得再打点司法管理部门和法院的领导,要想保外就医,除此以外,要再买通狱医开假证明。少烧一炷香,事情都办不成

想当年,张二江、江津、谢亚龙、南勇、杨一民也是响当当的人物,钱也没少捞,法院认定的赃款绝对远远少于实际数目,除去被当局没收的,肯定还在家属那里藏有大量赃款。一旦服刑,家属必开始疏通关系,上下打点,只要钱到位了,狱方就可以让犯人享受酒店公寓式牢房,否则,不管你什么来头,总是要先打"伍佰杀威棒",要么将你和重刑犯关一起,任由你被他们欺负,要么就随便找个借口体罚你,让你生不如死,逼犯人求家属向他们行贿。若想寻求减刑,乃至保外就医的理由,凭的也是关系和金钱。只要肯花钱,哪怕在监狱中再胡来,说可以说你"表现良好",这全凭狱警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刑期判得再长也没事,只要自己不是"钦犯",只要有钱,就能减刑,三减两减,坐不上几年牢,就当住了几年高级宾馆,只要没被折磨死,就还有出狱享受剩下赃款的机会,像张二江那样安度晚年,说不好有朝一日,谢亚龙等人出狱后还能东山再起。要是自己手头紧,家属又死不开窍,舍不得打点,你表现再好,恐怕也减不了刑,狱警没从你身上得到好处,可以硬说你抗拒改造,向法院申请再加你几年刑期,非把你整死在监狱里,不让你活着出去,即使出去了,也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成了废人,就算你真藏得有钱,也无福享用了。这就是中共司法系统的现状。

当然,我这里说的只是一般现象,但也有例外。像徐明这种"被下了诏狱的钦犯"恐怕就和江津等人的待遇不一样了。徐明得罪的是最高当局,影响的是最高领袖的个人利益,是死是活,得按最高领袖的意思办,是关是放,能否减刑、能否保外就医、能否活着出狱,都不是狱警、狱医、监狱管理局领导、法院能说了算,能动得了手脚的。尽管徐明有一伙死忠的手下,这些人愿意不惜血本行贿司法当局,但也无法实现让徐明早日出狱,带领他们恢复往日辉煌的梦想。

监狱领导知道,徐明的案子,是最高的那几个权贵——胡温习王亲自关注的,不是像江津的案子,没放在胡温习王眼里,可以任由自己作弊。要是自己收了徐明手下的好处,私自把徐明给放了,或者甚至对徐明好一点,第二天胡温习王就会知道,自己恐怕还没来得及享用一分钱的贿款,就已经替徐明去死了。因此,他们对能在徐明这样的大富豪身上榨出油水来不抱任何希望,不必得到权贵指示,就开始对徐明尽情折磨,以发泄不能从他身上发财的怨恨,难怪徐明一年多后出现在庭审现场时,会判若两人,从一个红光满面的大胖子变成一个形销骨立的病秧子。

正像很多网友分析的那样,徐明两年半前在法庭上与薄公的对质,注定了他是不会活着出狱的。首先,徐明知道得太多,不仅作为薄公的心腹,对薄王案内幕了如指掌,而且他还差点当上温的女婿,和温如春有过一腿,自然也对温家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知道不少。这都是万万不能为外界所知的,可我记得,徐明竟在庭审时,说什么"一切以自己在庭上所说为准。""你依旧是我心目中的好书记"之类的话,暗示自己曾经受到过刑讯逼供,在刑讯逼供下的所有证词都是违心的,当庭反戈一击,处处做对薄公有利的证词,令当局大为光火。更重要的是,这还暴露出徐明一旦获释,是肯定要在外面"乱说"的。徐明活着,胡温习王就睡不着觉,为了保证自己的丑事不败露,而动了灭口的杀心。他们只需对手下狗使的奴才们努努嘴,秘书就心领神会,出面密令狱方体罚、摧残、下毒、有饭不许吃、有病不让医,更别想什么保外就医了,不消几个月,就能把徐明折磨得心肌梗死。

徐明的死,不是寿终正寝,更不是自杀,而是他杀,杀人的凶手就是狱警,买通狱警,雇凶杀人的幕后黑手,就是胡温习王一伙,其中以温其久嫌疑最大,有重大作案动机。

不过,话又说回来,此事件也是有正面意义的。通过徐明暴毙事件向大众上演了这出不为人知的"监狱风云"也是有好处的,越是黑暗就越对人有警示作用,我想起码能极大地震慑住那样同样当白手套、包衣奴才而变态致富的马云、王石、肖健华、王健林之流,使他们预知自己可能的下场:"一旦进去了,即使只判了几个月,也可能被这样灭口,死得不明不白,痛苦不堪,主子爷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我敢保证他们已经感到兔死狐悲而夜不能寐了。正应网民的那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
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